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妇的乐章

    仲夏,夜幕初临,满城华灯绚烂,夜生活的繁华悄然而至。在一个酒店的豪华套房里,却关着吊灯,只亮着几颗柔和的装饰灯,闪着一丝暧昧的昏黄,电视里阿根廷和法国本来激烈的世界杯八分之一决赛,甚至帕瓦尔精彩的天外飞仙也没能让韩军的眼神有些微的转动,此时对他来说,对面浴室里有节奏的水流声和若隐若现的妖娆身姿,才是全世界,其他的一切繁华和精彩,于他,都不过如此。

    浴室里的少妇揉动着成熟的肉体,坚挺的胸部,肥硕却又微翘的屁股,微微泛红的皮肤,浸在沐浴液搓起的泡沫里,就好像被翻腾的浪花裹挟着的带血的鳕鱼,韩军这头鲨鱼早就闻腥而来,恨不得马上冲过去一口吃下,想象着过一会这个性感的教师少妇就要在自己胯下承欢淫叫,韩军小腹一热,阳物再度暴涨,正当他兴奋着,手机突然响了,低头一看是媳妇慕芸打来的,这两天媳妇在外地出差,这会儿打来不知有什么事,韩军马上回了回神,走到窗口把电话接了起来:

    “喂,芸儿,怎么啦?”

    “老公,吃饭了么?下班没?”

    “哦,吃过了,马上准备下班呢。你呢,累不累?哪天回来?”

    “我呀,还可以,后天回去呢。对了老公,刚我一个表姐打电话来说明天孩子办满月礼呢,邀请我,我又去不了,明天辛苦你去应付一下,好不好?”

    “没问题,明天我早点……”韩军侧着身子,看着窗外,正回复媳妇,“过去”俩字还没说出口,突然大腿根部一凉,整个身体跟着猛然一抖,倒吸了一口凉气,手机差点掉下来。原来刚洗澡的少妇趁韩军没注意,俯蹲在他胯下,小手抚摸着他的大腿内侧敏感带,一口将他的鸡巴连根含住,柔软的嘴唇却像两把钳子,紧紧地包裹住巨大的阴茎,舌头快速的挑逗,36D的巨乳不停地摩擦着他的膝盖,韩军如坠云雾里,似泡温泉中,最要命的是少妇此时还媚眼如丝的盯着韩军,眼里满含欲火,每一次眨眼都仿佛在说:快用你的大肉棒狠狠地征服我。

    “喂,老公?你怎么啦?”

    “哦,哦,没…没…事,媳妇,刚下楼一不小心踩空了…放…放心吧,明天我肯定去。你多注意身体…”韩军紧咬着下嘴唇,硬撑着回复慕芸,额头上已经渗出了汗液,他做梦也没想到少妇竟会如此大胆调皮,鸡巴在少妇的灵活攻势下,一阵阵的快感涌向龟头只怕不用一分钟变要喷射,他只能低着头用渴求的眼神示意少妇停下,然而少妇冲着韩军狡黠的一笑,再一次连根含住,啾啾啾啾,一吞一吐地,更加卖力了……

    “嗯嗯,好的,那你也多注意休息,后天回来提前给你电话,去接我哦。”

    “嗯…嗯…,好的,早点休息吧,晚安老婆。”

    “嗯嗯,那你快点回家吧,晚安老……”

    韩军刚说完晚安就忍着巨大得刺激把手机放到桌上,他觉得自己已经出现了幻觉,心想老婆怎么没把“老公”说完就挂了,一定是身体太过兴奋没听清楚,自己竟从来没这么舒爽过。韩军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压抑住射精的冲动,此时那少妇已爬上床,套着一身漏乳开裆式的连体丝袜,正翻身准备拿床头的手机,硕大的臀部不偏不倚的正对着韩军,经过刚才那一番口交,他早已欲火冲天,胯下肉棒青筋暴突,龟头上下有力的抖动,仿佛吐信的巨蟒,韩军望着少妇肉臀,哪里还忍得住,大踏步冲过去,双手将少妇死死地按在床上,骑跨在她身上,大鸡巴直直的刺进肉穴,略微顿上两秒,感受着少妇阴道紧致的包裹和吮吸,这是韩军特有的习惯,他总结这肉棒进去的头两秒是女人最敏感的瞬间,阴道会由于巨大的刺激感和充实感而条件反射式的紧缩、蠕动,出现短暂剧烈的抖动,尤其是身体敏感、淫水充足的少妇,更极品的是,这个少妇当初是剖腹产,阴道有一种同龄少妇少有的紧致,那感觉,胜过按摩棒百倍……两秒之后,韩军不顾胯下少妇的惊呼,扎稳了马步,开始疯狂的抽插,每一次都直抵子宫,撞击的少妇臀肉飞速抖动,翻起淫浪,巨大的睾丸随着抽插的节奏不停地拍打着阴蒂,每打一次,少妇的身体都猛地一颤,韩军就这么疯狂的抽动了五十多下,少妇嘴里的呻吟已不成规律,时而呜咽,时而高亢:

    “老公,老公,我…我…错啦,慢…慢点,啊…啊…,操死了,操我…,快…快…点,”

    听着少妇语无伦次的呻吟,韩军出了胜利者的微笑,双手改握住少妇的巨乳,捏弄着硬硬的乳头,稍微放缓了速度,俯下身来亲吻着少妇的耳垂儿、脖颈,闻着她头发上散发的馨香,身心一阵舒畅。今天少妇趁他打电话口交的举动,让他既惊讶又欣喜,这半年来的交往,少妇更多表现出的是羞赧,虽然经过感情的升温和调教,少妇的技巧已然丰富,但是她生性温柔内敛,端庄得体,韩军没想到她今日如此主动殷勤,甚至带着些风骚魅惑,心内好生兴奋,胯下肉棍也格外卖力,不由得又奋力操干了二三十下,这深浅快慢的一阵抽送,少妇早已丢盔弃甲,下面淫水翻飞,韩军感觉到少妇的阴道温热异常,嘴里嚎叫不止,肉臀主动的往后迎合、扭动,双手把被子抓成一团,韩军感觉到少妇高潮要来,正准备发力冲刺,可转念一想,今日这小骚货如此捉弄我,害我如此狼狈,也该好好调教“惩戒”她一下,让她更彻底的臣服。

    这么想着,韩军便停止了抽插,拔出鸡巴,带出了一股淫水,淋漓着满床都是,少妇正享受着被操弄的舒爽,眼见着要高潮飞起了,韩军突然一停,少妇疑惑的回过头,面色桃红,气喘吁吁,真是无限娇媚,她软语着问道:“老公,怎么停下啦?是不是累了?要不我到上面去……”,说完便羞涩的要起身,却被韩军按住,一把翻过身来,扯到床边,把她两腿并拢直直的竖起来,并让少妇自己抱住,把骚穴完全的的暴露出来,浓密的阴毛上挂满了淫水,韩军蹲在床边,欣赏着着桃园春景,手指轻柔的绕着阴唇滑动,撩拨的少妇浑身酥痒,红着脸再次渴求着:“啊…啊…老…老公,插进来嘛,插我……”,一边说着,一边自己又把屁股往前挪了过来,韩军笑了笑,却把鸡巴往后退了退,突然问道:“宝贝,你今天上课,给学生讲的是哪篇文章?”少妇听完更加疑惑,怎么突然问起这个?可是为了早点高潮,只能小声的应道:“是柳永的《雨霖铃》”,韩军听完,低头看了下手表,略想了几秒,微笑道:“陈妍老师,学生现在特别想听老师把这首词背诵给我听,老师要是能在一分钟之内背完,学生便好好地伺候老师高潮,让老师高潮迭起!不然的话,学生可就先回家了哦,来,听老公命令,计时开始!”

    少妇听完韩军的话,脸泛潮红,知道他是故意捉弄她、挑逗她,把头歪向一边,她知道面前这个青年懂情趣,、爱浪漫,也确实喜欢文学的,时不时就会想出一些鬼点子挑弄一下,总是有惊喜和新鲜感,这也是自己最喜欢他的地方,于是忍着阴道传来的一股股快感,夹紧大腿,深吸一口气,心想,这首词自己很熟悉,哪用一分钟,二十秒就完事了,便小声的背到:“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啊…啊…不要……”原来,还没等少妇把“初歇”念出来,韩军便一口把她的小阴唇整个含住,舌头像是小孩子舔冰棍一样,刮弄着阴道口内壁,少妇,本来稍微压制住的情欲,瞬间再次爆发,这时候大脑一片空白,哪里还记得词的内容。

    韩军又偷笑着说道:“老师呀,过去十秒啦,‘骤雨’后面是‘啊啊’么?柳永可不是这么写的吧!”少妇听完,才反应过来,赶紧收束心神,咬着牙,喉咙里挤着含混的声音:“骤雨初歇,都…都门帐饮无…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竟…啊…嗯…老公慢点…”少妇正背着,韩军的舌头已离开阴唇,专攻阴蒂,舌头尖儿高频率的扫弄着那个小颗粒,右手小指扣弄着少妇的菊花,食指和中指缓缓地插进阴道,三管齐下,任你是圣女下凡也抵不过这样的刺激,少妇就更狼狈了,眼角已泛起了泪花,嘴里淫叫连连,这可真是“无语凝噎”啦。韩军接着调皮道:“哎呦,老师,怎么啦?忘记了么?抓紧呀,还有三十秒哦!”

    少妇此刻全身酥痒难当,整个阴道好似那万桶徇烂的烟花,只等着大鸡把去点燃,听到韩军说还有三十秒,少妇嘴唇抖动着,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痛苦的接着背了下去:“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暮霭沉沉楚天阔。多情自古伤离别,更…更谁人…啊啊啊…不对,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何处…何,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啊…啊老公…停…停下”,少妇正念叨此处,韩军把三个手指用力一插,直抵花心,只见少妇大吼一声淫水喷射而出,把韩军的胳膊都湿了一大截,他又看了看表,惊呼道:“呀,不好,老师,还有八秒了,完不成喽!”少妇被折磨的生不如死,随着淫水的喷出,阴道更加的空虚,整个身体蜷缩成一团,朦朦胧胧如在梦里,可是一听到还有八秒,也不知哪里来的动力,求操的渴望战胜了酥软,竟然大吼着背到:“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总风情,更与何人说?更与何人说!”少妇竟然重复的背了最后一句,这最后一句,更像是少妇内心最真实的渴望和诉求。

    韩军忍不住大笑,看着已经神志不清的少妇,知道也调戏的差不多了,此时正应该全力抽插,满足少妇的欲望,让她以后更加的心悦诚服,体贴温存。韩军迅速的爬到少妇身上,温柔地亲吻着她的嘴唇,将她的两腿微微分开,大鸡巴直插到底,用最传统的姿势,重整神威,开始了疯狂的抽插,少妇久旱逢甘霖,空虚的骚穴一下子被填满,她双手搂着韩军的脖子,温柔的回应着他的舌吻,像是新婚夜恩爱的夫妻。韩军感觉精门渐开,他加快了速度,感受着少妇搂着自己的手也加紧了,高潮也要来了,韩军此时奋力的将少妇一把抱起来,双手托着她的腿弯,来到了窗户边,望着车水马龙的繁华,望着羞涩的埋到自己肩头的少妇,韩军豪气油然而生,慨叹此生无悔,大吼一声,在疯狂的抽送中,精液像洪水一般灌进少妇子宫,滚烫的精液,刺激的少妇猛然抬头,油亮的窗户上倒映出完美的臀型,此时突然万物俱静,只有淫水洒落在地板上的清脆声,滴答、滴答,像是一滴晨露打在大钟上,在两个人心里荡起恩爱的涟漪。少妇感觉自己浑身的绚烂烟花终于被这根自己迷恋大鸡巴所点燃,对着窗外,终于发出了野兽般的舒畅的叫喊,在高层楼宇间缓缓地回荡,精液在少妇的阴道和子宫里慢慢的流淌,像是划过钢琴的手指,这是夜生活最美的乐章……
相关标签: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