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荡少妇白洁

    这是豺狼末日大大最近更新的,新鲜出炉。

    夜色阑珊的省城,闪烁的霓虹灯照射的灯红酒绿的夜生活刚刚开始,一辆黑色的奥迪轿车停在一家高档的海鲜酒楼门口,保安殷勤的跑上前去打开车门,副驾驶的门打开,一条穿着白色紧身裤子的长腿伸了出来,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细高跟的凉鞋,两条鞋带交叉绑在纤细的脚踝上,光裸的脚白嫩嫩的,脚趾甲涂着猩红的趾甲油,上身是一件白色的v领的小夹克,短短的腰身和白色裤腰间隐隐露出一截白嫩的皮肤,夹克开口处看到里面是一件嫩黄色的低胸小衫,露出一段白嫩的乳沟,和一片雪白的胸脯,高耸的乳房挺立在嫩黄色的低胸衫下面,随着下车时的脚步正微微颤动,显示着真材实料的饱满,一头深红色的大卷长发,淡蓝色的眼影长长的涂着睫毛膏的睫毛下是一双大大的杏眼,高挺的鼻梁下,有些薄的嘴唇涂着淡粉色的口红,精心的描着唇线,高挑的个子有些傲慢不羁放纵的神情,是孙倩从车里走出来,眼睛随意的瞄了一眼开门的保安,眼神中无意中就流露出一丝挑逗的意味;

    有些慌神的保安没有敢多看孙倩,眼睛快速扫过那胸前白花花一片,就赶紧拉开了后面的车门,一边嘴里机械的说着:“欢迎光临。”

    打开的车门里伸出一条穿着黑色丝袜的小腿,一双淡蓝色漆面的细金属高跟的瓢鞋穿在一双小巧玲珑的小脚上伸了出来,伴随着一条修长丰满的裹着黑色薄丝袜的长腿都伸了出来,一双白嫩的小手快速的抚平水蓝色重磅真丝面料的连身窄裙的裙口,手仿佛下意识的挡在双腿中间,快速的从车里低头下车,乌黑的长发从肩头两侧滑落,紧身的裙子在这个姿势紧紧的裹着丰满圆润的屁股,仿佛从后面都能看出那两瓣的颤动和弹性,纤细的腰身上是一件白色的短身小西服,没有系扣子,敞开的胸前裙子是两条宽边的吊带,同样有些v型的裙口遮挡不住胸前汹涌的浪潮,弯腰的瞬间大半个乳房几乎从胸前裸露,淡蓝色的蕾丝花边胸罩隐隐的露出一丝花边,肩头却看不到胸罩的带子,应该是无肩带的款式,一只白嫩的小手拎着白色的带金属饰边的小包快速提到胸前遮挡眼前保安几乎有些火辣的目光,在抬头的瞬间,黑发在一只小手的轻拂下柔顺的回到头后,白嫩的脸蛋上一双桃花杏眼,翘挺的小鼻子下一张小巧粉嫩的嘴唇,微微张开着浮动着似笑非笑的一种媚意,看见回头等她的孙倩挤弄得眼神,嘴角荡开一丝笑意,一个小巧的酒窝在脸颊上一闪而过。孙倩走过来,拉过白洁的手,到一个正在等在门口的中年男子面前,“叔,这是我好朋友,白洁。”一边回头对白洁说,“这是我干爸,张总。”

    “你好,叔。”白洁伸出柔软的小手,张庆山轻轻的握了一下,抬手示意两人进酒店的转门,给白洁的感觉,这个孙倩的干爸还是有几分气度,至少在自己面前还是很有分寸,没有像一般的男人或者粘粘糊糊的,或者有失分寸的感觉。而且那种久经世故的成功男人的感觉给白洁另外的一种不同。

    三个人前后走进了一个很豪华的包房,在外间的转角沙发上两个正坐着的男人纷纷坐起来,有些惊艳的看着两个女人进来,张庆山给孙倩和白洁一一介绍着,个子稍微高点的微胖的姓李,是省教委的一个处长,另一个中等个子,看起来很精干的是省教委的办公室副主任,管后勤总务的,姓孟。

    简单寒暄几句后,几个人坐在了沙发上,一边让服务员过来点菜,一边品尝着一个专业茶师泡好的大红袍。

    品尝着醇香的的茶水,张庆山打开菜谱,熟练的点了每人一份的燕窝,点了一条深海鱼,点了几个配菜,要了一瓶水井坊.。回过头来在等菜的过程中和白洁和几个人闲聊着一些茶叶的话题,很显然孟主任也很喜欢喝茶,两个人聊得很投机,反而是白洁和孙倩两个人不懂,孙倩还能没事插两句嘴问一些不着头脑的话,白洁就是端着茶水静静的听着几个人闲聊着,品味着三个男人的脾性和性格,眼神飘动间看到姓李的那个处长看着她的火辣辣的目光,碰到白洁的眼神快速的躲避了过去,从刚才张庆山几人聊天的对话中能感觉出,张庆山说给孙倩介绍的男人应该就是这个李处长。而那个孟主任反而有些肆无忌惮的用欣赏火热的目光时而看着孙倩时而看着白洁,反而看着孙倩的时间更长,也许是这个久经世故的男人知道孙倩更容易上手吧。

    “是叫白洁吧?”张庆山左右逢源中也没有忘了坐在一边的白洁,微笑着看着白洁,“看你自己在那边老是听我们说话,别回家跟小倩说我们慢待了客人呢?来把你杯里的茶倒掉,换点热茶。”

    白洁一边答应着,一边赶紧起身换茶杯,起身的瞬间,白洁翘起的腿放下,坐在对面的李处长明显眼神躲避了一下,也许是看到了白洁修长的双腿间幽深的裙下秘密。

    北方的男女一般对茶叶没有什么讲究,白洁小的时候家里过年都是买一袋猴王茉莉花茶就是不错了,这样去品味和欣赏茶文化,对白洁来说还是第一次,但是白洁没有表现出那种四处的问这问那的浅薄,只是静静的听着,时而嘴角微笑出一个浅浅的酒窝。

    “我看他们不少都喝观音王,是观音王好还是铁观音好啊?”孙倩有些撒娇的问张庆山,她并不知道自己问了个愚蠢的问题。

    “福建茶乡的茶叶,其实还是大红袍比较珍贵一些,但是外面出售的大红袍都是二代甚至是三代,最好的一代大红袍现在已经是多少钱都买不到了,只剩下一棵树,在悬崖上,据说都留给中央,呵呵,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张庆山没有说破而是转移了话题,眼神看着孙倩轻点了一下,孙倩马上明白,不再追问下去了。

    说话间,服务员已经上了几道配菜,燕窝也端了上来,张庆山招呼几人上了桌,张庆山坐在主位,左边是孙倩,孙倩旁边是白洁,张庆山右手侧是李处长,李处长边上是孟主任,由于桌子的大小关系,白洁的对面反而正是李处长,白洁虽然没有正眼看过李处长,但是眼睛的余光都能感觉到李处长躲躲闪闪看过来的目光,心里有些沾沾自喜,又有些厌烦……

    很显然今天张庆山并不是仅仅为了孙倩的事情,反而可能是利用孙倩来陪两个人吃饭,去给他自己办一个事情,白洁在张庆山提了几杯酒之后就听得出张庆山的一个侄女师范学院毕业想到市里来工作,而孙倩的事情好像不在张庆山的日程上,白洁心里对这种世故的男人有一种微微的不满,心里反而在想如果是陈三肯定会直接的去说和去做这件事情。

    高度的白酒喝下去火辣辣的,也许是这样高档的饭菜和酒水让白洁还是有些眩晕,在张庆山给她和孙倩倒酒的时候她没有来得及推辞,就倒了高脚杯的大半杯,推辞不掉了的白洁喝了几口之后,就感觉脸上热乎乎的,一种晕乎乎的感觉慢慢的袭来,淡忘了很多本该烦躁自己的事情,看着喝了几口酒的孙倩明显兴奋起来,说话越来越口没遮拦,连着敬了李处长三次酒,两人大概喝了有半杯下去,气氛慢慢的火热起来……

    “小倩,这杯酒我得敬你,咱们是初次喝酒啊,给个面子,”敬酒的是孟主任,端着杯子站起来要跟孙倩干杯,孙倩推辞着:“你说错了,你自己喝,我们不是初次喝酒。”

    “咋不是呢?”孟主任很惊讶,精干的脸上也浮现出了不解得神情。

    “刚才我干爸敬酒的时候咱不是一起喝的吗?那就是一次了。”孙倩明显在耍赖。

    “好,这样,小倩,我喝一杯你喝半杯行吧,算我错了。”孟主任明显很有酒量,开始和孙倩叫号。

    “这样吧,我和我白洁妹子一起喝,你喝两杯,我俩一人喝半杯。”孙倩飞着眼看着的却是李处长。

    “你带上我干啥啊?我可喝不了那么多。”白洁有些绯红的脸颊上雾蒙蒙的眼神一下睁大了,丰满红润的嘴唇微微嘟起,刚刚吃了一口菜的嘴唇红嫩的仿佛能滴出油来,李处长看着对面白洁的嘴唇,

    下意识的看了眼白洁的酒杯,一点口红的印迹都没有,显然白洁的嘴唇是天生的红润丰满性感,而孙倩用那种涂了口红的女人吃东西喝东西时候的微微翻着嘴唇的样子,还是避免不了杯沿上有着若有若无的一点印迹,李处长不由得站起来:“来,小白,算我一个,咱四个一起喝,我跟老孟一人喝一杯,你俩喝半杯。”

    “不行不行,那不是欺负人嘛,你俩那么大男人多能喝啊,你俩喝两杯。”孙倩继续撒娇耍赖。

    “行了,小倩,来,咱们一起喝,我们三个男的干了,你俩一半,来,碰一下子。”张庆山看几个人打起了酒官司,端酒杯站起来说。

    “对,咱来个高潮。”老孟端起酒杯说。

    “呵,你高潮还是我高潮啊?”孙倩有了些微微醉意,半眯着眼睛看着老孟。

    “来,咱一起高潮,”老孟也不是省油的灯,飞着眼神看着孙倩。

    孙倩还要接话,张庆山瞪了她一眼,她没说话,端着酒杯一口干了大半杯下去。

    白洁硬挺着喝了少半杯下去,胃里翻腾了好几下,赶紧把杯子放下,忍了两下,眼泪都从长长的睫毛上滴落了下来。脸上红晕更盛,白嫩的小手捂着嘴,转过身干呕了两下,弯腰的瞬间,丰满的乳房从领口处几乎是呼之欲出,看的对面的李处长心里都感觉忽悠一下子,孙倩赶紧过来扶着白洁,“咋的了,妹子喝猛了吧,都怨你,”孙倩看着老孟,眼神却飘向李处长。

    一直不怎么说话的李处长看着白洁的眼神充满了关切,让看到的孙倩心里一颤,看着楚楚可怜的白洁,孙倩知道自己做了一个很错误的选择,让白洁陪自己来,自己就成了陪衬了,孙倩心里不由得懊悔不已,借着酒劲毫不掩饰的向李处长飞着媚眼。

    李处长这边却正和张庆山不断的说着什么话,显然在说着张庆山要办的那件事情,头一次喝这么多白酒的白洁感觉胃里火辣辣的直恶心,头也晕乎乎的难受,就低声和孙倩说自己要回去了,孙倩看着白洁难受的样子,也不好意思说什么,就说要送白洁回去,白洁拒绝了她送也坚决的拒绝了张庆山要派司机送自己,起身尽力的走着直线,扭动着圆滚滚的屁股,在几个人的目送下走到酒店大堂,坐在沙发上掏出电话急迫的打给陈三。

    电话响了半天陈三才接起电话,里面有点乱纷纷的声音,白洁有些难受的一手捂着头跟陈三说:“在哪呢?”

    “我在外边玩呢。”

    “我有点喝多了,过来接我呗。”

    “跟谁喝的啊?我这玩着呢,好几个人呢。”陈三有点不耐烦。

    “我可难受了,过来接我吧,我在栖凤楼呢。”

    “行了行了,在那等着吧,我也在市里呢,离那儿不远。”陈三没等白洁说话就挂了电话。

    “多长时间啊?”,电话里已经传来了挂断的声音,白洁心里有些不舒服,感觉陈三不那么在乎自己,在那里有些生气的想着事情,脸色有些郁郁的。刚刚走进来的一个高个男子在吧台那向这边看着,和服务员说了几句话,一个服务员端着一杯热茶走过来,对白洁说:“女士,喝点茶,我们老板问您是否需要我们送您回去。”说着向正走过来的高个男子示意了一下。

    白洁抬起头,感激的笑了笑,披肩的长发挡住了半张脸,娇嫩的脸上眼神里流露出一种无助和伤心,让高个男人看的心里都一动,男人大约有一米八高,体型标准,带着一副不知道是近视还是变色镜的金丝眼镜,看上去温文尔雅,只是嘴角总有一种若有若无的玩世不恭的笑意,“您好,我是这里的经理,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话,您可以找我,这是我的名片。”说着话,双手递过一张淡金色的名片,白洁坐起身,接过名片,上面只有一个名字和电话,梁九,一个很奇怪的名字,白洁想起身头又有点晕,抱歉的表示感谢。“谢谢您,我没事,一会儿我老公来接我。”

    “那就好,有什么需要叫服务员,或者叫我也可以,很高兴为您服务。”一边说着一边很洒脱的回到了吧台,好像也在等着什么人。

    几分钟之后,保安推开门,一个看上去很英俊,走路很快,眉宇中总有几分阴沉的男人走了进来,是钟成,钟老五,“九哥,今天这么闲着,找我吃饭呢?”

    “老五,找你一趟是真费劲啊,等你一晚上啊。”梁九拍着老五的肩膀装作不高兴的说。

    老五一边跟梁九扯着屁,一边习惯的扫视了一圈大堂里的人,沙发上手按着头闭着眼睛的白洁一下就进入了他的眼睛,这不是一中的那个美女老师吗?怎么会在这里,四周看了看,不明白白洁为什么会在这里躺着。

    看着老五的样子,梁九心里以为老五也是对白洁有想法,“挺不错吧,一会儿人家老公来接来,别惦记了。”

    老公?钟五放慢了脚步,真想知道让自己都有些惊艳的美女老师的老公是什么样的?

    看着钟五明显在等着白洁的老公来,梁九心里有些忐忑,老五是什么人他太知道了,今天就是有朋友托他找钟五谈事,可不要在自己酒店里闹出什么事啊,“走吧,老五,都等你一宿了,你要有心思,一会儿告诉个小弟跟着她,看她家在哪儿住。”

    老五也觉得这样不好意思,不过倒是不用跟着白洁,那边的小镇找到白洁很容易。回头看了白洁一眼,准备跟梁九进包房里去了。

    这一瞬间,门开了,陈三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沙发上的白洁皱了皱眉,奔白洁走过去,钟成觉得血瞬间都涌到了头上,眼睛里射出阴狠的光芒,梁九一下就感觉到了身边的男人瞬间的那种变化,这两个男人之间绝对有着不简单的故事,不由得微微挡在了老五的前边,防止他控制不住自己。

    这个美女是陈三的老婆?不可能吧,看那女人的神态和气质,能是陈三这种臭流氓的老婆,妈的,陈三。钟五的心里乱纷纷的,不过他已经不是以前冲动的老五了,他回头看了看老九,“走啊,九哥,哪屋啊?”

    梁九松了一口气,很奇怪但是不愿意去想这是怎么回事了,领着老五往包房里走去。

    白洁已经头晕的要死才看到了陈三沉沉着脸接她上了车,白洁迷糊的跟着陈三上了车,也没有说话就半躺在副驾驶位置上,捂着头,晕晕的很难受。

    很快就到了最近的一个宾馆,一个里外的大套间,外面的一个大床上三个人在玩着扑克,都穿的很少,纹身盘满了全身,看着陈三领着白洁进来,几个人的眼睛都盯着白洁敞开的衣服里裙子开口露出的深深的乳沟,白嫩的半个乳房。不过看到白洁的气质和神情,虽然明显是喝多了,但是看得出来不是乱糟糟的小姐什么的,都有点意外的看着陈三,“三儿,你媳妇啊?”

    “老二,呵呵。不错吧?”陈三笑嘻嘻的拍了下白洁圆滚滚的小屁股,白洁心里非常不舒服,没想到陈三会把她领到这么多人的地方,陈三带白洁到里边的房间,白洁也晕的难受,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睁开眼睛就觉得天花板在转。

    陈三赶紧回到外间,“赶紧的,再换副扑克,妈的今天真他妈背。”四个人在玩一种东北流行的叫填大坑的赌法,类似于梭哈,但是比梭哈简单的多主要是算分大小,陈三今天已经输了将近两万,真是有点输的上火了。

    “这小娘们,三儿在哪儿泡的,不像不正经的样啊。”一个有点胖的家伙跟陈三说。

    “我们那中学的老师,我一个小兄弟认识的,结婚没多长时间呢。”陈三忙着玩。

    “刚结婚就整上了,三哥挺厉害啊,哪天给哥们也介绍一个小媳妇啊。”一个年轻的瘦子一边收钱一边跟陈三说着。

    “操,有能耐进屋操去”陈三很不耐烦的说。今天他的手气真是够背的了,连续的大牌被瘦子宰掉,心里很火,扔掉手里的牌,“真他妈背,今天不玩了,没钱了,你们三先玩,我进屋败败火去。”说完话,陈三进了套间的里面卧室,几个人互相看了几眼,眼睛里都有点色欲的火起来……

    白洁躺在床上已经睡过去了,白色的小西服扔在床的里面,侧着身子躺在床上,白嫩的胳膊抱在胸前,两条裹着黑色丝袜的长腿全露在外面,蓝色的真丝吊带裙褪到了屁股下边一点,床边扔着两只淡蓝色的高跟瓢鞋。

    陈三进了屋,看见躺在床上的白洁,两下就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爬到床上压到了白洁身上,大手从白洁胸前的领口伸进去,把白洁的胸罩拉到了乳房下边,手揉捏着白洁丰满的乳房一边手伸进白洁双腿之间扣摸着,迷糊中的白洁双手胡乱推了两下,睁开眼睛看到是陈三,迷糊的叨咕着:“老公……我头晕……”在陈三又扣又摸之下顺从的分开了双腿,双手也放在了陈三的腰上,赤裸裸的陈三压在软乎乎的白洁身上片刻那根阴茎已经硬硬的挺了起来,手伸到白洁裙子里面去脱白洁的裤袜和内裤,拽了好几下没有摸到白洁裤袜的边,在酒精和欲望刺激下的白洁此时也有些需要男人,对陈三白洁的心里还是有很怕的感觉,也不敢反抗,也不想反抗,柔软的身体在床上轻轻扭动着,粉嫩的嘴唇微微张开,两只白白的小牙轻咬着下嘴唇,陈三看着白洁柔美带着放浪的表情,更是急得按捺不住,撑起白洁的双腿,手抓住白洁裆部的丝袜,“嘶……”一下撕开个口子,紧身的丝袜就收了回去在裆部出现了个很大的洞,里面淡蓝色缀着白色蕾丝花边的小内裤包裹着白洁肥嫩的阴部,白洁刚想阻拦,陈三已经大手把内裤拨到一边,粗大的龟头顶到了白洁柔嫩湿润的阴唇之间,白洁感觉到了热乎乎的东西顶到了自己下身,本来去推挡陈三的双手,抱到了陈三粗壮的腰上,双腿尽力向上分开,张开双唇微闭双眼,长长的睫毛颤抖着一声呻吟“啊……轻点”

    陈三粗长的家伙一下顶到底,磨了两下,在白洁呻吟的声音中开始不断地抽送,酒醉后的白洁感觉更加敏感,也不知道外屋还有好几个男人,忍不住的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啊——嗯——老公——啊,啊嗯——好舒服——”

    外屋的三个人听着屋里的动静,特别是白洁柔媚放浪的叫床声,三人根本玩不进去,胖子扔掉手里的牌,“操,动静真他妈骚,不玩了,找个马子放一炮去。”

    屋里剩下的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稍微瘦一点的那个对那个身材魁梧的家伙说,:“老二,这小娘们不错啊,把咱马子打个电话,晚上一起爽一下。”

    “到时候让千千跟三儿玩,咱俩好好伺候伺候这小娘们,以后让他离不开咱俩,嘿嘿”老二在那淫笑着。

    “呵呵,看这鸡巴三儿挺稀罕这小娘们的呢,不一定舍得让咱俩上,得让千千好好勾引勾引他,走进屋看看现场表演,你叫千千出来吃饭。”说着话,瘦子开门进了正在热火朝天的里屋。

    此时陈三站在地上,双手把着白洁浑圆的裹着黑丝袜的屁股,粗大的阴茎从丝袜扯开的口子中不断地抽送,白洁的头贴在雪白的床单上,乌黑的长发披散在雪白的床单上,双手在两侧用力的抓紧着床单,屁股高高的翘起着,蓝色的真丝吊带裙都缠在腰间,胸罩也挂在腰上,一对丰满的乳房垂在床单上,两只脚丫都用力的翘起着,脚尖站在地上,压抑的呻吟不断从散乱的黑发中发出,陈三一边抽送着,一边回头看着两人,“老胖子呢,不玩了啊?”

    瘦子的眼神不错眼珠的看着白洁浑圆的屁股和两条不断颤抖的裹着黑色丝袜的长腿,“你俩动静太大了,受不了了,找娘们干去了。”

    老二已经看的眼睛都直了,就差点冲上去,抓住白洁的头发让白洁给他口交了,手不由自主的就把鸡巴掏了出来,凑了过去。

    陈三回头看老二的动作,一愣,“老二,你干啥?
相关标签: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