三姨我要你,你可否愿意

    这个故事还不够称为陈年往事,虽说往事如云烟,只是这云烟还未消散。

    杨立结婚的时候已经三十四岁,老婆比他小了八岁。

    女孩结婚时二十六岁,这个事情很平常的,但是杨立他老婆的母亲,结婚时却只有十七岁,到生他老婆的时候也还不到二十岁。好在这个丈母娘的年纪有多大,跟杨立的故事没有什么直接关系,女儿嫁出去了,这个丈母娘根本就没有时间照顾这个女婿,因为,杨立在一夕之间多了四个妹妹外加一个还在上小学的弟弟,那些都是丈母娘的工作。

    结婚以后,杨立有了机会和老婆走她的亲戚,其中,他们最常去的是三姨妈家。

    丈母娘家就是姐妹三人,丈母娘是大姐,第二个姑娘嫁去了日本,第三个就是他们常去的三姨妈了,他们都昵称她「三姨」。

    但是这三姐妹之间的年纪差别就大了。大姐和二姐差了六岁,二姐和三姐又差了五岁,这就是说,杨立结婚的时候,丈母娘是四十五岁,而三姨正好和新郎官同年,更有趣的是,两个人的生日就只差两天,是杨立晚生了两天。笑着要杨立叫姐姐是大家开玩笑时三姨自己说过的。

    三姨有两个男孩,才先后刚进的小学,而三姨丈在早几年前就包了个二奶,但是三姨拒绝离婚,三姨丈就干脆什么都不要了,直接带着个二奶生活去了,反正有个工厂在手上,钞票依然会陆续地到手。

    三姨也就只有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老公走人,自己带着两个孩子生活着。

    杨立结婚的第二年,老婆怀孕生了个娃。

    老婆原来就喜欢往三姨家走动,生了娃以后走得就更勤了,因为三姨喜欢这个小不点,更有时间和条件来帮忙照顾这个小不点。

    所以,杨立下班以后的晚餐,就有了更多的机会在三姨家享用,然后再带着老婆小孩开车回自己家,跟三姨之间的关系也就更加地熟络。

    三姨的生活条件倒是样样不缺,至少是在经济方面。

    老公甩手不管了,那么财物就都是她的,她也从不苛待自己和孩子们,养得还真是细皮白肉的。

    三姨长得也不算差,稍稍地带了点儿丰满体态,只是拒绝离婚当然也就暂时不打算再婚。杨立也从没想过这个三姨有什么特点的,虽然偶尔也会留意下三姨姣好的姿色,但也只是多看两眼而已。

    这天要下班前,杨立接到了老婆的电话,是从三姨家打来的。

    电话中老婆告诉杨立,她大学时的系主任要去当政府官了,联络了几个他的学生晚上聚会,要他早点去三姨家帮忙看顾小不点。

    杨立没等到下班就决定请假早点出门去,因为他不想在下班时间塞在路上干着急。

    三姨一个人在家,正抱着小不点嘀嘀咕咕地逗弄着,两个小姨弟还没放学。

    杨立两手抱在胸前,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三姨就这样抱着小不点在杨立的面前来来去去地走动着。杨立突然地注意到了一直在他面前经过的那双小腿。

    三姨穿着洋裙,膝盖以下的那双小腿直到脚的部位,在肤色丝袜的衬托下,原来还真是有吸力的,而洋裙裹覆下那大腿到臀部的漂亮曲线,杨立突然感觉自己反应剧烈,小弟弟已经起立向着曲线致敬。

    他赶忙起身去开冰箱看看。

    五点刚过,门铃就叮叮当当地猛响,是两个姨弟下课回来了。

    三姨一面去开门一面呵斥他们:「小弟弟在这里,你们不会安静一点啊!」大姨弟一面将书包丢在鞋柜前的地板上,一面抬头瞄了一眼三姨,然后怪里怪气地应着:「我看你就像是他妈妈一样啰。」三姨马上回了一句:「乱讲。」杨立站在冰箱前,手里拿了杯冰水。「孩子的妈……」他的脑袋开始和他的小弟弟一样昂扬,他赶忙又灌了一大口冰水。

    两兄弟放下了上学的装备后,就绕着他们妈妈挤在了小不点周围,虽然那不是他们兄弟要的机器人,可好歹也是个活生生的「查理王子」,一样是能玩的,不是捏捏他脚就是嘲笑他嘴里没牙齿的,要不就是盯着电视里的「哆啦A梦」,大叫着:「你看弟弟长得像不像!」「我在抱小弟弟,晚饭没空烧啦,你们要去哪里吃?」到了六点,三姨问她的两个活宝。

    兄弟两个开始漫天要价似的讨论开,小的只会坚持麦当劳,要不就啃得鸡,大的是从希尔顿开始开价,最后兄弟俩达成协议——「必胜客」。

    杨立开车,三姨抱着小不点坐在前座,两个宝贝姨弟就在后坐。

    杨立开着车子,脑袋里却还挂着「孩子的妈……」,眼睛则忙碌的在马路上和三姨洋裙下来回的扫描着。这不是三姨第一次坐在前座,但却是杨立第一次注意到洋裙下也有着一双美腿。

    三姨显然也注意到了杨立的举动,她几次转头看着杨立似乎想说什么,但终究还是没开口。

    停好了车,两个小不点就先向着餐厅跑开了,三姨一手抱着小不点,另外一手还要拎个大包下车,包里都是小不点的装备,杨立赶忙去了车子的另一边。

    他没想到去帮忙拎包,反倒是想扶持三姨跨出车外。

    三姨没好气地嗔了他一眼说:「你就不会先帮忙拿一下包包啊?」「噢~」杨立如梦初醒地回答着,心中还很懊恼,刚才就差那么一点就瞄到了三姨二腿的中间通道了。

    三姨下了车,没有马上就走而是等着杨立锁上车门。

    杨立一手拎包,很自然地以另一手扶着三姨的腋窝就往前走,每次出门他都是这样扶着老婆的,三姨也很自然地就让杨立这样在旁扶着并肩地走向了餐厅。

    「哎!孩子的妈……」杨立一边走着脑袋里还一边地挂念着。

    三姨二手抱着小不点在胸前,洋装上衣因为小不点抱在前面而折起,让领口的空敞更加开阔,杨立在一旁正好一路地凌空扫描。

    三姨胸罩下那绝对够大的两个大奶子,正形成一道深邃的乳沟,蕾丝胸罩被顶出了好大的空隙,空隙中明显地可以看见一环浅咖啡色的乳晕,还似乎都可以窥视到三姨的乳头。

    三姨走着时,似乎是想将小不点在胸前的位置挪一下,这个动作却将领口的开敞突然倾向了一边,这也就让杨立能够完全的看见三姨的一个完整乳房。

    那个乳房绝对比他老婆的要大一号,白白的,因为压挤而完全地拱起,乳晕前的乳头是深咖啡色的,圆圆的像颗龙眼似的正拱在那儿。

    三姨就这么动了一下,然后又回复正常。

    但就这一眼,已经让杨立的脑袋飞上半天。那颗像粒龙眼的饱满乳头似乎在告示着:「三姨绝对知道他正在看着她的胸前美景」。

    比萨饼是给孩子的,杨立对它没多大的兴趣,他现在的心思都放在了三姨那个鼎立的奶头上;而三姨的心思则似乎都放在了小不点的身上,她忙着逗弄和呵护小不点,所以也没吃多少。

    快七点钟的时候,老婆打电话来了,他们几个人都转移到了餐厅,但是还没开始吃饭,因为人还没到齐,问孩子可好?

    然后老婆又说了,因为同学很久没聚了,所以吃了饭之后他们要去KTV,征求老公同意。与其说是征求同意还不如说是通报,因为他们都已经决定好了。

    杨立说不上是高兴或不高兴,因为他的脑袋还没离开三姨那挺立的大奶头。

    从餐厅回到家之后,杨立的心思确实安静了好一会儿,因为他要帮忙照顾两个姨弟做家庭作业,三姨则忙着小不点的牛奶、换尿片和洗澡。

    十点左右,杨立看着两个姨弟都太平地上了床睡觉后,关上了他们的房间门到客厅坐了下来。

    电视节目没什么吸引他的,频道一个个地换,最后还是将遥控器丢在了茶几上。他将两手环到头后面,仰起了头伸伸脖子,这才注意到三姨和小不点都不在客厅也听不见声音。于是他起身走向了客房,平常他老婆带着小不点来了都是在客房的。

    客房没人,于是他又走向了主卧室,那是三姨的房间。

    房门是开着的,房间灯开在半明的亮度,主卧室那张King Size的大床铺上,小不点睡在枕头下的平坦床垫上,三姨则卧在小不点旁边,一手扶在小不点的脚上,另一手垫在头下,二腿蜷曲地侧身躺在那儿。
相关标签:  老师小说 同事小说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