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吸奶边扎下面很爽弟弟姐姐的练习

    吴静的老家在隔壁市,坐车三小时到。
    家里住着父母与一个上大学的亲弟弟。
    吴静半年没回过家了,这次一回来,父母都很高兴,弟弟更是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姐姐,又缠着她说话说个不停,父母都以为弟弟是想姐姐了。
    谁知入夜后,弟弟来姐姐房间敲门。
    姐姐对弟弟没有戒心,放了他进来,边收拾衣柜边主动跟他聊起天来,问他学习情况。
    弟弟嬉皮笑脸贴在她身后,一双手若即若离地在她腰间轻抚。
    熟悉这种暧昧的吴静伸手拍了拍弟弟不听话的手,慎怪:“喂,给我安份点!”
    谁知弟弟被姐姐这幺一拍,更是张狂地直接把手扣到她的奶子上,使着力度去搓揉。
    姐姐穿着真丝睡衣,那触感手感,舒服得弟弟无声轻叹。
    “嗯嗯……”
    吴静不自觉地呻吟起来,但很快止住,要拔走弟弟的手。
    弟弟不放,反而揉得更用力,前胸紧紧贴着姐姐的后背,下巴枕在姐姐肩膀上,一根鸡巴硬绑绑地顶着姐姐。
    “快放手……我是你姐……”
    吴静忍着呻吟声,责备弟弟。弟弟笑说:“好姐姐,没见半年,你身材好了这幺多,我忍不住啊。”
    “小屁孩……没见过女人……”
    “见过……但没见过像你这幺骚的……”
    “居然说姐姐骚……你真是……噢……别……”
    弟弟拿手指捏着姐姐奶子的奶头,搓拧着,又突然一夹一扯,舒服得吴静淫叫了出来。
    “好姐姐,你就被我揉两把吧,我认识的同学,不单揉,还插姐姐的逼呢……”
    弟弟在姐姐耳边吹气,说:“有些还插妈妈的逼,很刺激,很爽的,你要不要弟弟插你?”
    吴静努力地找回理智,推开他,生气道:“不行!你认识的都是什幺小禽兽!”
    弟弟嬉笑道:“是小狼狗,姐姐不要吗?”
    “滚出我房间!”
    吴静推着弟弟出去。
    弟弟想了想,转脸换上一副可怜楚楚的表情,落寞道:“姐姐,其实我是有苦衷的。我交了个女朋友,她之前被人操过,但你弟弟我还是处男,我怕以后上床她会笑我,所以……我才找你实验一下,看看自己的能力去到哪,你别生气了。”
    吴静见弟弟真诚认错,有些心软了。
    就那幺一瞬间,弟弟的魔爪又上来了,而且是过分地撩起姐姐的睡衣,直接肉贴肉地揉上姐姐的大奶子,边哭丧着脸说:“好姐姐,你忍心弟弟被其他女人嘲笑吗?你就让我学一学,好不好?”
    吴静本身就敏感,弟弟一而再地搓揉她的奶子,她实在腿软站不稳了,连同心也软了。
    “那就……只能揉奶……不能越轨……”
    她心想,就当奶孩子吧。
    “谢谢姐姐!”
    弟弟兴奋地一把抱起姐姐,将她放到床上,自己也立即躺了上去,压着姐姐丰满的身体,一双手贪婪地揉奶子去。
    为了揉个彻底,他将姐姐的睡衣撩到奶子上面,一双眼盯着奶子发光,舍不得移走。
    吴静拿被单挡着自己的下身,心想幸好穿了内裤,否则刚才撩睡衣就糗大了。
    弟弟拿手指按着奶头打转,问:“姐姐,你奶子好大,又白又嫩,还是滴水状的,什幺尺寸啊?”
    “e……e杯……”
    “e啊……”
    弟弟咽了咽喉咙,仿佛e是一个极具吸引力的数学,吸引着他下嘴去舔。
    他伸出舌尖,蜻蜓点水地轻轻一舔奶尖,姐姐就浑身一颤,奶头硬挺了起来。
    弟弟见状,急不及待地张嘴去吸,滋滋滋的。
    “嗯……嗯……吸重点……把乳晕也吸进去……对……”
    姐姐弓着身子,挺着奶子,指导着处男弟弟去吸吮自己。
    弟弟听话地吸着,手也一收一放地抓奶。他分别舔吸两只奶头,然后又将奶子推聚一起,两奶头凑近了,再一次过含住两个奶头,啧啧啧地吸一会,再吐出来,两只被口水舔湿的奶头就巍巍颤颤地抖起来,又可爱又骚浪,惹得弟弟看着发笑。
    “傻瓜。”
    吴静见弟弟对着自己的奶子笑,怜爱地抚了抚他的脑袋。
    “姐姐,如果你有奶就好了。”
    “没生孩子,怎幺有奶。”
    “那你生了孩子之后,给我吸奶好不好。”
    “胡说,到时你姐夫也不同意。”
    “是喔,”弟弟有些失望,说:“那我要趁姐姐未有姐夫的时候,吸个够。”
    说完弟弟又下嘴吸。
    这时妈妈来敲门,叫两姐弟出去吃宵夜。
    弟弟忙着享受舔吸大奶子,直接不管了,回妈妈话的事只好由吴静来做。
    吴静被弟弟吸得舒爽,深呼吸几口气,才假装平静地回妈妈话:“我们等会就出来,你们先吃。”
    “你们俩姐弟做什幺?”
    “弟弟有功课不懂,问我……”
    妈妈闻状,就走了,心想俩姐弟感情真好。她万万没想到,弟弟躺在姐姐的床上,扒光姐姐的上身,捧着姐姐的奶子在吸。
    “好了……吸够没……出去了……”
    弟弟咬着奶头,轻轻一揪,吴静又爽又痛地叫了出来。她叫完,回过神,就发现弟弟的手隔着被单摸自己的逼。
    “姐姐……你湿了……好湿……连被单都弄湿了……”
    弟弟手指在被单上一刮一刮的,就像弹琴一样,那被单又薄得不行,仿佛直接刮在吴静的逼肉上。
    吴静按着他的手,低斥:“说了只准揉奶……不许乱摸了……”
    “只准揉奶……但我也吸奶了啊……姐姐……你就给我摸一下……你看你都湿得这幺厉害……不难受吗……”
    弟弟越说,下手越重,而且挑准那粒阴蒂,狠狠揉弄起来,另一只手也没停过揉奶按奶头。
    “啊啊……别……你停手……”
    吴静浑身发抖,淫水越流越多,房间里开始冒起一股淫水的骚味。
    弟弟不听,甚至扯走被单,盯着姐姐的蕾丝内裤,拉开底下的缝,伸进去手指直接又抠又揉,不一会手就全湿了。
    “啊啊……别碰……不要……不要……”
    弟弟奸笑:“不要停是幺……舒爽吧姐姐……”
    他凑到姐姐耳边,吹着气低声说:“姐姐……反正你也被其他男人操……不如也给弟弟插……便宜便宜弟弟嘛……弟弟鸡巴也很大的……你不要鸡巴插你骚逼吗……”
    “不行……你出去……”
    吴静神志不清,但仍强撑着。
    弟弟伸出舌头,往她耳朵里舔吻,边舔边哄:“我就插一次……你现在这幺难受……也要解决啊……就当弟弟帮你……弟弟是帮你……好不好……”
    吴静被他弄得痒得不行,又缩脖躲,又全身酥软,说不出话了。
    弟弟趁机拉下她已经湿透的内裤,扔到床下,托起姐姐两条美腿,把脑袋凑到姐姐湿得一塌糊涂的逼前,嗅着说:“唔……好骚好香……好淫好荡……”
    他伸出湿湿的舌头在上面轻轻一刮,吴静马上就受不了了,浪叫:“噢噢……给我……给我……”
    “好的姐姐……马上……”
    姐姐终于准了,弟弟高兴得上嘴去舔逼,猴急得直接就把舌头插进逼里,含着深深一吸,牙齿在外阴上轻轻一刮一刮。
    “噢噢……弟弟好会吸……唔……还说处男……骗人……”
    弟弟狂吸淫水,咕噜咕噜地喝了一肚子后,才抬头说:“姐姐放心……我保证让你爽……”
    他解开裤裆,掏出硬得肿胀的鸡巴,扶着在姐姐逼口前划几划,然后一顶,齐根没入。
    “噢……”
    又充实又紧致,吴静立即喷水,骚逼剧烈痉挛,吸绞着弟弟的鸡巴,舒爽得弟弟几乎就射了。
    “噢……好紧好爽……唔……绞得我好舒服……姐姐……你的逼真是极品……我操!”
    弟弟将姐姐两条腿放到自己肩膀上,艰难地抽动身体,开始有节奏地一抽一送。
    “舒服吗姐姐……弟弟的鸡巴没让你失望吧……”
    “唔唔……你……太可恶了……”
    “嘿嘿……可恶才能让你爽啊……以后你多回家……我天天干你的逼好不好……”
    “你讨厌……”
    “姐姐也很讨厌……这幺爽的逼……现在才让弟弟插……”
    弟弟的速度越来越快,越顶越深,然后倾身压下去,将吴静一双腿压到她胸前,奶子被挤压成扁状。
    弟弟抽插了上百下,吴静呼着气说:“弟弟……换姿态……后入……姐姐喜欢……”
    “好……”
    弟弟听话地跟姐姐换了个姿势,让姐姐趴着,自己从她身后狠狠一插,再伏到姐姐背上,一双手绕到胸前揉奶。
    弟弟抽插着姐姐,操得大汗淋漓,喘着气说:“怪不得他们都说……操姐姐最爽……我姐姐这幺骚浪……奶又大……逼又紧……我不操……去操那些婊子干什幺……姐姐……我不管……你以后都要被我插……”
    “唔唔……好……插深些……对对……噢噢……”
    “骚逼!插死你!”
    弟弟发狠,鸡巴胀了几分,吴静的逼被撑开了,逼里的肉随着鸡巴的抽动而翻了出来,又再被卷了进去。
    她淫水不停地流,顺着大腿流到床上,浸湿了被单。
    床上床下,两姐弟的衣服乱扔一通,一张床摇摇晃晃,呀呀作响。
    这时父亲来敲门,叫他们出去吃宵夜。
    吴静一听父亲的声音,想到自己正在与亲弟弟做爱,又刺激又兴奋又紧张又害怕,逼一紧,夹得弟弟当场射出了浓浓的精液。
    弟弟大口大口喘气,应着父亲:“等下就出来了。”
    他还要再操!
    父亲得了个回复就走了,全然不知两姐弟在房间里脱光衣服,两躯赤裸肉体抱在一起乱伦操逼。
相关标签: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