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戏吻胸大尺度娇喘 软妹 娇喘声

夜如烟眉头一动,没想到她隐藏的这么好的,还是被发现了,一个闪身从树林内走出来。

  韩若雪一直观察的周围的一动一动,当她看到不远处有人走来,忙提高了警惕,露出一副随时都要出手的架势。可是,她看到走出来的人是夜如烟后,微微一怔,道:“怎么是你,你为何出现在这里?”

  话落,韩若雪想到了什么,道:“你是来找陆洋的?”

  夜如烟点点头,想到陆洋的死和她有关系,有些内疚道:“你来这里也是为了他?”

  “废话!”韩若雪看向夜如烟的眼神就好像在看一个白痴,提醒道,“我是他的女人,当然是来找他了,难道你也爱上了我夫君,想要找她谈心,抑或是以身相许……”

  “我才没那些时间呢!”夜如烟一听到这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她真想知道韩若雪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为何整天都说这些毫无意义的话?

  韩若雪想到陆洋正在和陆涛打斗,也没时间说废话,忙问道:“对了,你看到我夫君了吗?他在什么地方?”

  “看到了……”夜如烟刚想说陆洋的情况,却被韩若雪打断了。

  韩若雪一个箭步来到她的身前,道:“他怎么样了,有没有杀死那混蛋。”说完,又想到了什么,不解道:“不对啊!你既然看到了我夫君,应该和他在一起才对,难道……”她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神色也变得紧张起来。

  夜如烟没有隐瞒,何况这事也隐瞒不了,道:“陆洋他……他死了……”

  “什么?”韩若雪只觉得脑中嗡的一声,天旋地转。她知道陆洋厉害,就算杀不死陆涛也可以全身而退,怎么会死?

  韩若雪一脸不信,激动道:“你骗人,我夫君他怎么可能被杀?”

  “我骗你做什么。”夜如烟道,“这事瞒得了一时,也瞒不了一世,如果我真的骗了你,用不了多久你就会知道。”

  韩若雪想想也有道理,虽然她不喜欢夜如烟,可对方没必要骗她,忙问道:“那你告诉我,我夫君怎么死的?”

  夜如烟想到陆洋跳入悬崖的一幕,心里更为内疚,她深吸一口凉气,道:“我赶去的时候已经晚了,当时我看到陆洋全身是血,然后一个跃身跳入了悬崖中……”接着,她将当时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遍。

  韩若雪愣住了,她无法相信会是这样一个结果,怔怔道:“你,你说的都是真的?”

  夜如烟点点头,嘴巴动了几下,似乎想要劝韩若雪,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须臾,韩若雪笑了,她的笑容是那么的冰冷,森然道:“陆涛,你竟然敢杀死我夫君,我不会放过你的……”说着,她突然看向夜如烟,一字一顿道:“陆洋死了以后,你应该看到陆涛了,他在什么地方?”

  “如果我猜的不错,他已经回城了。”夜如烟猜测道。

  “回城了?”韩若雪眉头一紧,质问道,“当时你为何不杀了他?”

  夜如烟顿时不乐意了,她也来了脾气,冷笑一声,道:“韩若雪,我可以体会你现在的心情,可你有没有想过,我现在的身份?我和陆洋之间连好朋友都算不上了,就算是好朋友又如何?难道我要为了一个朋友,去得罪强大的陆家?”

  “陆家很强大吗?”韩若雪不屑道,“你少和我说废话,只要告诉我,为何不杀陆涛就行了。”

  “我不想杀他,这个理由可以了吗?”夜如烟瞪了韩若雪一眼,不耐烦的说道。

  韩若雪笑了笑,轻咬下唇道:“好一个不想杀,既然你不想杀死那混蛋,我那就杀了你。”说着,她一摸手指上的乾坤戒,只流光一闪,一把仙剑悬浮在身后。旋即,她快速的掐动法决,低喝一声,“仙剑出鞘,挡我者死……”

  夜如烟愣了愣,显然没想到韩若雪说出手就出手,一边向后退去,一边问道:“韩若雪,你疯了吗?”

  “我没疯,陆涛该死,你也要死,谁让你看着我夫君死去,却不为她报仇?”韩若雪蛮不讲理的说出了这样的话,她和陆洋之间虽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夫妻,可是喊陆洋夫君久了,心里也萌生了一股淡淡的情愫。当她知道陆洋死后,心如刀绞般的难受,只想为陆洋报仇。

  只听哐当一声,仙剑出鞘,旋即在韩若雪的控制下,快如闪电一般向夜如烟飞去。

  夜如烟一个闪身,艰难的躲开了这一剑,冷声道:“冤有头,债有主,陆洋是被陆涛杀死的,你找我算帐是为何?”

  “我刚才说了,陆涛要死,你也该死。”韩若雪根本听不进这些话,她掐动法决的速度越来越快,只见剑影闪动,再次向夜如烟攻击而去。每一次攻击的路线,都是###夜如烟的胸膛,显然想要一击之下将夜如烟击杀。

  “你真的疯了。”夜如烟闪到一株苍天古树后面,道,“我没时间和你玩下去,你如果真的爱陆洋,还是想办法去悬崖下看看,最好能找到他的尸骨。如果你去晚了,他的尸体被豺狼野兽叼走,恐怕会死无全尸。”

  说完,夜如烟将轻功施展到极限,以惊人的速度向远方飞奔而去,转眼间便消失在漆黑的起夜幕中。

  看到夜如烟离去的方向,韩若雪犹豫了,她手中多了一张符咒,符咒上书写着一个极为古朴的“风”字。这只一张风速符,如果将其贴在身上,飞奔的速度可以提升数倍,要是这个时候追击夜如烟,追上的可能性很大。

  可是,韩若雪想到夜如烟离开先说的话,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夜如烟该死,未必要现在去杀,反正夜如烟还在天龙书院内,短时间内不会离开。再说,就算夜如烟离开了又如何,完全可以去叶家将其击杀。

  反之,陆洋那边的情况就危急了,天知道万丈悬崖下是怎么样的情况,如果真的摔死,来到一群豺狼野兽,陆洋很的会尸骨无存。

  这些念头在脑海红一闪而过,韩若雪冷哼一声,最终放弃了追杀夜如烟,脚下一个踏步,向正前方飞去。为了确定夜如烟刚才前来的方向,她一边观察着周围的落叶,寻找着淡淡的痕迹,一路追踪到万丈悬崖前。

  来到悬崖边,一阵寒风吹来,韩若雪打了一个寒颤,她看着脚下的悬崖,看着地面上的血迹,可以想想陆洋临死前受了多么重的伤。韩若雪的心里更加痛了,撕心裂肺一般,眼眶在不知不觉的湿润了,泪水夺眶而出,瞬间淹没了她的世界。

  晶莹的泪珠划过脸颊,落在地上,溅起斑驳的泪花。

  “陆洋,你给我出来,给我回来……”韩若雪哽咽大声喊道,可是周围静悄悄的,除了她的回音外,什么也听不到。

  不知道过了多久,韩若雪哭累了,她深吸一口凉气,紧握拳头道:“陆洋,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弃尸荒野,一定会帮你安葬。”说话间,天空也泛起了鱼肚白,可见她在这里站了多久,哭了多久。

  天空逐渐亮起,新的一天又开始了,韩若雪观察起周围的地形,很快便发现对面的一个山头可以走到悬崖下。韩若雪犹豫了一下,一咬牙,掐动起一道法决,这道法决冗长而又复杂,她掐动起来十分吃力,大约用了半个时辰才掐动结束。

  这个时候,韩若雪的额头上满是豆大的汗珠,她的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可见强行掐动还没有完全掌握的仙家法术,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不过,韩若雪的嘴角却勾勒出淡淡的笑容,她低喝一声,厉声道:“仙剑听令,御空飞行……

  如果有修士在这里,一定会瞪大眼睛,韩若雪一个玄阶修士,竟然能施展只有仙人才能修炼的御空术。要知道,御空术也御剑术虽然只差了一个字,法术却截然不同,御剑术只能控制飞剑,修炼起来要求不是很高,只要有修炼的法决,有一定的天赋,一般情况下都能修炼成功。

  御空术完全不同,这是一道只有修士才能修炼的神通,而且要一定的修为,体内的灵力还不能太弱,否则的话,即使修炼成功了,也无法成功的御剑飞行。无论如何,韩若雪既然掐动完了全部的法决,可年她确定有秘法修炼成功了,但她能否飞行,没有人知道。

  五尺长的飞剑悬浮在身前,发出嗡嗡的声响,韩若雪想都不想,一个飞跃落在仙剑上。因为第一次御剑飞行,韩若雪在力度上没有把握上,双脚刚落在剑身上,还没站稳,仙剑便剧烈的晃动起来,随时都要连她一起掉落在地上。

  一般情况下,这个时候都会选择掉下来,从新掐动法决,可是韩若雪没有这么做,她没有时间,也没有足够的真力再掐一次法决。故而,韩若雪做了一个大胆而有疯狂的决定,她强行控制飞剑凌空飞去,直上九天云霄。

  这么做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一个不慎,便会从半空掉下,除了强大的修仙者可以存活外,修为一般的修士轻则重伤,重则当场死亡。韩若雪还不是修士,她只有玄阶修为,如果落下飞剑,必死无疑。

  韩若雪早已把生死抛到了脑后,便看到整天嘻嘻哈哈,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一旦认真起来,可以不顾一切的去做一件事。这一点上,她就无法和夜如烟比了,夜如烟是冷静的女孩,即使发生再大的事,她不但不会###,而且会变得更加冷静,思忖完其中的利害关系才会做出决定。

  飞剑的速度很快,转眼间便飞刀百丈高空,可是剑身还在摇摇晃晃,随时都会动空中落下来。韩若雪急中生智,突然让身体放松,说也奇怪,仙剑晃动的频率缓慢了不少,逐渐被韩若雪所掌握。

  俗话说的好,乐极生悲,韩若雪见可以控制仙剑飞行了,顿时得意道:“小小仙剑,还难不倒本###……”

  可是下一刻,仙剑突然一歪,接着便听到尖叫声传来,一道身影从半空中落下。

相关标签: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