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为民工服务的妇人

    林秀芝刚走出到车站,总裁的替身前妻 为民工服务的妇人后边已经有两个年青人跟在了后边,她不经意地回头一看,就是打电话给她的那个年青的装修工,旁边的一个与她差不多年纪的小青年跟他在一起。她知道,他是来跟着她。

    这时,原定所要坐的去公园的车已经到了,总裁的替身前妻 为民工服务的妇人但上边装满了人,不远处交通岗附近一辆同线路的车停在了那里,看来是车坏了。林秀芝看了看,没想上,但这时那个装修工走到旁边小声音说:阿姨,上车,我们赶时间啊。”
但这也太挤了吧,上不了。”妈妈只敢小声的回答,我后来将相机开到最大声才听到一点。反正等一下我们就那么多人,时间过了我可不管,你自己看着办吧。”那个装修工说。

    林秀芝无奈地挤了上车,两个青年民工也跟着她从后门上了车,两个民工将她夹在了中间,她已找不到扶手了,这时,另一个民工将她的手拉着放到了他的裤裆上。妈妈有点惊恐地望着他,怎么这个人这么猖狂,在车上就……

    原来的那个民工借着车的摇晃靠近妇人,“阿姨,今天你好性感,搞得我现在就像将你就地正法。哈哈。”

    妈妈本来向着这边的脸又转了过来,并调整了身体的角度,因为她不想被别人看到,因为那个民工的手已从旗袍的开叉着摸进了她的下体。他的手指从后边摸进去,沿着屁股缝一点一点的摸进去,在妇人的大腿内侧感受着高档丝袜的顺滑感觉。妇人的大腿开始有点抖动,她的下体已经有点湿了,而她手上的感觉告诉她,如果那个男孩将她的肉棒插进她的下体,一定会到达她的花心。

    在过了一个站后,那个民工转到了妇人的后边,总裁的替身前妻 为民工服务的妇人 她只感觉到一条巨大的肉棒在她的股缝上摩擦着,手不时放到前边握捏着她的双乳。

    她现在不知是想车子快点还是想慢点,因为慢了在这两个年轻的合力下不知还能支持多久,快了就马上被那些可怕的民工上了。但车子还是很快地开到了目的地,妇人跟着两个民工慢慢地走到了一个偏僻的在建工地的工棚。

    说那是工棚,还已经抬举它了,因为那根本不是人住的,是个仓库,放着一些材料,里边的气味熏人,妇人一进去就按住了鼻子。里边的光线比较暗,当她慢慢适应了里边的光度,看清楚里边时不禁低吸了一口凉气,里边站着可能有七八个人,个个都用狼一样的目光看着她。

    因为走过来这里也有一段路。汗,已经从背上慢慢地流下来了,使得衣服更贴着身体,旗袍的剪裁使得妇人丰满的身段更可诱人,因为走过来时加快了脚步使得妇人喘气时胸部的那两团肉更是呼之欲出。

    原来那个年青民工,走了过来对着那班民工说:“怎样,如何,还可以吧?各位大哥,我没说大话吧?”边说边拉着妇人坐在了一张椅子上,他要妇人坐在他身上,他从后边抱着,并将妇人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一只手已经在从腋下穿过握着一个乳房,另一只手则插到妇人的裆部,妇人的双腿条件反射式的合并起来,民工立即在妇人耳边狠狠说:”想想后果,要想早点走就会做点。“

    说完将妇人的双腿搭在了前边的办公桌上,总裁的替身前妻 为民工服务的妇人旗袍的下摆已被民工拉起,看到了裆部。

    “这婊子没穿着内裤。”其中一个民工惊呼道。抱着妇人的民工的手指已点到那个位置,妇人的淫水在此车上已经开始流了,他在妇人的裆上抹了几下,放回妇人的口边要她吸进去,妇人无奈,只好将手指吸了进去。

    那些民工放出了惊呼,人全部都围了上来,这时抱着妇人的民工将妇人拉起来,他将妇人拉着要她趴在了桌上,他拉出了肉棒一下子就捅进了妇人的口中,因为趴着,一双巨乳在挤压得变形了,在吸了几下后,他拉着妇人的头发,妇人的眼光已开始迷离起来。

    “站着做什么,要上就来啊。”

    这时有五个人手中拿着票子,一递给那个民工,就马上冲了过去,他们还挺有默契的,他们将妇人抬到了办公桌上,两个人一人一边抱着妇人的腿,他们在上边不停地吸着,像吸毒一下,一个从后边抱着妇人不停地握弄着妇人的双乳,而另两人则同时在妇人的两边耳朵与脖子上做工夫,不停伸出舌头来舔,在妇人右边的男人已经将妇人旗袍的扣子解开,原来在下边的男人则将嘴放到妇人的裆部,在肉穴,大腿内侧不停地吻着。

    这时,后边的男人走开,而妇人后边没有的依托,向后一倒,头已经在办公桌外了,刚走的那个人立即走回上来,将肉棒一下子插进了妇倒吊着头的口中。

    这时,妇人的旗袍已经完全在挂在了腰部,妇人的超薄连裤袜的裆部位置已经被撕开,妇人的双腿搭在了男人的背上男人在的舌头在妇人的下体处插动着。

    陷在乳沟当中的银链子在微弱的灯光下反着妖异的光,吊带胸围只有一个小小的三角形,将妇人的乳头包着。

    两个男人狼一样扑上去,将罩杯拉过一边,一个口地咬了上去,因为疼痛,妇人的头向上一提,肉棒原来只在口中的男人真切地看到肉棒在妇人的喉部引起脉动。他抱着她的头使力地操着。

    妇人这时眼睛的余光望到,那两个年青人在门边一张张地数着钞票,里边有一百元的,有几十元的,也有几元,难道自己就那么贱吗?就只这值这些钱吗?

    妇人悲哀地想着。但她已无时间想那么多,总裁的替身前妻 为民工服务的妇人因为她感觉到,在车上的那根肉棒来的,是因为妇人没穿着内裤,丝袜的裆部也被撕开,水已流了不少,肉棒不费什么力就一捅到底。

    这时另一个男人,将吸着妇人胸部的两个男人拉开,他一屁股坐到妇人的胸部,他一手拉起妇人吊带乳罩的中间带子,将吊在脖子部位的绳头一解开,拉开乳罩就扔出去了,他将妇人胸部上的两个巨乳并起来,将肉棒捅了下去。

    下边操着妇人的肉棒实在是太年青了没有经历过什么,在车上的前戏已做足的情况下,他一个支持不住,精液一下子就射出来了,然后,他坐倒在椅子上休息。

    这时,另一个人走了上来,他将妇人的旗袍拉了下来扔到了地上,下边几个还没有机会的人检到妇人的衣服就闻了起来。这时操着妇人的嘴的男人也支持不住了,他突然加快了速度,死命地抱着妇人的头,在这样的情况下过了几十下,他突然停住了,将所有的精液全部射进了妇人的口中。

    这些民工应该是压抑得太多时间了,这些民工的第一次都没支持多久,几下就射了,每一个人都曾经上过妇人一次了,原来那些只交了几十元钱的就有点依依不舍地再多看了几眼躺在办公桌上美艳妇人的肉体,但没办法,谁叫他们没钱呢,只能等下一次了,他们临走时还专门去摸了妇人几下才走。

    交了一百元钱的那几个民工这时已经回气完毕了,他们又再提枪上马。

    妇人的手被反到了后边用绳子绑了起来,第一个操她嘴的民工这时已睡在了办公桌上,抱着妇人,将妇人的双腿打开,跨坐在他身上。因为双手被绑,妇从本来已大的乳房更显巨型,他抱着妇人的双乳一轻一重地一吸一咬,妇人的乳头又再度硬了起来,肉棒在自动的调整已经滑到了肉穴的口了。

    “轻点,不要用力咬,不要,好痛。啊,好痒。”

    妇人的双乳在民工的服务布满了红色,这时,另一个民工从后边将妇人的一双高跟鞋脱了扔到地上,他将肉棒顶在了妇人的股缝上,妇人已明白他要做什么了。

    “不要,好痛的,不要搞我那里。”

    这时,收钱的那个民工也上来制止,但那个民工却不管,只见他从钱包里再拿出一张百元大钞一扔,然后就将肉棒放在原本已经被精液涌湿的屁眼边上,慢慢地挤了进去。

    “啊,好痛,要死了,天啊,好大啊。”妇人开始痛叫了起来。

    “老婊子,老子就是喜欢你的老屁眼,啊呀,你的屁眼好紧啊。”

    这时妇人的下体也有肉棒插入。两个人一个在上,一个在下,你上我下,你进我出,配合得极度默契,妇人的痛叫声也慢慢地变成了呻吟声。本来闷热的仓库因为屋内的不停散发热量而显得越来越热。人人身上都是汗津津的,只是他们不觉得而已。终于,交足了钱的几人在妇人身上放完了自己的最后一颗子弹,都坐下来休息了。

    妇人这时挣扎着坐了起来,她知道,时间不多了,她将脚上的丝袜从大腿根部顶端慢慢地向下撸下来,并随手扔到地上,那几个民工抢着将地上两边的破丝袜放到自己的口袋里。

    妇人这时也在慢慢地穿着衣服,当她刚想将底下的精液搞干净时,收钱的民工却自动走过来将妇人的旗袍穿好,重新又像一个贵妇一样,脸上的疲态却怎样也改变不了。但是她却怎样也找不到胸围在哪里了,其他民工这时都已经走了,只剩下了带妇人来的民工,当她刚想走时,他从背后抱住了她。

    “你想做什么?我都被你像妓女一样卖了你还想怎么样?”妇人生气地说。

    “林阿姨,别气嘛,让我也来一次。你实在是太诱人人。总裁的替身前妻 为民工服务的妇人”民工边说边轻轻将妇人的新丝裤袜拉了下来,他扶着他的肉棒再一次的插进了妇人的肉穴。但这一次他做得好温柔,比那些民工斯文多了,他的手在隔着衣服在妇人身上抚摸,当抚摸到妇人的乳房部位时还用手指在妇人的乳头部位轻抚,这一次才使妇人达到了高潮。
相关标签: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