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猛烈的进出一次比一次深入 _家政女工关姐

    我大学是在自己城市里上的,父母在国外有生意,被猛烈的进出一次比一次深入 _家政女工关姐我的学业又不是很看重,所以就活成了人人艳羡的富二代生活。父母走后,房间无人收拾,我便从再就业中心找了一个姓关的钟点女工每周来两次打扫两套住房。我叫她关姐。据了解,她三年前下了岗,丈夫有病住院,儿子在读书,日子过得相当艰难。我当初也是同情她才给了她比别人高的工资。

   她干活干得很仔细,特别卖力,时间长了,我们也很信任她,房间没人时也把钥匙交给她进行打扫。她40多岁,有点胖,个子不高,典型的一个南方中年妇女的模样。不过人倒还是干净利落。一天我在公司觉得有点发烧,便到医院开了点药回家休息,正好这天是打扫日,关姐正在用吸尘器吸地毯。

    我喝了药,觉得有点头晕,便穿着睡衣躺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休息。电视没什么好看的,我和关姐便攀谈起来,问了她一些家里的事,说着说着,她哭了。说儿子上学的学费要3000多块,她实在没有办法筹集,又不想看见儿子失望的样子,所以心里特别难受。我也是厂矿出身,所以对下岗职工尤其同情,3000多块对我来说也就是一顿饭钱,便拿了钱给她,说就算见她工作好,奖给她的。

    她接过钱,扑通一下跪到我面前,我赶忙扶她起来,她说这叫我怎么报答你的恩情呀,我说报答什么,我也是工人的儿子。她却说怎么也要报答的。干完活后,她走到我面前,默默的脱掉上衣和裙子,露出肌肉松弛的身体来。我惊呆了,忙说你要干什么,别这样。她说你是不是嫌弃不嫌弃我老。
 
   她也没什么报答的东西,只有这一身老皮肉了,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我手足无措起来,捡起衣服给她披上,她大哭了,说那我怎么报答你呀,我怕人听见,这时心里也乱的和麻似的,忙说好吧。她脱下已经洗的变了颜色的内裤和胸罩,露出和两个面袋子一样下垂的乳房,由于常年穿乳罩和内裤的关系,乳房和内裤区的皮肤比其他地方要白。

    她替我解开睡衣,被猛烈的进出一次比一次深入 _家政女工关姐把本不该竖起这会却高高挺立的阳物放入了她的阴道。我也也有些冲动,便穿插起来。女人的阴道有点干涩,弄得我的阳物火辣辣的不舒服,身上和腿上的肉也松弛疲软,尤其是乳房,摸上去一点反应都没有,几十下后,她的阴道才湿润起来,不过我今天身体不适,而且这突如其来本不情愿的性交也让我状态疲软,于是便泄了。

   她穿上衣服要走时,我又给了她2000块钱。走后,我跑到卫生间里狂洗了一下身体,并不是觉得不干净,而是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偏离了做人的原则,我不能原谅自己,用凉水冲刷着已经感冒的身体,来惩罚我的兽行。我病倒了,彻底。以后,关姐还是到我家来打扫,不过再也没有和我脸对脸的说过一句话。
相关标签: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