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明山别墅蹂躏经历

    阳明山的山腰别墅是远近闻名的,入住的都是非富即贵,而阳明山最好的一幢别墅,却是一个年轻人—文东的。文东每天下午都很喜欢坐在别墅近海的地方,看着海面发呆。这天同样的,文东也坐在这儿的时候,门被敲响了。进来的是一个美艳的女人。穿着一身低领口分叉的旗袍,丰满的胸乳展示着傲人的乳沟。下摆的旗袍开衩到胯部,似乎一点风吹草动便可以看见那神秘的地方。

    「少爷,食物带来了。」女人走到了文东的面前,任由文东抚摸着她的乳房,恭敬地说道。

    「哦,知道了,让他们带进来好了。」文东用力捏了下她的乳头,女人的脸上闪现出一丝痛苦,但是随即欣喜的表情又满布在她的脸上。对着对讲机说了几句话后,女人温柔的跪了下来,拉下了文东的拉链。刚要将文东的肉棒掏出来的时候,一记耳光突然甩到女人的脸上。

    「谁让你动了?我有说要赏赐你么?」文东懒懒地说道。

    女人脸色大变,颤声道:「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我只是……只是以为……」

    「你以为什么?你只是玩具,连食物都不如的玩具啊……」文东一脚蹬在女人的肚子上,将女人踹了出去。女人挣扎着爬了起来,慢慢的爬了过来。「是,我是玩具……请主人玩弄……」说着,俯下身去,将上衣解开,两支丰满的乳房跳了出来,还不停的晃动着。文东很喜欢玩弄巨乳的女人,所以,如何增大女人的乳房到一个夸张的地步文东研究得非常透彻。女人的乳房上布满了隐隐约约的青筋,乳头也因为注射了过多的激素而垂了下来,上面的出奶孔非常的明显。

    「整天这样挺着两个大奶子一定很累吧?」文东温柔的说道,但是手却毫不留情的用塑料夹子夹住了奶头。整个奶头被夹得扁扁的,女人痛苦的龇牙咧嘴,但是文东却还用手不断的上下拨弄着夹子,增加她的痛苦。每次夹子的晃动,女人都感觉乳头好像要掉了下来,但是没多久,一阵阵的痛楚达到了一个顶峰,感觉开始变得麻木了。

    「帮你减轻一下份量好了,还不快感谢我!」文东笑眯眯的说道,一边将脚伸入女人的旗袍下。

    「是……谢谢……谢谢主人的恩赐……」女人艰难的发出道谢声,同时脸上挤出难堪的笑容。旗袍下文东的脚背紧紧地贴住女人泥泞的下体,然后慢慢的滑动着,女人乖乖的张开双腿跪坐在文东的脚背上。

    「下面已经这么湿了阿,来,让我看看……」文东轻声地说道,但是被殴打过的女人根本不敢有反抗的心理,只能将旗袍撩到腰部以上,大腿分开将下体完全展现在文东面前。黑色的阴唇由于被刺激而兴奋的分开着,里面不停的分泌着粘液,似乎随时做好了被干的准备,而文东脚趾邪恶的顶在那充血勃起的阴蒂上,不停的打转。女人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似乎很难受的样子,身子也在不停的扭动着,但是下体却不敢有丝毫的躲闪,甚至有些迎合这文东脚趾的玩弄。

    随着脚趾的玩弄,下体的水流也越来越多了,而就在女人几乎要达到高潮的时候,门被推开了。

    两个面无表情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这是两个欧洲人,身材相当的高大,三十多岁,给人的感觉就是彪悍,身上的肌肉成块状的凸起着,而紧身的汗衫完美地展现了这一点,而草绿色的军裤和高级步兵靴则显示了他们的出身。因为一般的退役军人是没有办法弄到这样内部的装备的。这种装备只有特种兵才有。他们的身后拖着两条拇指粗细的锁链,而锁链的后面,是两个不着寸缕,眼神有些迷茫,口角还有白色不明物体的女孩,看上去只有初中二年级的样子。锁链紧紧地在乳房上围绕了两个八字后,镶在女孩的下体,紧紧地凹了进去,而在女孩清秀的面容上除了麻木以外看不见一丝痛苦。乳房被铁链缠绕的鼓鼓胀胀的,似乎轻轻一捏里面的奶水就会溅射出来。

    「似乎被玩弄得很彻底阿……」文东用手指慢慢得抬起了女孩的脸,仔细欣赏她的容貌。女孩子清纯的的脸上似乎还有白色的痕迹遗留,应该是刚才被颜射了,混合着麻木的表情却也是别有一番风情。「怎么样,这几天还玩得开心么?

    我们的清纯玉女少涵小姐?「女孩听见这话突然脸上抽搐了一下。当然,这个女孩子就是前段时间名满全球的清纯玉女裘少涵,号称是从来不拍床戏吻戏的玉女明星。可惜名声传到文东耳朵里,文东略微耍了一点手段就让影视公司乖乖的将16岁的小美女送了来。文东让手下验证了一下处女的真实性,然后送来当了食物。

    文东并不喜欢强暴那些女孩子,他只喜欢那些为了某些事情而不得不屈服于他的人,不管是那个明星还是那些特种部队的人。

    裘少涵本来是被公司派来拍广告的,但是一到这儿才知道受骗上当,想回去已经来不及了,通讯工具全部被没收后经历了两天不停的玩弄,还被注射了不知名的药物,除了处女还有被破以外,基本上女性能够取悦男人的地方都被享受过了,起初还反抗,但是被彻底的调教后,除了乖乖的讨好男人以外已经没有其他想法了。

    「屁股已经被玩弄的有快感了吧?」文东肆意的抚摸着少涵丰满的臀部。

    「有没有被电击过?」少涵浑身一阵颤抖,那种混合强烈快感的痛苦,自己隐秘的地方在男人的注视下排泄的羞辱,最后被完全插入的满足,自己还不断地迎合无数肉棒的媚态深深地让女孩不知所措。

    「请主人享用……」这么多天,少涵唯一牢牢记住的这句话,冲口而出。她知道她是作为男人的食物,但是却不知道男人会怎么享用她。当文东粗大的肉棒弹出在她的面前的时候,她终于知道,自己保持了16年的贞操将会在今天失去。

    文东拉住她的头发,将她按向自己的下体,少涵明白男人的意思,乖乖的开始了她做了无数次的事情。当樱桃小口包容了巨大的龟头的时候,少涵便知道无法进行更进一步的吞吐了,因为仅仅是吞入的龟头便已经紧紧的顶在了她的喉咙上了。

    虽然为很多男人进行过口舌服务,但是如此粗大的巨棍还是第一次碰到,想象一下即使自己已经被玩烂了的肛门,如果被插入的后果也肯定是要裂开的吧……更不要说是没有经过开发的处女地了……少涵努力的吞食着,那张宛如瓷娃娃般的美丽脸庞被憋得通红,嘴巴已经张开到最大的程度了,却再也无法吞下一寸男人的巨物了。那个男人也没有像以前的那些畜牲一样挺动下体,让自己稍微好过一点,但是那根肉棒传来的气息却让自己的处女地感觉痒痒的,一股股的热流不断地从那个地方流出,沿着大腿滴向地面……「阿……已经湿了阿……」文东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少涵大腿中间那块光滑的嫩肉,现在变得又热又湿,那两片肉唇也微微的张开着,仿佛期待着男人的进入。

    「这样不能完全吞入的话是不是会觉得很难过呢……让我帮你一下吧……」唇边闪过一丝虐笑,文东抚摸在女孩脑后的手掌突然用力,肉棒也同时向前一挺,终于感觉到进入了一个更加狭窄并且蠕动的地方了。少涵的喉咙鼓起了一大块,脸色也突然变得惨白,由于气管被压迫而导致的呼吸困难使得她不断地发出嗬嗬的声音,像在求饶又像在挣扎。失神的眼球失去了那灵动的美丽,变得惨淡无光,却还是在承受着那根巨物的侵入,被反绑在后面的双手不断地挣扎连带着硕大的乳房也在文东的腿上不断地摩擦着。文东渐渐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少涵喉咙的鼓起不断地上下移动着,连咳嗽声都无法顺利地发出,眼泪不受控的从眼角流下,混合着鼻涕绕到嘴角,然后从大张的小嘴内流出的白色唾液也布满了阴茎。少女的眼中满是哀求的神色,但却让文东更起暴虐的兴趣,他放开了箍在女孩头部的手,双手伸入少涵的胸部,握住那对因为捆绑而更加突出的乳房,用力的捏下。

    惨叫被卡在喉咙中,只能隐约听到呜呜的求饶声,而湿热的液体一下子染满了文东的手掌。「乳汁还蛮多的阿……」文东不断地挺动肉棒,一边赞叹道。

    「是的,少爷。我们给她用了博士新出的催乳剂,也帮她的乳头做了通乳手术……啊,少爷不用担心乳房的乳汁挤完,如果她的乳房瘪下去的话,只要将她的乳头扎起来,然后拼命按摩就会立刻让她重新充满乳汁……」刘成笑嘻嘻地在门口说道。「当然了……每次重新催乳都会让这个婊子情欲高涨,她会一边哭着一边哀求男人的进入,而且就算是蜜穴无法得到满足,仅仅是菊洞的插入也会让她不断达到高潮而产生潮喷的现象呢……」

    「为什么每次在我进食的时候你都会不声不响的出现呢……真是打扰情绪阿……」文东有点头痛的按住太阳穴。这个家伙只要一出现,自己就不能直接的提枪上马了……这个家伙总有一堆的理由来说服自己。

    「我只是想让少爷更全面的了解食物的特性,更愉快地进行进食而已……」刘成走了进来,挥了挥手。两个强壮的男人抬着一张类似茶几的东西走了进来。

    真皮的光泽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而特地安装在两侧的扶手也带有茸茸的貂皮。

    「这是欢乐椅,我专门从法国定做回来的。」佣兵们在刘成的示意下将欢乐椅放在少涵的身下,并且在文东插入喉咙的情况下将少涵强行翻了个身。喉咙强行的转动让少涵疼痛的同时也带给了文东强烈的刺激,并且在转动后头部艰难的调整在稍微舒服一点的位置接受文东的抽插,还要保持不知道多长的时间,这个认知让少涵的额头不停地冒出细汗。

    身体被摆放在真皮柔软的护垫上,小腿却被搁到欢乐椅毛茸茸的护手上。只听喀哒声轻响,膝盖以下一寸的地方已经被温柔而强硬的箍了起来。又要被玩弄下体了……屁股又露出了啊……少涵悲哀的想到,被男人们轮奸的那些天已经让少涵习惯性地作出了被轮奸的准备。又是玩弄肛门么……为什么不夺走我的处女呢……小穴好痒哦……想到这儿,少涵觉得自己真的开始习惯作为玩具的生活了……

    文东停止了抽插,但是依然将肉棒停留在女人的喉咙内,不深入也不拔出,只是饶有兴趣地看着刘成的表演。「放心,我知道你的习惯,不会破坏你进食的欲望的。」刘成走到少涵的下体前,解开了女人下体的绳索。

    一股积蓄已久的爱液随着绳索的离去而喷发出来,少涵的身体也像突然解脱了似的向上高高挺了起来。好象一朵突然绽放的野玫瑰的艳丽画面展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所谓的潮吹么……」文东抽出了深入少女喉咙的肉棒,肉棒似乎很不满意的跳动了几下,依然勃起着。站立身躯重新又坐回到了身后的椅子上,招了招手,一边站立的女人乖巧的依偎了过去,柔软的身子紧紧的靠在文东的身上,让文东能够以最舒适的状态抚摸乳房。文东满意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又看着少涵一边不断咳嗽,一边颤栗着身体。

    少涵知道自己最隐秘的部位已经暴露在这个所谓的少爷的面前了,完全的,没有一丝的保留。那朵还没有盛开绽放的玫瑰被少爷肆无忌惮的目光打量着,下体的毛发都已经被提前剃掉了,紧闭的缝隙中的点点水珠肯定也无法逃脱少爷的目光,还有那已经无法完全收缩的菊洞,老是违背自己的意愿在男人面前不停的收缩着,似乎在诱惑男根的进入,即使自己已经用尽了全力。

    「真是美丽的陷阱呢……」经过绳索的摩擦,处女粉红色的阴唇已经变得充血通红了,但似乎还在坚持着什么一样紧紧闭合着,但是耻骨上方的阴蒂却完全脱离了包皮骄傲的勃起着。「果然是非常不错的洞穴啊……」刘成啧啧赞叹着,用两根手指分开了两片紧闭的阴唇,仔细观看着肉壁颜色和内部的那层珍贵的处女膜,然后不断地在外面的肉壁上不断的上下滑动。

    今天就要失去了……那样珍藏了16年的东西……就在不久前还拒绝了男友的触摸……今天就被肆意的玩弄……早知道还不如给了那个所谓爱她的男人……眼泪轻轻的从少涵的眼角滑落,悄悄的滴入她因为忍不住挑逗而发出呻吟的口中,和刚才男人的肉棒异味混合,这样的味道居然让她下体冲下了一股股的热流……刘成的手指突然深深地进入了少涵突起的肛洞,很干净,没有粪便的触感,显然被提前做好了准备。手指粗鲁而快速的抽动着,刘成控制着轻重,只有让肛门细嫩的肉壁习惯被抽插得感觉,等下才能更好地进行下一步。被刘成分开的肉洞口并没有合拢的意思,两片穴口的嫩肉随着手指在肛洞的出入而晃动着,不断的有滴滴的爱液飞溅而出。

    很显然的,少涵开始适应了这样程度的抽动,甚至开始不断的挺起下体配合手指的抽动。粉红色的密穴不断地张开并散发出一种淫糜地味道。嘴唇微微的张开,勾人心弦的呻吟不断地从红润的嘴唇传出来:「主人……求求你……给我啊……」

    娇嫩的身躯不断的颤动,带给我一种奇怪的感觉,身体里面的一些东西突然之间被点燃了。我伸手握住那丰满的乳房,随着乳房在我手掌中变形,我一点点的感觉那两个肉球中似乎有些什么东西开始膨胀了起来。

    「这样就差不多了,」刘成注意着女体的变化,撤出了正在蹂躏后庭的手指,将根粗大的不象话的带颗粒的按摩棒慢慢的塞入她的后庭。

    「这根东西仅仅只能增加她的痛苦,嗯,或许是快感也说不定……有什么用呢?」我好奇地看着刘成的动作。

    「欢喜八合经中采阴篇曾言道,处子之体应遍拷而交,则易矣。你也应该知道吧?」刘成笑嘻嘻地转动着按摩棒,完全不理会少涵痛苦的呻吟,「何况此女是天生阴体,对你的功法可是相当有利的。否则我怎么会这么久才让她过来?」「哦?希望可以有所帮助……否则的话,那些老头子又要啰里八嗦了。」我的肉棒已经开始变得气宇轩昂,而且颜色也慢慢的变深了。刚才用嘴为他服务的时候可没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呢,好可怕……少涵默默地想到。屁股好痛,等下这个东西又要开始进入我的身体,一定会被弄坏的。

    刘成似乎能够看穿少涵的想法,笑嘻嘻地对她说道:「不用怕,不会有事的,只是有一点点痛苦,之后你就会彻底的臣服于这个男人,心甘情愿地做他的奴隶。」我挺着肉棒,将它扶到女孩子娇嫩的花蕾上,慢慢地开始上下摩擦,用她忍不住流出来的爱夜不断地滋润着紫红色的龟头。刘成退了开去,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好像控制器一样的东西。

    随着我腰部的用力,肉棒恶狠狠地插入了少涵的下体。随着少女的惨叫,我顿时感到肉棒突破了一道隔膜,很轻易地挤开了从未开垦过的内腔,直到顶到了底,我才停了下来。

    还有大约一半的肉茎露在外面,她的肉腔无法完全包容这个男人的肉棒,真是太可怕了,如果他再用力的话一定会顶入子宫,然后不断的折磨我的生命源泉,以增加他的快乐……好痛苦,那种撕裂性的痛苦比肛门被开发还要痛苦得多。我会死掉的。少涵一边痛苦得大叫,一边心想。如果不是被固定在那个奇怪的东西上,她一定会拼命反抗的。

    我感觉到一丝丝的清流不断地融入自己的身体,在丹田附近沉淀了下来,继而又开始慢慢地旋转,似乎在不断地凝结、净化、提炼。我很享受这样的感觉,它让我感到飘飘欲仙。难怪有这么多人自古以来喜欢采阴补阳。那种快感似乎比性交本身更快乐。

    直到那股清流慢慢的变得微不可查,我才开始了尽情地抽插。肉棒快速地摩擦着女孩子——恩,应该叫女人了——的温柔紧密的腔壁,相信如果不是那一股股的混合着血水的爱液润滑的话,她的肉腔早就被磨破了。

    由于我的粗暴动作,血液沾满了棒身,少涵的惨叫开始渐渐的弱了下去,我扶着温暖柔润的女体,每次都只是顶到宫颈。即便是这样,她的阴唇也随着我每次的插入抽出而陷入、拉出。

    少涵的身体软软的开始不着力了起来,似乎被我抽光了浑身的力气,浑身轻飘飘的感觉让她几乎以为自己死掉了。要不是下体和后庭的抽动、振动以及旋转不断地刺激她的话,她估计连呻吟都发不出来了。就这样……会死掉的吧……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好痛……好大……似乎什么东西……生命力……慢慢的没有了……就这样……死掉的话……应该也算是幸福吧……已经没什么在意的了……来生……不要那么美丽就好了……「喂喂……再这样干下去会死掉的!!」刘成不满的大叫道,「真吃不消你,居然又厉害了啊!」他示意我暂时停下来。

    天哪!这种时候怎么可能停的下来!

    我恨恨的看着这个捣乱的家伙,强行压抑住快感,让自己停了下来。看他有什么话说,如果没有什么能够让我享受更激烈的快感的话……我会杀了他!我一点都不犹豫地想到。

    「不要用那么强烈的目光注视着我,我会不好意思的。」刘成依然嬉皮笑脸,「等下你不要动,尝试一下处女荡妇的味道,嘿嘿!!」刘成上前解开了少涵的束缚,让我躺了下来,少涵气喘吁吁地伏在了我的身上。然后,按下了控制器的按钮。

    「嗡嗡」声响起,少涵身体内的某一处突然被点燃,整个人似乎疯了一样坐直了在我的肉棒上,用力往下坐。一坐到底。肉棒艰难而又坚决地突过了宫颈,深入了子宫。被那个小小的地方紧紧地包了起来。

    「啊啊……不……啊啊……」无意义的呻吟不断地飘了出来,带着沙哑和走音,似乎是用尽全身力量并发出的、更像是惨叫的声音。我感觉龟头似乎卡住了一样,每次的起落似乎都带有一点麻麻的感觉。

    如果从后面观看的话,可以发现透明按摩棒的中心点几秒就发出一闪的蓝色光芒。刘成淫笑着说:「怎么样?舒服吧?不断地电击刺激后庭的腔壁,以达到麻木肉体感觉的效果,让女人即使被刺穿子宫也感觉不到太大的痛苦。

    何况用药物强化完善过体质的女人。加上旋转时不断分泌着的药物刺激女性荷尔蒙大量分泌,她只会做出让男人不断深入的动作。「的确是如此,我感觉到那被龟头卡住的子宫似乎不断地要求男人的撞击,并且从那个女性最神圣的地方传来的一股股的热流不断地从龟头流入到我的身体,即使不用吸取,也会自动给予。「果然是纯阴女体啊……好多的力量……真舒服……」我一边享受着,一边喃喃自语。少涵的下体不断地涌出大量的透明爱液,每隔几分钟便浑身颤抖着喷射出一阵阵的水流,以表示自己达到了高潮。「话说回来,这样的话这个玩具会坏掉的吧?」我转头问刘成。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心了?以前吃完了不都是我帮你抹嘴的?」刘成打趣道。「放心啦,到时候帮她做下改造就好了。人体的生命力可是很强的,尤其是女体。」听到这样的回答我也就安心了,随着她的上下起伏用力挺动着凶器进攻,即使已经顶到了子宫的极限……
相关标签: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