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叫的浪点大声点 宝贝乖乖让我疼,去女同事家里搞

    自梁贞贞调入我们办公室后,她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宝贝叫的浪点大声点 宝贝乖乖让我疼,去女同事家里搞没有了从前那种豪放与敢说,如果注意观查,在与同事聊天影射到性的内容时偶尔还会脸红,也有人说梁贞贞能脸红到是个新鲜事,她给同事的解释是:在这个环境和车间不同,怕影响不好。其实只有我才知道真正的原因:以前她没出过轨心中无病怎么说都不怕,因为和我相好后一提到这方面的事就会引发联想。我尽量启发她表现自然得体些,不能让同事们一看就猜想她心中有事的样子。

    办公槕是两边都有柜的,上班时大家都在的情况下我们还可以用脚交流,别人也看不见。有时她会把脚伸过来放在我的大腿上揉揉阴茎,但更多的是我的脚放在她的裙子内去抚弄她的阴阜,嘴上还在和别的同事说工作开玩笑,但很少有时间能用手抚摸她,更别说交合了,因为没有时间和机会让我们亲热。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就是十多天了。在断断续续的交谈中了解到她家的生活情况,她老公喜欢钓鱼是每个礼拜的必修课,家中哪些人喜欢什么,什么时段只有她一人在家只有看看电视或者睡觉。就连和我玩了之后只和老公才搞了一次都会给我说,在问到她做的效果怎么样时,她说不知道为啥在那时也会想起我,就当是完成任务,没多大的感觉。问她以前作爱的时候最喜欢对方的动作是什么也会给我讲。她最不喜欢的是她老公最初毛手毛脚的,还没准备好就爬上来要搞,里面还没水就插进来也不管别人痛不痛。几分钟的时间他的水一流就爬在肚皮上睡着了。引发起她想要的时候对方已经睡了,这么一折腾那晚她就睡不好,就为日屄这事俩口子还鼓了不少的气,后来给他作了规定:要想干事必须先吮吸她的奶和抚摸阴部,要奶头硬了下面湿了才能让他插,不然就不准许他上身。性惩罚只能让她老公照办,性生活才终于好了些。

    而且还说有次作梦都梦到和我一起在外面玩。我问她会不会说梦话,要是在梦中嘀咕和我的事被她老公发现怎么办?她说从来不说梦话才放心一点。她希望我在周日的上午九点到十一点之间能给她打电话聊聊天,因为在那个时候基本上都会是她一个人在家。她家的任何事都想和我说说,这是怎么啦?

    她会经常想着你、会注视你、会很认真的听你打胡乱说、她会向你飞秋波、也会含情脉脉地呵叱你、也会一句话也不说的低着头害羞地站在你面前希望得到你的一个拥抱、也会用拳头撒娇式地打你、你欢乐她会笑得很开心、你皺眉她会关心地嘘寒问暖、这就是一个堕入情网女人的具体表现。

    我仔细地思考着我们的关系,她已经晕了,迷糊了,也进展得太快了,一下子就把她带到了情感顛峰,这时候她什么都能听你的安排和付出。我作了一个测试来应证我的想法,一天我对她悄悄地说,有几天都没摸你的小屄屄了,好想摸摸呀。她娇媚地回荅我:你疯啦,办公室这么多人。我对她说:那一会我们找个借口出去摸摸,她笑得很开心。我对大家说:我上街去买点办公用品就走了,走了几步又回来对梁贞贞说:我想起了个事还得到银行去一趟,你一起去帮我把办公用品先拿回来,她笑了笑就和我一起出去了。我们乘了一架三轮车,她上车时也知道我想作什么就把裙子掀起来才坐下,我的一只手早已经等在那里了,从她内裤的腰插进去往下摸,从光滑圆润的屁股到凹处的小穴,那里早已经泛滥成灾了,中指就那么轻轻的一勾,就插入了她的阴道,她那媚眼藏着一丝享受地看了看我,可惜不到五分钟就到街上了才依依不捨地离开她的身体。以此能看出只要有合适的时间与地点,她是可以随叫随到的和我一起享乐。

    [笔者注:如果是其它小说接下来就应该是顛鸾倒鳳的抽、插、夹、挺、翻来复去大干,再加上啊、呵、哎、爽、用力、等描写性场面了。但我这是记实性文章,得想到安全。]这让我想起了《福夕祸所依》的警世之言,热恋着偷情的我们一定不能出丁点的差错,稍有不慎将会给两个家庭中带来不可想像的恶果。

    我引导着她讨论我们之间的那点事,我问她:你想过我们俩今后怎么办吗?可她到好,说:没想,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唉!你我都应该想想,万一你老公知道了我们的事怎么办?家里面从来都是我说了算,我不怕他。

    她好像不当回事。我只有开导她:我是喜欢你,宝贝叫的浪点大声点 宝贝乖乖让我疼,去女同事家里搞热情、大方、又能体贴人、又漂亮、但你也有个家,还有个孩子,爱你不等于要破坏你的家庭,如果我们能作得更隐蔽些,让任何人都不知道我们有这层关系不是更好吗?我会长期地爱你,有什么困难只要我能办到的,都会尽力的帮你关心你。你老公要挣钱养家和管孩子,那是每一个凡人都脱离不了的生活,他也是爱你的,你不能用性惩罚来治他,那样会引起他的猜疑,还是应该保持你们以前的性交频率和次数,他才不会去乱想。在家你有老公爱、上班有我爱,有俩个男人爱你不是更好吗?她听后觉得有道理,又问:哦,好嘛。那我和老公做爱时要想起你怎么办?

    就是因为这个才有好多天没和他做了。 那你就把眼睛闭上,想像是和我在一起就行了。我微笑地望着她的双眼。 那能一样吗?胡说知道什么叫意淫吗?不知道。她于迷惑中。

    哪怕你当前是在办公室坐在椅子上,什么感觉也没有。要是你闭上眼睛,好好的回忆那天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你坐在我的大腿上,我抱着你,有手在抚摸你的奶,又在揉你的屄屄,又热又硬的鸡巴插在你的身体里的时候那种感觉会怎么样。现在你别说话,闭眼,按照我说的去想不要想别的就返我说的去想

    她果然把眼睛闭上,就像打盹样,一动也不动。过了会,我看到她的脸上慢慢地泛起了红霞,我也不去惊动她,但没有放弃对她的观察。可能过了五六分钟,只见她的身子微微地抖了下,又过了一两分钟才见她睁开有点意亂情迷眼睛。

    怎么样?有感觉吗?感你个头哇!娇斥着我,并说:你怎么知道?你自己摸摸你下面,一定好湿了。 看到她的手在下面动作,一定是在检查她有没有湿,只见她嫣然一笑故作娇嗔地:哪有呀!我说没有就是没有

    有了也说没有,女人就这样:如果你有自己喜欢的明星、帅哥、都可以通过这种方法在思维中把他们的衣服剥个精光和你在一起,这就叫意淫。和老公在一起时就把他想成你喜欢的人效果就会好些。再也不能让他产生怀疑的表现了,知道吗?哦,听你的试试吧。

    周日的下午,梁贞贞身着白色的胸罩白色的内裤和一席白色的家装睡裙在看电视,这是一套六十多平米的老式建筑,两室一厅、一厨一卫。设计很不合理,进门的左边就是卫生间,右边为通道直达客厅,通道的左边并排两卧室,进客厅后右拐是厨房。三点过老公一进门就很高兴地说:老婆,今天运气真好,我钓到了一条大鲢鱼,有叁斤多呢。

    是花钱钓的吧?我才不用花那些钱呢,是小河沟钓的,天然的绿色食品,真是太好了。你说怎么吃。我们俩吃不完,要不然给你父母家拿去,孩子又在他们那里。那里还养着好几斤鱼都还没吃完。那你说怎么办? 我在想,前次你调动工作,我说过请莫老师喝点酒,还没酬谢他,请他来行不?

    梁贞贞眼睛亮了下:这样好吗假意地望着老公不明确表态。有什么不好,我要是专门请他到餐厅去他不一定会去,这是钓的鱼没花钱,但又是很难得有这样的鱼应该没问题。那是你荅应请他,那你给他打电话看他会不会来。要是他真来了,我换衣服吗?她把请客这事完全推给老公。

    算了,这样,又看不到里面。让他看看我的老婆有多漂亮。嘿嘿嘿地望着她笑。不换就不换,一会让人把你老婆看跑了,看你以后怎么办?不会的,要真跑了我马上找个回来。哈哈哈哈你敢!杨起拳头就作势要打他,她老公急忙躲过。正在打麻将的我四点过接到她老公的电话邀请,礼貌性的推委让他邀请更真诚,最后我说找不到他家,他叫我乘68路车到莲花路下车,他来接我这才挂断电话。

    第一次进她家的门,我还是准备了五六斤水果拧着,是她老公到车站来接我的,进门后看到梁贞贞齐大腿上十公分的睡裙让她更加显得妩媚让我眼前为之一亮,在这种情况下又不能对她亲热让我好难熬啊,只能说:你好,让你们费心了,其实用不着这样。她老公忙说:你帮了梁贞贞这么大个忙,就当是交个朋友嘛,难得的天然食品,和朋友一起分享何乐而不为呢?来来来,走热了先喝点茶抽支烟休息会,还带什么礼品嘛。

    好吧,但我喜欢随便一点,要是客气很了我还不习惯。那好那好,就像在自己家里样的,随便一点好些。这话我爱听,也放松了不少,梁贞贞也对着我笑了笑。我们一起喝茶聊天,但更多的是由她老公唱主角,从钓鱼的天气到选地点、从鱼饵到鱼上勾的乐趣、从鱼的种类到各种加工说得头头是到。梁贞贞偶然看到我们吸的烟是五元左右的,就嘀咕上他老公了:知道有客人来,你刚才在外面也不买包好点的烟。

    嘿嘿,忘记了,那我下去买。说完就准备起身。

    我忙拦着他说:用不着,我也是经常抽这种烟的。梁贞贞起身说:你是第一次到我们家的客人,你们聊聊天,我去。她老公连忙站起来:还是我去、我去、我走得快些。她老公出门后,这么好的机会梁贞贞也不赔着我说说话,自己走到窗子边掀起窗帘的一角往下看,她那翹著的屁股慢慢的晃着头也不回地说:你这个傻子,还在那里坐着干吗?

    我这才明白她的一片良苦用心,赶快到她的身后蹲下掀起她的裙子,把内裤往下一拉,圆润而白皙光滑的屁股呈现在我的面前,双手轻轻地在那上面抚摸着,眼睛移向了股沟,直扫向那丰满而突起的阴阜上,中间是一条迷人的肉缝,看不到小阴唇,真像那中间有一刀印凹下去的馒头,忍不住伸过头去想在那里咬一口。

    牙齿刚碰到阴阜,梁贞贞吓了一跳,身子向前一窜,宝贝叫的浪点大声点 宝贝乖乖让我疼,去女同事家里搞回头看到我的头在她的屁股后面:别那里脏我从来没有以为你要咬我她又去监视着楼下。我用一个指头顺着肉缝来回抚摸了几下,已经湿润了让我感到好滑,我赶忙站起身来解开皮带、拉练、把裤子往下一拉,将早已经发硬的鸡巴对准那肉缝,腰往前一挺,吱地一下很轻松地塞完了进去:我的宝贝,好舒服呀并抽插了起来。

    嗯嗯啊我也是坏了,他回来了。才搞了几下啊多一两分钟也好点啊 喂!她大声向楼下喊道,我楞着不敢动了。将就买代味精回来!只听到楼下传来的回荅好!

    她马上又小声地对我说:快一点,一两分钟他就会回来。在这种情况下偷情,又兴奋、又紧张、又害怕、又特刺激、我立即加快了冲刺的频率,才拼命的刺戳二十多下就射了,鸡巴还在里面跳动,阴道内壁的嫩肉还在蠕動擠壓着鸡巴,我还想让欲火慢慢地消退,但梁贞贞边说:快点收拾好就离开了我的身体,翘着白白的屁股到茶几上扯了些卫生纸给我,自己也弄些塞到自己的下身,拉上内裤并说:等会再清理。

    她老公回来的时候我坐在槕边喝茶,梁贞贞在厨房理菜。唉呀,哪个叫你理菜啊,让别个客人一个人在那里多不好,你们去聊会天,这里只是我一个人就行了。硬是把梁贞贞推了出来。我们相视地笑,对着梁贞贞说:你老公这么爱你,不让你作家务,真是好享福啊。梁贞贞真还有点不好意思了。我又对她老公说:你真是个模范丈夫啊他听了很受用嘿嘿直笑。

    我弄鱼了,一会就好。她老公向厨房走去。梁贞贞上卫生间去了,我也跟着说:我也来学点技术。跟着进了厨房。梁贞贞来了之后我又换着去,结果我们三人都在厨房,没有离开过她老公的视线。我和梁贞贞有时在她老公的左右一边一个,我背着手边看边和她老公讨教聊天,有时梁贞贞又会走到我的身后用阴部来碰我的手,也乐得我抓她两把。

    时间过得太快了,我酒量不好也喝得少,喝酒吃饭,过后也只在有机会时搞点小动作,从不醉的我那天在她家有也有点晕呼呼的了,我真怕自己酒后失态会作出什么来,饭后没多久就告别离开,还是她老公送我到的车站,一路上不断地回想着不枉此行,最惊心动魄的是在那种情况下偷情,最懊丧的也是在那种情况下做得不是很放松和开心,我一定要找机会再去她家。 【完】
相关标签: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