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家三个媳妇

    惠枫是胡家的媳妇,22岁就嫁给胡家的老三,胡家的老大及老二也结了婚,两对夫妻也住在家中,胡家还有一个老四刚满十八岁,但为继续就学在家帮忙事业,另外惠枫的公公55岁是个喜欢玩女人的老色鬼、婆婆惠卿45岁但是身材还是十分嫚妙与惠枫不分上下、一点也看不有45岁的年龄,家中事业已交给四个兄弟经营,两人在家享清福。

    惠枫是胡家三个媳妇中最年轻及最漂亮的,身材那就更不用说了,身高虽不高只有153CM,但胸部有着34D的傲人双峰,腰围24,让家中的每一个男人都对她有着占有她的遐想,她的公公也不例外。

    惠枫与老公阿明刚结婚不久就生下了一个女儿,但惠枫的身材一点也没变,两人新婚燕尔几乎每天都要做爱,让惠枫着实的享受了性爱了乐趣,但阿明的妈妈惠卿是的占有欲很高的母亲,尤其是阿明,对阿明有着一股超越亲情的爱意,常常幻想着与阿明做爱,所以对於两夫妻的恩爱实在让惠卿有点受不了,於是她利用家中企业需要在大陆扩场的理由要阿明到大陆去,让夫妻俩无法在一起,於是阿明去了大陆,留下惠枫一人在台湾。

    这下让家里的其他男人实在性奋不已,惠枫的婆婆惠卿也知道这一点,於是她开始计划如何让惠枫与家里的男人做爱,让惠枫在阿明面前抬不起头来,首先是她自己的老公。

    惠枫的公公身材肥胖,发秃,生性好色,由於有祖传家产,年轻时常上酒家,最后娶了惠枫的婆婆,替惠枫的公公生了四个儿子,好在儿子长相像母亲,像惠枫的公公就有点抱歉了。

    其实惠枫的公公与其他两个媳妇早就有过奸情,包含小儿子的女朋友,惠枫的婆婆早就知道,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话说有一次是惠枫的公公五十岁的大寿,三个儿子及媳妇、小儿子女友都特地在家中向惠枫的公公祝寿。酒过三巡,大家都有些醉意,於是小儿子女友便留在家里过夜, 林婉君,19岁,胡家小儿子的女友,165公分高,34D。

    23。35,护校学生,住在台北,今天特地来台中为惠枫的公公祝寿,她是系上公认最年轻惹火的美丽系花。

    惠枫的公公从婉君进门就看上他,为了要上她,於是告诉小儿子说,工厂现在有事需要他今晚驻厂,婉君也喝的有点醉,今天就在家住一晚,明天再回去。

    一切都安排好了后,就等夜深,等到大家都就寝了,惠枫的公公偷偷的溜到婉君的房间,假借要给婉君解酒药;「伯父好!」婉君见惠枫的公公进来赶忙起身打招呼。婉君有少女一头亮丽的短发,身上只穿着宽松的白色T恤,下半身除了内裤没有任何衣物,衬托出少女玲珑浮凸的身材,清秀的面庞上,美丽得令人无法直视,看的惠枫的公公的欲望燃烧,准备好好干她几炮发泄一下。

    「婉君!你喝多了,伯伯这有一点解酒的药,我帮你拿来了,吃一点会比较好睡。其实那是一种催情剂,是惠枫的公公用来玩女人的宝贝。」婉君想是男朋友的父亲又是长辈不疑有他,於是将药给吃了。

    接着惠枫的公公不怀好意的问婉君「你的头是不是有点痛?」「好像有一点!」婉君摸着额头回答。

    「那!伯伯帮你按摩一下会好一点,我是领有执照的喔!」惠枫的公公故意想找个理由触摸婉君。

    「这样会不会太麻烦伯父!」婉君不好意思的回答。

    「没关系!为美女服务是我的荣幸,怎么会麻烦呢!」惠枫的公公心里正乐了很。他瞧看着她,丰满的臀部曲线加上细长小腿,透过胸罩可以看出胸部的饱满,肉欲的念头一直在心中压抑着。

    「来!你躺到床上去!」婉君照着做,躺到床上,「伯伯,这样可以吗?」这时的婉君因为吃了催情药,现在对於任何挑逗都十分敏感,「把眼睛闭上!

    这样比较舒服。」婉君於是将自己的眼睛闭上,让惠枫的公公为她服务,这时惠枫的公公趁婉君将眼睛闭上时,将自己的衣裤都脱掉,并也上了床。

    他故意问婉君说「伯伯可以跨过你的身体吗?这样比较方便按摩!」婉君心想按摩好想都是这样,所以不疑有他的答应他,於是惠枫的公公兴奋的跨过婉君美妙的腰际,轻轻坐在婉君的肚子上,婉君这时并不知道惠枫的公公已将衣裤脱光,惠枫的公公先将双手放在婉君头部的太阳穴慢慢的按摩,这时惠枫的公公的鸡巴已涨大无比,而且将鸡巴放在婉君双峰的乳沟间,藉由身体按摩时推动的力量,在婉君的乳沟间磨擦着,惠枫的公公接着向下进攻,由婉君的脖子到肩膀,这时的婉君因惠枫的公公的按摩已经性欲高涨,完全沉浸在惠枫的公公为她服务中。

    惠枫的公公见婉君完全已在他的掌控中,於是对婉君说「婉君你还穿着胸罩吗,」婉君回答「是啊!」,「把他给脱了?这样会比较舒服!」「好啊!」婉君微曲着手,於是解开奶罩带子,任并将奶罩由衣领间抽出,惠枫的公公还故意说「我帮你!」,藉此去触摸婉君的胸部,看婉君有没有反应,婉君不但没抗拒还很兴奋的样子,惠枫的公公於是更加大胆的去抚摸婉君的胸部。

    此时惠枫的公公靠道婉君到耳边,吹着气对着婉君说「现在,伯伯帮你将把全身的衣服全部脱掉,好不好?」惠枫的公公嘿嘿淫笑着。

    婉君点点头,婉君有些不知所措,任由惠枫的公公慢慢地脱掉白色的T恤,露出修长雪白的腿,两腿有点害羞的微微交叉着,秀出与胸罩同一色系的浅紫色内裤。一对形状完美、弧形浑圆、绝对称的上是大的D-Cup奶子瞬间弹出,不断地晃动着,樱桃般的奶头,只要是男人都会想吸吮一番。白皙的少女,高耸有致的双乳,配上美丽的脸庞,真是美不胜收。

    「还犹豫什么!」惠枫的公公心里想着。一股做气脱下婉君的内裤,婉君连手也不遮着,就这样垂在两旁,显出一片整齐平顺的阴毛,嫩屄若隐若现。转瞬间,少女的裸体己暴露在一个老男人的眼前。

    惠枫的公公要婉君将两腿慢慢张开,於是婉君慢慢将两腿对着色公公慢慢地张开。年轻的屄真好!「对!这就对了,听伯伯的话就对了,这样会让你更舒服喔!」惠枫的公公两手抓住婉君的脚踝,往外一分,婉君的两腿便被张开到极限。

    惠枫的公公眼睛死盯着的婉君可爱的嫩屄,粉红色的一道肉缝,因兴奋而流出的淫水沾湿了周围,双腿因为张开的关系,肉缝微微开了一条线,可以看到一部份的穴内肉壁,没有哪个男人看了不想干她一炮的。

    惠枫的公公出奇不意的将双手用力搓揉婉君的一双美乳,指尖轻夹着婉君的奶头,来回扭动玩着。

    婉君已气喘不已的声音:「伯父!不……不可以,阿裕知道会生气的……」但身体已不听使唤,配合着惠枫的公公的抚摸,自己已将手伸入自己的嫩屄抚摸着。

    惠枫的公公知道家里大现在没有其他人会听到他在做什么,就算婉君大声的淫叫也没人会听到,接着便将婉君的乳房含进嘴内,用力吸啜,舌尖舔动挑逗着美少女的乳头,直至婉君的乳头在惠枫的公公的嘴内硬挺起来,口水流的整个乳房都是。

    此时婉君的性欲已被惠枫的公公所挑起,双腿已门户大开,惠枫的公公不用费力分开诱人的美腿,并以食中二指,轻经拨开婉君的两片诱人阴唇,「阿裕这笨小子,这么好的辣媚也不懂得干,要是让别人抢先干了多可惜;也好,让老爸先帮儿子你干一干,以后要插骚媳妇婉君的嫩屄就会柔顺得多了。」惠枫的公公把婉君的躯体,用他的啤酒肚压在床上,以双脚顶开婉君的大腿,硬涨的龟头正好在婉君的阴唇上。婉君平滑的小腹朝天,香肩被惠枫的公公以双手紧紧抓着,对准穴口,惠枫的公公很顺利的将鸡巴插进婉君的穴内,采用进三退二的绝招。

    婉君感到下体传来阵阵的苏麻,「啊!不行……伯父,快停下来,不要……」一阵苏麻过后,婉君此时只感到惠枫的公公的鸡巴不断进出着自己的阴道,舒服的插进自己穴内,令婉君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和婉君完全不同的是,惠枫的公公此刻正享受着这种鸡巴被嫩屄紧紧包住的感觉。

    惠枫的公公在婉君的阴道内狂插猛顶数十下,直至巨大的鸡巴完全插进婉君又紧又小的阴道内,这才放开少女的香肩,改为抓住婉君一双丰满的乳房,以奶子作施力点,展开鸡巴干穴的活塞运动。

    婉君的乳房被惠枫的公公的指掌揉捏得几乎扭曲变形,奶子上留下了惠枫的公公的手指抓痕。

    惠枫的公公肥胖的身躯完全地压在婉君纤弱的身上,吸啜着少女的耳垂,刺激着婉君的思春之情。婉君感到自己的阴道不由自主地把色公公的鸡巴夹得更紧,穴内的肉壁不断地吸啜着男人的鸡巴,色公公兴奋的一下一下来回地套弄着。

    婉君感到阵阵灼热的淫汁由自己的穴心喷射而出,洒落在色公公的龟头上,阴道大幅收缩挤压,婉君终於高潮。

    色公公放缓鸡巴的抽插动作,享受着婉君阴道内的挤压,以龟头来回磨擦着婉君的穴心。待婉君情绪稍为平息,便再次重复猛烈的活塞运动,又干了婉君一百多下,惠枫的公公将婉君越抱越紧,鸡巴进进出出的插进婉君的穴内深处,直至龟头顶到婉君的子宫,便将积压已久的白色精液,全数「咻」射进婉君的阴道内。

    婉君想起自己正好是在危险期,於是拚命的扭动身体挣扎:「伯父!不……行,不行射在里面,我在危险期……」可是惠枫的公公干的正爽,紧紧把婉君抱住,一波一波的精液,源源不绝的射进婉君的阴道内。

    色公公抽出软化掉的阴茎,积聚在婉君阴道内的精液沿着阴道口流出体外,白色的精液顺着婉君的大腿滴在地上。

    不让婉君多休息,色公公再次将软化的阴茎插入婉君的嘴内,双手扶着婉君的头,便再次缓抽慢插起来。婉君感到自己嘴内的阴茎不断在涨大,色公公每一下抽插,几乎顶到婉君的喉咙深处,色公公要婉君用舌头舔弄着硬涨的龟头,婉君一下一下的舔着惠枫的公公伞状的巨大龟头。

    不过婉君生硬的口交,却带给色公公前所未有的高潮,虽然干过不少女人,但现在要想干到少女却是可遇不可求,惠枫的公公一阵快感后,浓稠的精液再次泄射而出。

    「要全部吞下去!」惠枫的公公再度出声,随即精液涨满了婉君的樱桃小嘴,婉君吞下射进嘴内的精液。

    婉君「咳」了一声,乖顺的把浓稠的精液全吞了下去,嘴角溢出了一丝丝。

    婉君微微低头,伸舌先舔净唇边残留的精液,再仔细地把色公公的鸡巴舔得一乾二净。

    婉君这妞真是太辣太正点了,射了两次的色公公还是意犹未尽,将鸡巴抽出婉君的嘴中,准备再来个奶炮。以婉君一双高耸丰满的乳房,紧紧夹着自己已软化掉的鸡巴,惠枫的公公用力将婉君的乳房紧紧挤出一条乳沟,鸡巴便在婉君的乳沟中来回抽插起来。以像要捏爆婉君双乳的巨大力量紧紧揉搓着,快速的来回抽插一百多下,令婉君雪白嫩滑的奶子被磨得一片通红。

    「不要停!用力点……不行,你不能这样!喔喔……好舒服喔!再用力点……不行了,我要死了……」婉君像失了魂不禁大喊出声,反正干都被干了。

    惠枫的公公在高潮的瞬间,再次将鸡巴对准婉君的美丽的脸庞,喷射而出的精液像水柱般打在婉君的脸上,喷得婉君的嘴唇、鼻子、眼睛及面颊上都是。

    今天先后射了三发,惠枫的公公的欲望终於得到了充足的发泄。哇靠!这美媚真骚透的!要是能每天能干她,一定是前世修来的福气。

    「阿裕马上就娶你当老婆,以后就住家里,顺道让公公我也打打炮!」惠枫的公公满足的说着。

    接着是大媳妇,老大十岁的儿子维维,一直就和爷爷奶奶睡,由於老大工厂需加班,需回工厂加班,大媳妇静梅就只好独自睡隔壁另一间房。

    林静梅,28岁,胡家大媳妇,164公分高,35D。24。35,人长得很漂亮,是个十分让人垂涎的护士,穿起护士服,凹凸有致,常让住院的男病人鸡巴一直顶着帐篷直到处院。由於静梅学的是营养,所以即使生了一个儿子,身材还是很棒。色公公觊觎静梅很久了,要不是有公公媳妇的关系存在,他早就下手好好干她一炮。

    老大十岁的儿子维维,一直就和爷爷奶奶睡,由於老大工厂需加班,需回工厂加班,大媳妇静梅就只好独自睡隔壁另一间房。

    今天是个好时机,静梅进了房间更衣室准备换衣服上班,但房门未关好,引来色公公的注意,他看四周没人,带着些许色意就往静梅房内走去,并将房门锁住。

    突然听见房门把稍微动了一下,色公公下意识的躲到靠近房门三、四步的柜子里,等着看静梅何时出来。

    没多久,门徐徐打开,一双白皙修长的玉腿踏出更衣室,静梅全身精光,光滑的胴体、雪白的肌肤、纤腰丰臀,身材极好,娇嫩如嫩笋般的乳尖在饱涨微红的丰满乳峰上,更令人垂涎三尺。静梅是出来拿乳液的,上班的地方是医院,都是中央空调,皮肤如意乾燥,她觉得擦完乳液才能让她的皮肤一直保持雪白滑嫩。

    色公公躲在暗处,目不转睛的盯着静梅,瞧见静梅酥胸前的嫩白奶子随她的娇躯左右晃动,乳峰尖上粉红色的奶头若隐若现,色公公不由的看傻了眼。乳液在静梅的身滑动,静梅用手将乳液平均的在身上擦着,当她抹向那坚挺的乳房时,静梅好像是在享受男人的爱抚般,抚摸着她的胸部,并开始挑逗自己的乳头,右手这时慢慢的向下擦着乳液,并在她那白皙修长的玉腿间由走着,渐渐地传出断断续续的淫秽呻吟声,色公公只见静梅半倚半坐地靠在床上,紧闭双眼,双腿分开,食中两指插进自己湿漉漉的阴户内抠弄着,她脸上泛红,嘴里「咿!咿……呀!呀……」静梅此时好似进入了忘我的状态,连色公公推开柜子的门,站立在她的跟前也浑然不知。

    静梅长得楚楚动人,一对高挺的奶子,丰腴的臀部,看她发狂的弄着红润的阴唇,一抽一插将阴核和小阴唇带进带出的。静梅的乳头真美,像樱桃似的,随着手指的抽插嫩屄,两个微红的乳头翘翘地,在一跳一跳地抖动着,彷佛在说来吸我啊!

    突然,静梅将双腿张开,淫水随着手指的抽插不断向外流出,滴在床上的床单上。色公公看得全身血脉贲张,脸上火热热的,像是要脑充血似的,忍不住欲火高升,色公公不自主的将衣裤脱光,无法控制的紧抱住静梅,凑上嘴去吸吮静梅的奶头。

    静梅突然受到攻击,一时惊吓得欲火减了大半,张开眼睛看见是一个肥胖的男人赤裸裸地压在自己身上,大喊道:「哎呀!你是谁?」「静梅,是公公我啊!我看你倚在床上用手指抽插嫩穴,我看得很难过,是不是阿祥不能满足你?我忍不住了,让我干一次吧!」色公公色欲薰心的说道。

    一面说一面双手揉捏静梅一对水蜜桃般的奶子,嘴也吻在静梅的玉唇上,舌尖不断探索。静梅扭了扭身子,不停抵抗,嘴里说道:「爸!怎么可以,不要嘛!

    维维和婆婆就在隔壁房间,会听到的。不要嘛!」「所以罗!静梅,怕被听到,你就好好让我打一炮吧!免得婆婆待会带着小孙子维维过来,说你色诱公公,不守妇道。况且从你进门的第一天,我一见你就惊为天人,一直想找机会,好好跟你爱爱一番。」色公公手里揉着静梅的奶子满足的说。

    色公公的嘴唇不停地吻着,由静梅的香唇移到耳根,又移向乳尖,阵阵的热气,使静梅的全身抖了抖,色公公火热的手掌接着按在静梅的屁股上,嘴移向她小腹的下方。静梅全身抖得更厉害,由於害怕婆婆发现,静梅不敢出声,打算这次就当是梦魇一场,咬咬牙就过去。

    色公公要静梅蹲下,鸡巴刚好竖在她的面前,粗大的肥屌雄伟地耸立在离静梅三寸不到的面前。色公公要静梅帮他口交,静梅不肯,色公公便威胁要大叫,让大家来看这个荡妇,静梅受迫,只好勉为其难的抓住鸡巴吻了一下,又爱又怕的说道:「爸!唉哟,你的东西怎么这样粗大?」色公公得意的笑笑。

    静梅把色公公的龟头猛吸猛吮,色公公觉得很舒服,便将鸡巴在她嘴里抽送几下,塞得静梅「咿咿!哦哦!」直叫。

    接着色公公要静梅坐在床边,不安份的手沿着静梅的大腿往上直按摩着,慢慢把静梅的小腿一托,两条大腿就自然而然的张开,静梅的阴唇张得很开,阴户粉红一片,黑色的阴毛卷曲在一起很美,嫩屄真的很美。

    「静梅,你生了维维,嫩穴还是这么紧,淫水还是这么多,育祥娶了你真幸福!」色公公高兴的用龟头不断磨擦着静梅的阴唇,将龟头在她湿湿的穴口四周盘转,火热的龟头弄得静梅欲火难奈,乾脆把整个阴户挺起,用自己白嫩的玉手迫不及待地握着色公公的黑色鸡巴塞进粉红色的阴唇里,龟头被阴唇含了进去。
相关标签: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