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为了儿子

    秦博的主治医师开口道,他四十岁左右,已经获得副主任职称十年了,据说是下一任脑外科主任的有力竞争者,「我们这个月来拍了磁共振,做了脑电图,但是病人的大脑恢复……很缓慢,尽管我们用了市面上最好的药物。」「嗯,」凌安茹点点头,这些话她这个月已经听了不少,已经接受了现实,她安静的把双手放在桌子上,但桌子下掩饰的,套着高档丝袜的美腿却依然不安的搅在一起,「我知道的,医生您有什么想法就说吧。」「咳,」桌子另一端的张副主任咳嗽一声,他的眼神控制不住的飘到凌安茹丰满的胸脯上,「是这样的,我的一个同学在主导一个药物试验,对于神经的修复有不错的效果,也许对病人能起到作用,但是……凌安茹并没有在意张副主任的眼神,她从小到大就被男人用猥琐的眼神打量,早已习惯了,她调整了下坐姿,等待着医生的话语。

    「但是,他们现在还在第三阶段,也就是临床试验,预约的病人很多,而且又是在外省,所以,你懂得。」

    作为商界精英,对方一个眼神凌安茹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她急忙道:「要多少钱?我们都能够出!」

    「不,不要钱。」张副主任淫笑着握住她的手。

    凌安茹触电一样抽回了手,「我……我想想……」她急匆匆的走出办公室。

    「我后天值班。」张副主任看着凌安茹靓丽的背影喊道。

    凌安茹身形顿了顿。

    第二天晚上,凌安茹不用到医院陪儿子,在公司忙碌了一天后终于能休息一下,她换上仅仅能遮住一半乳球的睡衣,优雅的躺在沙发上把玩着Ipad,点开微博,浏览关于TFboy的信息。

    是的,她是TFboy的粉丝,也是俗称的妈妈粉之一,三个优秀可爱的男孩,哪个上了年纪的女人能不喜欢呢?

    原本是想看看自己的偶像来排解一下心里积蓄的压力,但凌安茹越看心里反而越堵。

    如果……如果我的儿子没有出车祸,现在也会这么有活力,这么可爱,会缠着我,让我给他买新的手机,带他出去旅游,如果我没有让他帮我拿U盘,如果我能多陪陪他。

    「啪嗒」一声,凌安茹惊醒过来,看着地上屏幕裂成无数瓣的Ipad,脸上流下了滚滚泪珠。

    这时门开了。

    「谁?!」凌安茹顿时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我……我回来了……」门口传来秦宗含糊的声音。

    凌安茹迅速的抹去脸上的泪痕走了过去。

    「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应该在医院陪儿子吗?」「嗝!」秦宗把钥匙丢到门口的架子上,「我……我让……嗝……阿姨辛苦……嗝……辛苦一晚上,先……回来了。」凌安茹走过去,扑面而来是浓郁的酒味,她皱着眉头道:「你怎么去喝酒了?」秦宗无所谓一样的摆摆手,「应酬……应酬!老领导想,嗝,想提拔我,嗝,带,嗝,呃……」他干呕了一声,把外套脱下丢到地板上继续道,「他带我去联络下感情,呕……」

    秦宗飞快的跑到厕所里,扶着马桶就开始吐了起来。

    凌安茹强忍着臭味为丈夫拍打背部,「你也是,不能喝就不要喝了嘛!有空多陪陪儿子。」

    秦宗抬起头醉眼惺忪的看着妻子道:「儿子的治疗费越来越多了,我这不是要努力赚钱嘛,不然医院都住不起了,嗝!呕……」吐了个畅快后,他终于舒服了一些,「我不行了,我去睡会儿。」说罢秦宗走向卧室,一边走一边脱衣服,直到身上只剩一条裤衩,躺倒在床上,鼾声响起,沉沉睡去。

    看着丈夫,凌安茹欲言又止,无奈的按下马桶的冲水纽,捡起地上丈夫的衣裤抱在一起塞到洗衣机里,正打算起身拿洗衣液,她忽然看到那件白衬衫上一道红印。

    「这是……」凌安茹拿出衬衣,发现领子上有一抹鲜艳的口红,她一把拽紧了拳头,力气之大,以至于衬衣发出线头绷断的声音。

    最后,凌安茹还是松开了衬衣,在口红上抹了点洗衣液,搓了一下后丢回了洗衣机。

    晾好衣服,她看着鼾声震天的秦宗,转身走入了儿子的卧室。虽然有客房,但是儿子出事后客房早就疏于打理,遍布灰尘了,反而儿子的卧室每星期都要打扫一次,也算是一个寄托,也许哪一天儿子就治愈回家了。

    把秦博的被子盖在身上,凌安茹却思绪万千,无法入眠。

    轮到凌安茹守儿子,晚上,在阿姨清理完秦博的排泄物后。

    「阿姨,你先去睡吧。」凌安茹下定了决心。

    「哎!谢谢谢谢!那今晚就麻烦你了!」陪护的脸笑得像一朵菊花。她不止要看护秦博一人,还有不少病人也请了她,只是因为夫妻俩付的钱最多,所以她一直呆在VIP病房中,其他病人有事就通过护士找她,能够少看一人,她也能多点休息时间。

    到了8点,值班医生来晚查房。

    张副主任道貌岸然的带着下级推开房门,待下级拿听诊器为秦博检查时,张副主任对凌安茹笑了笑说:「太太,我前天和你说的,你考虑好没有?」凌安茹看了撅着屁股用听诊器听秦博心音的下级医生一眼,对张副主任道:

    「我同意参加试验。」

    张副主任笑得像一朵菊花:「我一会儿来找你谈话签字。」凌安茹皱着眉头道:「在这儿吗?」

    张副主任撇了一眼收起听诊器的下级,道:「对,就是这儿。」待他们走后,凌安茹进入厕所换上衣服。那是一套非常贴身的棉质连衣短裙,纹有黑白条纹,她对着镜子转了一圈,松开发箍使微卷的黑发披散在肩膀上,高耸的双乳顶得胸口的布料都有些透明,顺滑的布料往下是平坦的小腹,挺翘的屁股被裙子紧紧包裹,裙子短到一个十分危险的地步,再往上一点,就会让人看到她黑色的蕾丝内裤。

    这条连衣裙是她从网上订购的,偶尔在家里没人时穿来孤芳自赏,也是提醒自己保持身材。

    「笃笃」门被敲响。

    凌安茹最后对着镜子整理了下头发,清了清嗓子道:「请进。」张副主任进入VIP病房并顺手锁上门,把白大褂脱下挂在门上的挂钩上。

    作为留洋归来的高级人才,除了皮肤油腻以外,很难看出其他中年男子的特征,他没有脱发,为了应对堪称巨大的手术量,他还保持着锻炼,身材也不错,虽然脸太过平凡,但一幅金丝眼镜也为他加分不少。

    看着换好衣服的凌安茹,张副主任脸上流露出得意的笑容,「凌太太!」他张开双手迎了上去。

    「唔……」凌安茹强忍着避开的冲动靠在张副主任怀里,侧着脸让他亲吻自己的脸庞。

    没亲到凌安茹的小嘴,张副主任也不恼,他笑眯眯的在安茹身上上下其手,把她的两瓣屁股都纳入掌握之中。

    凌安茹有些不习惯被那么激进的对待,哪怕年轻时和丈夫在一起,也是相敬如宾的。想起丈夫,她又想起了昨天发现的那个口红印,心里突然涌出了报复的快感,她强忍着和陌生男人亲热的恶心,笑靥如花。

    「别那么性急嘛!」凌安茹被张副主任拱得连连后退。

    「我们刚手了个跳楼的家伙,过会儿要手术呢!」张副主任舔着凌安茹光洁的脖子,把她压到了沙发上。

    他抓着凌安茹肩膀上的衣服往下拉,弹性极好的布料被拉到了胸脯以下,露出包裹在黑色半球大奶罩中的白皙硕而大的双乳。

    「真大!」张副主任感叹道,他推开奶罩,亲吻酒红色的奶头,凌安茹被张副主任的胡渣刮在敏感的乳肉上,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好痒!」她认命的闭上眼睛。

    在熟女的奶子上留下一个个吻痕,张副主任又扯下凌安茹的内裤丢到一旁,食指按在她紧闭的阴唇底下阴道口上。

    「啊!」凌安茹浑身一震,直想从男人身下逃脱,却被张副主任牢牢的压着无法动弹。

    亲也亲够了,摸也摸够了,张副主任打算直入主题,他拉下裤子的拉链,掏出梆硬的肉棒,从口袋中掏出安全套撕开,套在了黝黑的肉棒上,又拿出石蜡油棉球在安全套表面涂了涂以润滑,看得出他早已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

    凌安茹躺在沙发上,侧头紧闭着美眸,一条长腿搭在沙发的靠背上,一条腿垂下,以迎接男人的蹂躏。看身下的极品熟女如此配合,张副主任得意的淫笑着扶起肉棒,对着凌安茹的阴道口一挺,接着石蜡油的润滑,轻松的分开她的淫肉肏了进去。

    「啊……」凌安茹感受着下体传来的充斥感,她睁开眼睛,看到对面病床上安静躺着犹如睡着的儿子,心中又充满了愧疚。

    「太太,你的小屄好紧,是不是你老公好久没有和你做爱了?丢着这么漂亮的美人不肏,你老公是不是不行了?」

    「才……才没有……啊……啊……你……啊……你别胡说……」凌安茹忍不住为丈夫辩解了一句。

    「是吗?」张副主任挑挑眉毛,加速对熟女的冲刺,「你丈夫有我强嘛?我肏得你爽不爽?」

    「啊……别……别提他……啊……」凌安茹鼻息也开始粗重起来。

    「哼!」张副主任冷哼一声,拔出肉棒,把凌安茹拉了起来。

    被男人拉到儿子的床沿,凌安茹有些惊慌:「你要做什么?」张副主任强硬的让她扶在秦博病床的栏杆上,从后面肏了进去,小腹击打在凌安茹柔软的臀肉上,发出响亮的啪啪声。

    「秦博,你看看你妈妈为了你付出多大的牺牲!」他压在凌安茹背上,粗暴的揉捏着她硕大的奶子。

    「儿子……」凌安茹被压的弯下腰,近距离的看着儿子熟睡的脸庞,鼻子一酸,差点哭了出来,「儿子……啊啊……啊……你……你……快醒醒……」快醒来保护妈妈……

    对儿子的母爱让凌安茹忍耐着背后男人的肏干,就当被狗咬了,她心中是这样想的。

    在折磨中凌安茹感觉时间慢得就像过了一辈子一样,张副主任的淫话就像天边的微风,再也进不到她的耳朵里。

    终于,男人闷哼一声,精液射到了安全套中。

    张副主任舒爽的拔出肉棒,把安全套撸下丢到垃圾篓里,用边上的纸巾胡乱的擦拭一下,就把软踏踏的肉棒塞回裤子,拉上拉链。

    「药明天就回送到。」他对整理着衣物的凌安茹说道,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

    「……」凌安茹脱下连衣裙揉成一团丢到垃圾篓里,沉默的来到厕所里,打了一盆水放在地上,接着蹲在盆子上方,用毛巾擦拭下体。

    清理完后,她换上便装,就这样躺在儿子身旁,抚摸着儿子有些消瘦的俊脸,就这么看了一夜。
相关标签: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