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一个会喷水的良家少妇

    美人沟村是闽南省西北部的一个偏远小山村,因为盛产美女而出名。原本安静的村子,这几天却非常热闹。因为这几天是采摘蜜桔的日子,村外很早就来了大卡车,上门收购。

    林大宝担着两筐桔子,一步一晃朝村头杨翠花家走去。杨翠花是村里寡妇,每年收桔子的黑心张总是借住在她家。村里头早就有传言,说黑心张是杨翠花的姘头,两人早有一腿。

    杨翠花的长相身段可真不赖,皮肤白皙,虽然三十好几了,但是看着就跟二十多岁的少妇没啥区别。特别是胸口沉甸甸的,就跟塞了两个大面馒头似的。村里的那些大老爷们,一提起杨翠花都是两眼放光的。林大宝一想到杨翠花被老色鬼黑心张压在身下的情景,心里就酸溜溜的特别不是滋味。

    杨翠花家就在村口,林大宝没两分钟就走到了。刚刚走进院子,林大宝就听到屋子里传来杨翠花紧张的声音:“张哥你别这样,院门还开着呢。”

    黑心张猴急的声音传来:“放心,这个时间没人来的!你从了我,明天我就带你去县里打一个金镯子。”

    接着就是一阵衣服被撕破的声音。

    林大宝顿时竖起了耳朵,小心翼翼地溜到了卧室窗户边上。透过窗户缝隙,林大宝看到杨翠花被黑心张压在沙发上。黑心张正在手忙脚乱地伸手去解杨翠花的内衣,可是越急越解不开。

    林大宝忍不住吞了口口水。他看着黑心张笨手笨脚的样子,恨不得上前帮忙。林大宝几年前不小心撞见过杨翠花洗澡,她的身体至今深深烙印在林大宝脑海中。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林大宝就会联想到她。

    今天见到这种场景,林大宝心里觉得特别不舒服。黑心张这头老公猪,占着有点钱不知道糟蹋了多少女人了。

    “张哥,我这几天身体不舒服。下次吧,下次我一定从了你!”

    杨翠花突然泥鳅似的从黑心张身下钻了出来,对他赔笑道。她随手拿了件衣服盖住胸口,修长的大腿比例完美,就跟城里的模特似的。

    林大宝全身的血液都要沸腾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杨翠花的身材真是一点儿都没变,甚至还更有女人味了。

    “不行!老子今天必须要上了你!这几年给你送了多少东西了,可是一次都没让我上手!”

    黑心张愤怒地吼了一声,一个箭步就抓到了杨翠花,然后把她重重地扔在床上。他拉住杨翠花的内衣猛拽。

    “你住手啊!我要叫人了!”

    杨翠花挣扎着大叫了起来。

    黑心张狰狞笑道:“你叫吧!你们美人沟村没男人,我看谁敢管我的事情!”

    林大宝在外面偷看,见到杨翠花脸上流下两行清泪,顿时也熄灭了他心中的欲火。但是黑心张身材五大三粗,自己并不是对手。林大宝咬牙切齿想了想,马上退到院门口,扯开嗓子喊道:“翠花嫂子,你在家吗?我来卖桔子了。”

    话音刚落,林大宝就注意到卧室里传来“咕咚”一声声音。好一会儿,黑心张才捂着乌青的额头走出门来。他面色不善地瞥了眼林大宝,问道:“你来卖桔子?”

    “张叔,这些是我家的桔子,你看给个什么价?”

    林大宝将两筐桔子放在地上,客气地陪笑道。他余光扫到杨翠花还在卧室中,于是喊道:“翠花婶子,我妈让你过去耍呢。”

    “好的,我马上去。”

    杨翠花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她眼眶通红,对林大宝感激地笑了笑,快步离开家。

    张光明咬牙切齿地望着杨翠花离开的背影,随口道:“你们家的桔子个头太小,不收。”

    “这些桔子个个都有拳头大小。张叔你要不要再看看?”

    林大宝一听就急了,连忙从筐里拿出一个桔子递给张光明。这个桔子通体金黄,比拳头还大。掰开之后皮薄肉多,果汁饱满。

    张光明不耐烦地摆摆手:“再大我也不要。你爹不是有能耐吗,你让他从床上爬起来,自己卖去。”

    说着,张光明趾高气扬就转身进了屋子。

    张光明的话,就跟刀戳心窝子似的。张光明摆明是在刻意针对他们家。去年林大宝他爹林阿六,也做过几天水果生意,但是刚开张就被黑心张搅黄了。后来林阿六在县里出了车祸,至今瘫痪在床。林大宝从心里一直怀疑,那次车祸跟黑心张肯定脱不了干系。如果不是因为林阿六急等着钱买药,林大宝宁可多走几步路把桔子运到城里去卖。

    林大宝赔笑道:“张叔,我爸的药吃完了。但是现在家里一点余钱都没有,要不你帮个忙把这些桔子收了吧。”

    黑心张回头恶狠狠骂道:“没钱买药关我什么事!爷俩一个怂样,尽坏我的好事。真是晦气!”

    说着黑心张把门重重一关,不再搭理林大宝。

    林大宝无奈,只好担着桔子往回走去。刚刚走到村口,身后一个幽幽的声音响了起来:“大宝。”

    林大宝回头一看,见到杨翠花孤零零在不远处的槐树下。月光拉长她的身影,显得十分落寞。林大宝心中顿生怜惜,连忙上前问道:“翠花嫂子,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我在这里等你,跟你说声谢谢。”

    杨翠花欲言又止。

    林大宝故作不解:“翠花嫂子你为啥谢我?”

    杨翠花咬了咬嘴唇,幽幽道:“刚刚要不是你躲在窗外喊一声,我就被黑心张欺负了。”

    林大宝顿时脸就红了,没想到杨翠花刚刚早已发现自己躲在窗外偷看了。但是她刚刚为什么不叫呢,难道也对自己有意思?

    想到这里,林大宝顿时觉得下身火热起来。他偷眼瞄了眼杨翠花,发现她衬衫领口竟然敞开着。估计她是刚刚出门太急,所以急急忙忙没穿好。衬衫领口中如同磁铁般紧紧吸住了林大宝的目光。

    杨翠花见状,连忙一跺脚捂住胸口,嗔怪道:“大宝你眼睛往哪看呢。小小年纪就不学好。”

    林大宝只好收回目光,笑道:“翠花嫂子,主要是怪你太迷人了。难怪刚刚黑心张也没忍住。”

    话一出口,杨翠花的脸色就变了。她左右看了一眼,压低声音对林大宝央求道:“大宝,今天的事情你千万别跟别人说好吗?其实我身子是清清白白的,没让黑心张占了便宜。”

    林大宝回想到之前杨翠花的反抗,就明白两人的关系并不像外面人传闻的那样有一腿。不过林大宝还是不解问道:“村里人都说你俩不干净。翠花嫂子你咋不把黑心张赶走?”

    杨翠花叹了口气:“我也知道黑心张没安好心。可是嫂子还欠着他一大笔钱呢,只能让他住家里。”

    林大宝这才明白过来。杨翠花丈夫几年前因病死了,留给杨翠花一屁股的债。杨翠花现在孤零零的一个人,估计都被这些债压得喘不过气了。

    林大宝心中怜惜,虽然有心帮忙,可是自己家里也是穷得叮当响。其实不仅仅是林大宝家,美人沟村在闽南省都是有名的贫困村。从林大宝记事以来,村里几乎都没人盖过新房子。

    从地域位置来说,美人沟村地处闽南省西北,背靠山区,面朝大江,条件非常好。听说二十年前,美人沟村是远近闻名的万元村。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二十年就迅速衰败了。

    更加邪门的是,这二十年来,美人沟村出生的小孩全部都是女婴,连一个男娃都没有。甚至连村里成年男人,都是病的病,跑的跑,没剩几个了。外村人经常在暗地里说美人沟村坏了风水,所以才会绝后。

    在农村,没有男人就没有劳动力,经济更加发展不起来。黑心张也就是仗着美人沟村没男人,所以才会这么嚣张。

    而林大宝,就是美人沟村出生的最后一个男婴。

    杨翠花看出了林大宝心中的窘迫,轻声笑道:“大宝你别想太多。你只要替嫂子保守秘密,嫂子就很开心了。”

    林大宝点点头:“等我以后赚了大钱,一定帮你好好教训黑心张。”

    “哼!我就知道你小子刚刚故意坏我好事!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教训我!”

    正在这时,两人身后响起了一个愤怒的声音。回头一看,黑心张从黑暗走出来,脸色狰狞地盯着两人。

    他手里拿着一根棍子,指着杨翠花骂道:“贱人!竟然敢耍老子!我给你两条路,一是马上还钱,二是让老子好好爽一把!”

    “你做梦!”

    杨翠花望了眼旁边的林大宝,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对黑心张骂道。

    “贱人!”

    黑心张举起手中的棍子,就朝杨翠花狠狠打去。

    “小心!”

    林大宝见状重重向黑心张撞去。没料到黑心张手中棍子轨迹一变,竟然重重砸在林大宝的额头上。与此同时,他一脚踹在林大宝小腹上,林大宝整个人往后倒去,脑袋磕在村头那块石碑上。

    “嗡!”

    林大宝只觉得一道金光出现,接着昏倒不省人事。

    第二章“巫字,上横为天,下横为地。中间一竖,即为沟通天地。”

    “所谓巫,即为能够沟通天地之人。”

    “汝天生巫体,世间罕见。吾以穷极大阵困汝二十年,磨练心智。如今二十年已到,巫皇之体大成。”

    浑浑噩噩之中,一个声音进入了林大宝的脑海中。林大宝睁开眼睛,发现视线中尽是一片青蒙之色。在正中间,隐约有一个人盘膝坐着。刚刚的声音就是这个人发出来的。

    林大宝鼓足勇气问道:“你是谁?这里哪里?”

    那人的声音飘忽不定地传来:“吾乃巫皇,困于巫界。你我即有缘,我传你巫皇传承。但是成就如何,全凭汝自身造化。”

    说着,那人一指点在林大宝的额头。林大宝顿时觉得一股清凉的感觉贯穿了自己额头。随后,自己的脑海中竟然多出了许多神奇的知识。占卜、巫术、巫医、风水、甚至是巫武。各种闻所未闻的知识,瞬间充满了林大宝的大脑。

    许久之后,这人才收回手指,大笑三声道:“记住,医一人之病者为小巫;医天下苍生者为大巫。巫术极致,可治百病,可医国运,可通天地。你切勿浪费这一身机缘!”

    说着这人身体竟然逐渐虚化,从林大宝眼前消失不见。

    林大宝反应过来,连忙喊道:“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吾在巫界,有缘即可再见。”

    “大宝,大宝你没事吧?”

    杨翠花焦急的声音传入林大宝的耳朵中。林大宝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杨翠花的怀中。林大宝的脑袋,刚好枕在杨翠花的大腿上,眼皮一抬就能看到杨翠花巍峨的胸部。隔着衣服,林大宝甚至能够看到里面一抹雪白。

    一股女人独有的幽香飘入林大宝的鼻子里,让他下身顿时有了反应。

    “大宝,你终于醒了,吓死嫂子了。”

    杨翠花松了一口气,重重拍拍胸脯道。

    随着杨翠花的动作,她巍峨的胸部如同欢脱的大白兔,上下抖动起来。林大宝不禁呻吟了一声:“翠花嫂子你好胸啊。”

    “我怎么凶了?”

    杨翠花一头雾水。

    林大宝指着杨翠花的胸部,色迷迷地笑道:“就跟两个白面馒头似的,能不胸吗?”

    杨翠花狡黠一笑:“好看吗?”

    林大宝忙不迭地点头:“好看好看!要是能再看仔细点就更好了!”

    “哼!就知道你个小流氓也是个花心大萝卜。”

    杨翠花在林大宝大腿上狠狠掐了一把,酸溜溜嗔怪道:“村里这么多大姑娘小媳妇整天围着你转,还不够吗?”

    林大宝心里顿时大呼冤枉。林大宝是美人沟村近二十年来唯一的男人,因此特别受村里那些小媳妇大姑娘的欢迎,没事就让林大宝帮忙干点活啥的。没想到这竟然成了自己花心大萝卜的象征。

    “黑心张呢?”

    林大宝从地上一跃而起,扭头问道。

    “他看到你晕倒,就开车往城里跑了。”

    “哼!算他逃得快!”

    林大宝愤愤骂了一句,然后对杨翠花叮嘱道:“翠花嫂子你先回去吧。要是黑心张回来找你麻烦,你马上来通知我。”

    杨翠花点点头,转身离开。林大宝一个人在黑暗中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转身朝村外走去。刚刚得到的巫皇传承中提到,自己这二十年之所以会如此穷困,是因为巫皇布置了一个穷极大阵来磨练自己的意志。现在二十年期满,是该破掉大阵的时候了。

    村外有条汶江,用一座石桥连着。巫皇风水中提到“流水主财”,意思就是说一个地方的财运强不强,取决于此处的河川走势。就比如说华夏国最富饶的江浙一带,位于长江出海口,风水中称为“蛟龙入海”,必定财运飞黄腾达。华夏国中部的武昌,位于三江交汇处,属于“三龙拱珠”的风水格局,因此也能够成为一方重镇。

    美人沟村穷困了二十年,肯定是在河中被动了手脚。

    林大宝如同鱼儿一般在河中穿梭,突然注意到河底埋着一个青色的陶罐,隐隐之中跟林大宝有所感应。林大宝连忙游过去,从淤泥中将陶罐挖了出来。上岸打开之后,林大宝发现陶罐中装着一个木头小人,压在一块龟壳上面。

    龟壳上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破去木人,大阵即破。龙甲通灵,望善用之。”

    木头小人的四肢和头部,分别刻着“穷、病、孤、衰、残“五个字。林大宝一看顿时就怒了。怪不得美人沟村这二十年来又穷又倒霉,村里的不生男婴也就罢了,就连男人们身体也越来越差。别说赚钱了,能保住命就不错了。就比如说自己老爸,好端端的出门做生意,竟然也会遇到车祸。

    原来就是这个小人搞的鬼。

    林大宝抓起这个小人,一把火就在河边烧了。随后,林大宝拿起了那块龟甲。纸条上说,这块龟甲叫做”龙甲“,是配合巫皇传承使用的。

    “回去再好好研究。”

    林大宝转身刚要离开,突然见到不远处的树上,挂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现在虽然是晚上,但是林大宝的视力比常人高出了很多,一眼就看出那竟然是一个蜂巢!

    有蜂巢就有蜂蜜,甚至是蜂王浆。现在野生蜂蜜,市面上可以卖到200块钱一斤!野生蜂王浆更贵,要300一斤。但是野生蜂巢很难找,所以村里人一年到头也碰不到几个!

    没想到村外不远的树上竟然就有这么大一只!看来果然是破掉了穷极大阵以后,自己要开始转运了!

    林大宝乐得嘴巴都要咧歪了。他二话不说,脱下外套蒙住头,就跟猴子似的爬上了树。用力一摇,蜂巢应声落地,里面的蜜蜂嗡嗡嗡向林大宝追来。林大宝早有打算,直接从树上跳进了河水中。

    足足十分钟后,林大宝才小心翼翼从河中爬了出来。愤怒的蜜蜂已经飞走了,地上扔着一个水桶大小的蜂巢。

    “这下赚翻了。”

    林大宝开心地将蜂巢扛回了家里。这么大一个蜂巢,里面至少有十多斤蜂蜜,至少能卖2000块钱。价格更贵的野生蜂王浆,里面也有五斤多,起码值1500块钱。

    算下来,一个晚上的收入就有3500块钱了!

    村里人见到林大宝扛着一个蜂巢往家走,纷纷投来羡慕的目光。有几个小媳妇更是肆无忌惮地对林大宝开玩笑道:“大宝啊,你送我一斤蜂王浆,我让你亲一下怎样?”

    “大宝,听说蜂王浆丰胸的哦。你要不要来看看嫂子需不需要?”

    “就你那飞机场,早就没救了。大宝啊,你看嫂子我的大不大?”

    又一个年轻媳妇在门口朝林大宝招手,还故意挺了挺巍峨的胸部。

    一路上,林大宝被调戏的那叫一个面红耳赤。没办法,谁让自己是村里最年轻的单身汉呢。不过林大宝也知道,大家只是开玩笑而已。村里人性格都很淳朴,喜欢开玩笑。
相关标签: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