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克与穆念慈

    牛家村,祠堂后的密室内。欧阳克淫笑着看着躲在角落一脸惊恐的赤裸的美女穆念慈和韩小莹,哈哈笑道:「两个美人儿,现在该你们了!」而此言一出,韩小莹和穆念慈均是吓得花容失色。

    方才这两个女子想要撞墙而死,只可惜似乎并没有用,她们怎么撞墙,都无法让额头哪怕碰到墙壁一丝,而就如同撞在了棉花上一样,可以说二女都是又惊又怒,同时害怕不已。

    刚才欧阳克奸淫黄蓉,穆念慈和韩小莹更是害怕欧阳克欺辱,因此更不敢靠近欧阳克半步,而同时,这两个女人也企图尝试逃出去,比如,撞破大门之类的,只可惜她们此时周身武功均是无法施展,而这大门被铁锁锁住,又如何撞的开?

    欧阳克眼见这两个光着屁股的女人企图去撞门,更是哈哈大笑,说道:「哎呀呀……想撞门啊?你们撞啊?我倒要看看你们能不能把门撞开!」说到这里,欧阳克身形一闪,已然一把奔到了此时的穆念慈的身前,一把将她娇嫩的身子搂抱住,大手按在这迷人的美人儿的翘臀上,笑道:「哈哈哈……好肥大的屁股,虽然你这美人儿姿色是不如蓉妹妹的,可是这盘屁股,可这身材,倒是当真不错!」边说欧阳克一边用手搓揉穆念慈雪白的屁股,一面用手抓住她那迷人的丰乳,这个女人的年纪可比黄蓉大,身材也比此时的黄蓉丰满,欧阳克玩儿在手中,真是爱不释手。

    「恶贼……你放开我……呜呜呜……救命……救命啊……」浑身赤裸,肉体在无任何遮掩的穆念慈此时被欧阳克这个大淫贼给如此轻薄,那从未被任何男人摸过的私密部位,此时不但完全暴露在这个可恶的淫贼面前,而且还被他肆意玩弄,轻薄,穆念慈可以说是羞愤无比,真恨不得就此死去才好,可是她刚才已经尝试过自杀,却不成功,此时只能在欧阳克的轻薄下哭喊大叫,激烈挣扎。

    「淫贼,放开她!」这个时候在一旁的韩小莹看到这一幕,虽然她此时也很害怕欧阳克,可是终究已经不能再坐视不管,所以立刻挥着拳头打向欧阳克,希望可以借此救下这个姑娘。

    只可惜,以韩小莹这点微末功夫,就算功力未失,也绝对不可能是欧阳克的对手,更何况这个时候她周身功夫均是施展不出来,如何能奈何得了欧阳克?那拳头不过刚刚碰到欧阳克身子,立刻就被她体内护体真气反击而来,韩小莹被震的倒退数步,摔倒在地,好在她此时内力已失,因此打出去的力道也不强,反击过来的力量自也很轻,所以此时倒也受伤不重。

    「哈哈哈……韩女侠,你这么着急干嘛?等我将这小念慈给戏耍够了之后,自然会来照顾你这三十多岁还没男人滋润过的处女,你不用这么饥渴的凑过来!」欧阳克此时自然是知道韩小莹在做垂死挣扎,当下用真气将之震开之后,便如此笑道。

    韩小莹听到欧阳克居然说出这么无耻的话来,自然是气的浑身发抖,可是此时她也知道自己功夫和欧阳克差的太远,再上去救人也是徒然,而此时这里没有任何的武器,而自己连自杀都办不到,这是死也死不了,反抗又不成功,难道真要被这个杀了自己几个哥哥的淫贼恶魔奸淫不成?一时之间,韩小莹泪流满面,痛苦不已,却是毫无办法。

    「啊啊……不要……你放开我……你这个淫贼!」此时的穆念慈,已经被欧阳克给压在了身下,欧阳克正将她两颗迷人的乳房任意玩弄,将其中一颗粉红的奶头含在口中,展开了自己的舌功尽情吮吸,双手则是一只手负责伺候穆念慈的另一颗奶子,另一只手则往下延伸,去摸穆念慈的阴毛阴唇等最私密的部位,穆念慈惊怒交加,哭爹喊娘,激烈挣扎,可是身子此时全然被欧阳克掌握,她那点挣扎如何能是对手?

    而更让穆念慈恐惧的是,自己的身子被这个淫贼如此地玷污玩弄,本来自己应该是非常痛苦的,可是现在的身子却感到十分燥热难奈,被这个恶贼只要轻轻抚摸一下,轻薄一分,便周身酥麻,内心的情欲无法控制地喷涌出来,将她本来就少得可怜的力气带走数分,以至于穆念慈此时虽然内心十分痛苦,可是肉体却越来越难以反抗。

    「这女子身子相当敏感啊……我还没怎么用出调情手段,她居然已经动情了!」而穆念慈这肉体上的反应,当然是不可能瞒得过欧阳克这淫贼的,他此时不过才用了一些手段挑逗了穆念慈几下,这女子已然颇为不堪,周身火热,下身的私处已有水迹,看起来是动情无误了。

    而欧阳克似乎也想到了,穆念慈其实是个肉体很敏感的女人,而且十八岁少女,正是思春年纪,否则也不会在铁掌峰,和杨康把持不住,造出了个杨过来。

    现在遇到欧阳克这样的绝代淫魔,被他的魔种之力挑逗一阵,这个女子虽然内心抗拒欧阳克,可是她的肉体终究抵抗不了欧阳克的挑逗,自然是大大动情了。

    「哈哈哈……念慈妹妹,我摸到你下面的小妹妹,那里都湿了,看起来你是很喜欢我轻薄你了?」知道穆念慈已经大为动情,欧阳克于是也不再顾忌什么,将体内魔种之力的威力尽情发挥,对着穆念慈的肉体一阵狂热地抚摸,一面摸一面如此淫笑。

    「啊啊啊……不要……好麻……啊啊……哎呀……」本来穆念慈的肉体就处在极度敏感的状态,此时忽然被欧阳克全力施展的调情手法刺激,更是一发不可收拾,一股股从未想过的极乐刺激,登时让她无法控制地大声呻吟出来,那声音中充满了淫乱之情。

    「好了,我的好念慈,乖乖听话,我会让你尝到人世间最快乐的刺激的,你不要在记恨我了……做我的女奴吧,我会让你一辈子快活的!」此时的欧阳克一面动情地用自己的调情手法玩弄穆念慈的身子一面如此说,而穆念慈此时受这淫邪之术所惑,虽然心里很清楚地明白这个男人是她不共戴天的杀复仇人,可是此时却再也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反而在这男子的轻薄下,无法控制地发出了「啊啊啊」地呻吟声。

    「是时候了,嘿嘿嘿……」已经完全将穆念慈的情欲给挑逗起来的欧阳克,也已经忍耐不住了,他要占有这个女人的贞操,也算是给前世,自己被杨康那小子给杀死报个仇了。

    此时的穆念慈被欧阳克的调情手法搞的浑身疲软,无法抵抗,欧阳克轻而易举地将穆念慈的身子抱起,翻转过来,让这个醉人的少女摆成了一个屈辱的小狗爬的姿势,那一盘白嫩的大屁股翘起,欧阳克淫笑着捧着那盘雪白的肥臀,狞笑道:「小美人儿,今日哥哥让你尝尝什么叫真正的男人!」边说欧阳克的肉棍边从后往前冲,登时便破体而入,狠狠地从后占有了穆念慈的身子。

    「啊!啊!不要……不要!你……淫贼……混蛋……啊啊……」欧阳克那六寸长的大肉棒,此时从后奸淫了穆念慈的身子,这个女人终于失去了维持了十八年的清白之声,此时一滴滴鲜血随着欧阳克地奸淫而滴落,而处女破身的痛苦,也让此时的穆念慈暂时恢复了一些意识,她知道自己被这个男人给糟蹋了,心里是又羞又气,无比绝望,而那根肉棒在自己的下身私密之处,更让穆念慈疼的浑身发抖,她激动地扭摆着自己的洁白肥臀,似乎希望可以希望可以借此摆脱欧阳克的奸淫一样。

    只可惜,已经到了这种地步,穆念慈又还能有什么反抗的余地?欧阳克此时根本就不管穆念慈的挣扎,双手将这小美人儿不住晃动的大白肥臀搂抱着,肉棒从后不住狂顶着穆念慈刚刚被自己破处的骚屄,那处子的小穴本来就被欧阳克刚才地挑逗给弄的润滑湿润,此时越发好干,因此欧阳克的肉棒剧烈冲刺中是非常的舒服的,他又如何能放过穆念慈?

    「哈哈哈……念慈妹妹,你就不要在挣扎了,现在你反正都已经是本公子的人了,你还指望有人给你立贞洁牌坊不成?我操!」欧阳克此时一边哈哈大笑着用言语挑逗穆念慈,刺激她那已经被自己奸淫的支离破碎的尊严,同时淫笑着捧着眼前翘起来的大白屁股,狠狠地从后像是奸淫母狗一样地奸淫着这雪白的美人儿。

    此时的欧阳克大力地捧着穆念慈的屁股狠狠地奸淫,失去清白的穆念慈屈辱地翘着屁股被男人奸淫,她哭喊大叫,挣扎扭摆,可是都无法阻碍这个男人分豪,她的内心已经绝望,恨不得以死解脱,可是此时除了翘着屁股挨操之外,这个可怜的女人是无法在做任何的抵抗了。

    「啊啊啊……啊……啊啊……哎呀……啊啊……啊……」数十下的奸淫之后,翘着大白屁股的穆念慈,再一次发出了那令人觉得充满诱惑力的呻吟声,原来被欧阳克一阵奸淫后,处女破身的痛苦,此时随着欧阳克体内魔种之力,通过肉棒撩拨着穆念慈,又伴随着欧阳克剧烈地冲刺,已经逐渐消失,那种极乐的快感,又再一次以极度汹涌的姿态袭击而来,这个女人登时又无法抵挡那飘飘欲仙的刺激,再一次沦陷其中,无法自拔。

    「哈哈啊哈……念慈妹妹,看起来你这个小骚货还是那么地口是心非啊……嘿嘿嘿……你看看,被哥哥我奸淫的多么的淫荡的啊……嘿嘿……操……我干死你个小淫妇……」欧阳克眼见终于将这个美貌女子的淫情勾起来,此时自然是更加兴奋,捧着穆念慈的大白屁股,操的更起劲儿了。

    「呜呜呜……我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被这淫贼弄的这般不堪……难道……难道我是个淫荡的女子吗?呜呜呜……我怎么这么不要脸……啊啊……好舒服……」

    此时的穆念慈的内心是非常纠结的,一方面她当然是非常痛恨欧阳克杀死她的父亲,又强行霸占了她清白的身子,可是同时,在欧阳克的奸淫下,穆念慈却又尝到了从未有过的极乐销魂,在这等刺激下,穆念慈不得不在欲望的沉沦中,表现的淫荡不堪,欲仙欲死,她不知欧阳克身负魔种,是任何刚烈的女子都无法抵抗的,还道自己天性淫荡,被男子轻薄几下就把持不住,一时之间心伤欲死,外加沉迷肉欲,登时心理防线全线崩溃,再也无任何抵抗之情了。

    二人如此后入式的姿势大战了十多分钟,欧阳克拔出肉棒,又将穆念慈的身子转过来,压在她身上,从前交合,此时的穆念慈仿佛失去了心智一般,任由欧阳克任意奸淫,而更极度淫荡地大声叫床,似乎已经全无尊严,而欧阳克也是越战越勇,越玩越喜,此时抱着这女子不住蠕动,肉体结合,淫乱无比……良久之后,欧阳克抖了抖鸡巴,心满意足地站起身来,而地上的穆念慈早已经在高潮来临的时候晕了过去。
相关标签: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