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抬高一点舔太舒服了别停我还要 _陪领导坐火车

    耿局长开车带上艾娜,半路又有一个女孩儿上车,据说是另一所学校的老师,姓范,二十来岁,瓜子脸大眼睛,浓妆艳抹,像是电影明星,不知道是不是整过容。他们来到机场,薛怡和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等在那里。孟市长,让您久等了。耿局长一下车就热情的上前,和他握手。 我们也刚到。孟市长眼睛看着艾娜和范老师,腿抬高一点舔太舒服了别停我还要 _陪领导坐火车 她们都是你的人?是啊,都是我们教育系统的精英和骨干。耿局长说完分别介绍,几个人一起进机场登上飞机。

    她们几个人的座位不是挨着的,薛怡和孟市长坐一起,范老师一上飞机就挽住耿局长的胳膊,黏在他的身上和他坐在一起,艾娜单独一个人。

    飞机很快起飞,经过无聊的飞行,降落在北京机场。他们马不停蹄,又赶着去火车站,坐上去东北草原的火车。孟市长和耿局长坐软卧,艾娜和薛怡以及范老师都是硬卧。范老师非常清高,一个人躺在中铺看书,不理睬她们。直到这时,艾娜才有机会挨薛怡坐下,小声问她:咱们这次出来,到底为了什么呀?

    你不知道吗?昨天一大早你就和耿局长干上了,他没有告诉你吗?薛怡奇怪地说。 艾娜知道她误会了,又不方便说,就摇头:没有,我不知道。

    是这样的,我现在已经调到反贪局工作,你呢,开学后就是副校长,咱们所以能升职,孟市长帮了很大的忙,为了感谢他,也为了耿局长以后的发展,他就组织了这次旅行,明白吗?薛怡一五一十告诉了她。

    那她呢?艾娜小声问,悄悄指了一下看书的范老师。薛怡摇头,她也不知道。艾娜佩服的望着薛怡,她好像什么都知道似的。艾娜就说:薛怡姐真厉害,什么都知道,连市长也认识,了不起。

    薛怡并没有得意,她淡淡地说:有什么呀,孟市长和马校长是中学同学,我在学校时间长,陪马校长久了当然就认识他们了,换做你,你也会认识的。他们男人呀,只要你肯脱掉衣服,没有搞不定的。

    艾娜正要说话,她的手机铃声响起,是耿壮壮的,她接通信号:喂,壮壮呀,什么事?老师晚上回来吗,我妈说等你回来吃饭。不用了,我不是说了和学校的老师旅游嘛,老师现在就在火车上,回不去的。艾娜觉得好笑。是和我爸爸在一起吗?耿壮壮不放心。没有,我和薛校长在一起,不信你跟薛校长说几句话。艾娜说着,要把手机交给薛怡。手机那边的耿壮壮高声说:老师不用了,我就是不放心老师,千万不要和我爸爸在一起,他真的很坏。

    艾娜放下手机,不禁笑了,耿壮壮真是可爱。薛怡离得近,她听出点眉目,嘲笑艾娜:妹子本事见长,父子俩通吃啊!艾娜连忙示意薛怡声音小点,不要让范老师听到。

    天渐渐黑了,范老师不知什么时候离开,艾娜就和薛怡到火车上的餐车车厢吃晚饭,吃完饭往回走,路过软卧车厢的时候,耿局长正好出来看见她们,就说:我正要找你们,进来坐坐。

    艾娜和薛怡就进去,耿局长快速关上门。 她们一进去就吓了一跳。孟市长坐在床上,裤子褪到脚踝,范老师跪在他的胯下,双手握住他粗大的老二,正卖力的吞吐,哼哼唧唧的忙个不停,全然没有了在硬卧车厢里清高的模样。

    艾娜不知所措,倒是薛怡反应快,她坐到孟市长身边,娇滴滴地说:孟哥真会享受,什么时候轮到妹子,让妹子也吃上几口。不着急,都有份。孟市长捧着她的脸,亲了几口,手就伸进薛怡的胸口,猛地把文胸扯了出来,放在鼻子下问闻了闻,说:好香。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薛怡娇嗔地说:讨厌,弄坏了人家的文胸,给我赔一个,赔一个嘛!她抱住孟市长的胳膊,像个两三岁的孩子撒娇。孟市长又伸手进去,在她没有遮挡的双峰揉捏了一番,淫笑着说:行,给你买,我看她文胸的款式就不错,你要么先试一下?

    薛怡低头,这才发现范老师的上衣已经全部敞开,文胸推到上面,两只硕大的乳房在胸前摇摆,随着身体的动作晃来晃去。她马上会意,弯腰帮着脱掉范老师的上衣和文胸,接着又脱掉她的裙子和裤袜。艾娜注意到,范老师竟然没有穿内裤,下面空空如野。

    耿局长的手搭在艾娜的肩膀上,笑着说:愣着什么,一起玩吧!他说完就开始解艾娜上衣的纽扣。 艾娜看情形知道今天没有选择,就任由他一件一件扒掉身上的衣服。

    那边的范老师已经趴在床铺上,孟市长脱掉裤子从后面进入,趾高气昂的战斗着。薛怡也脱掉衣裙,托起白嫩的玉峰送到他的嘴边,他不时嘬上两口,忙的不亦乐乎。

    艾娜的衣服被耿局脱掉,两个人拥吻的时候,她的小手熟练地解开他的裤子,就伸进去握住他的老二。耿局长悄悄告诉她:先别着急,今天的主角是孟市长,你也过去凑个热闹,不过去没有礼貌,孟市长会生气的。

    我知道。艾娜在他的脸上亲吻一口。 火车冷不防猛地减速,车厢剧烈震荡,抖了一下。耿局长距离床铺近,他一屁股坐到上面,托住扑过来的艾娜,她一头扎进他的怀里,头埋在他的小腹上。

    范老师年轻,肌肉紧缩富有弹性,孟市长的老二在她的下体内抽动,被紧紧包裹的感觉实在美妙。他干的来劲,正在兴头上,火车突然抖动,他向后闪出去,想抱住范老师高高翘起的臀部,可惜她的肌肤过于光滑,一下子就滑脱。他踉跄几步,扑到艾娜的身后。

    孟市长马上抱住艾娜纤细的腰,粗壮的老二不偏不倚,正好插进艾娜的下体里。艾娜嘤咛一声,臀部不由自己的向后翘起,迎接不请自来的陌生客人。孟市长不管三七二十一,反正有奶就是娘,他搂住艾娜的腰,就猛烈干了起来。

    薛怡和范老师都穿着高跟鞋,行动不便,纷纷摔倒在车厢的地板上。

    艾娜的头顶在耿局长的小腹上,她身体随着孟市长在身后的冲撞,头也一下一下摩擦着耿局长的下面。他的裤子已经被艾娜解开,他就随手掏出里面雄壮的男根,正好竖立在艾娜的眼前。

    她想都没有想,低头就含进嘴里,舌头卷了上去。艾娜不用费劲,孟市长在身后不断的撞击,就帮她完成嘴上吞吐的动作。

    火车行驶越来越缓慢,最后停了下来。薛怡好奇,就爬起来掀起窗帘的一角,原来是火车停靠在一座小城的站台,上下火车的旅客提着大大小小的行李,匆匆赶路。

    薛怡放下窗帘的时候,范老师已经站在艾娜的身旁,望着他们热闹的场面却插不进去,无从下手,干着急没有办法。薛怡可不管这些,她大大咧咧的走过去嗲声嗲气地说:呦,我的艾娜妹子就这么受到宠爱,让两位领导同时疼爱她,我这个当姐姐的都吃醋了,能不能分出一个,让妹子我也尝尝鲜。

    耿局长笑了笑,就起身让艾娜自己俯身靠在床铺上,他搂住薛怡,玩弄着她的玉峰,调戏她说:姐姐成熟有味道,我们更喜欢,就是没有机会罢了。他抱起她扔到对面的床铺上,压了上去,在她高耸的峰峦间不停的吸吮。薛怡抓住他硬邦邦的老二,亟不可待的就送进自己洪水泛滥的沼泽中心。

    孟市长岁数大,体力渐渐不支,就停下来大口喘气。他的老二刚从艾娜的下体内退出,范老师就抢先扑过去含进嘴里,即便是孟市长退后几步坐到床上,她也不舍得松口,爬行几步跟上,始终叼着老二不放开,怕被别人抢走。

    小范还是普通教师吧!孟市长抚摸着她的秀发问。范老师嘴里依旧含着老二,她支吾着点头,说不出话。 可惜了,这么好的人才怎么没有提拔呢?孟市长问耿局长:薛怡原来的学校不是正好缺教导主任吗,不行就让她过去吧。

    耿局长干的正爽,他连忙停下来,看着孟市长说:小范刚刚转正,现在就提成干部早了点吧,不行先等等,有机会再提拔也不迟。

    孟市长点了点头,说:也是,那就先好好干,艾娜从一个代课老师发展到现在的副校长不也没有多长时间,只要努力干,机会永远是有的。范老师得到鼓励,干的更卖力,吞吐的越发迅速。她分开孟市长的大腿,转过身坐到上面,调整好角度,就让他胯下的巨物滑进她湿漉漉的洞穴深处。她踮起脚尖颤动上身,开始不停抖动,孟市长的老二在她的洞穴里进进出出,感受到强烈的刺激火车慢慢启动,窗外的灯光在窗帘上晃动,映出五彩的光芒。火车渐渐加速,驶离了站台,窗外恢复了平静,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

    在这个过程中,范老师不敢乱动,怕被闪出去跌倒,她踮起脚尖向后倚在孟市长的男根上。孟市长双手抚在她的酥胸上揉捏,她因为舒爽,不断挺起双峰呻吟着,低沉的喘息。

    她转过脸,孟市长立即亲吻在她的红唇上,吸吮着她吐出来的香舌,在嘴里蠕动。

    咣当!火车又猛地颤抖一下。 范老师浑身的重量全靠脚尖来支撑,她全身几乎不受力,马上就被抛出。幸好艾娜及时抱住她,才不至于摔倒。  什么破火车,早该换高铁了。孟市长抱怨。

    孟市长不要着急,我有办法。艾娜抱住他送上樱桃小嘴,和孟市长亲吻几口,胸前的双峰也被抓住揉捏。范老师怕没有位置,连忙抓住孟市长下面的老二,担心被艾娜抢跑。艾娜没有理会她,拿起床铺上的被褥,平铺到车厢的地板上,说:孟市长可以坐到上面,就不用担心摔倒咯!

    宝贝儿,你真聪明。孟市长抱住艾娜狂吻了一阵,依照她的办法坐在被褥上,范老师没有经验,一时不知道该用什么体位。艾娜帮助她和孟市长面对面坐下,用手固定好他翘起的老二,对准范老师的下体送进去,两个人立即搂抱住亲吻,范老师稍稍起身,就能顺利完成对他的老二的侵犯。她感激地对艾娜说了声:谢谢!

    薛怡和耿局长这边没有了动静,耿局长体胖,没多久就累得趴在她的身上不动,薛怡提议,床铺上空间太小,咱们也到地板上吧!耿局长欣然同意,帮她把被褥铺到地板上。

    耿局长先坐到床边休息,薛怡悄悄来到艾娜身边,突然摸了一下她的下体,艾娜吓了一跳,薛怡姐,你干什么?

    薛怡高兴地笑了,斌哥那边等着呢,妹子去吧,我先喝口水。她找出矿泉水,拧开瓶盖喝水。

    艾娜见耿局长那边没有人,就走过去蹲在他的跨前,套弄了几下湿乎乎的老二,上面粘的是薛怡的体液,艾娜并不抗拒,低头就含进嘴里。

    孟市长见薛怡喝水,就说:小薛,给我也拿一瓶水。

    薛怡没有给他拿水,反而妖娆的走过去,蹲在他的面前说:瓶子不干净,孟哥如果不嫌弃,就让妹子给你喂水喝吧她先喝了一小口,然后把撅起的小嘴送过去,孟市长张嘴就咬住,两个人的双唇吻在一起,薛怡嘴里温热的水就流进孟市长的口腔里,他咕噜一声咽下。

    好喝吗?薛怡抛了一个媚眼问。

    好喝,再来。孟市长张嘴等待着,薛怡赶紧又送上一口,接连喂了小半瓶,孟市长才喝饱。他抓住薛怡坚挺的玉峰说:要是这里也能出水就好了。他双手抱住就含在嘴里,果真用力吸吮起来。

    范老师不停地上下抖动着身体,她苗条的双腿早就累得发颤,只是为了满足孟市长的需求才咬牙坚持,她的额头上全是汗珠,顺着脸颊流下来,打湿了扑在脸上的浓妆,留下几道深深的痕迹。她突然感觉孟市长的老二在下体内抖动几下,紧接着滚烫的液体喷射到体内娇嫩的肌肤上。她再也坚持不住,双腿发软,瘫倒在孟市长的身边,下体的洞口紧缩,涌出几股乳白色的浓液。

    薛怡撒娇地抱住他说:孟哥就偏心眼,把她们喂饱了,拿什么给我呀?

    孟市长扭头看了一眼躺在旁边,因为大腿肌肉痉挛而不断抽搐的范老师,他的手就摸到薛怡的下面,那里还是一片汪洋,显然没有得到满足,他就把手指头伸进去,慢慢挠抓,薛怡猛地扑到他的怀里,痛苦的扭曲了娇美的面孔,她呻吟着,慢点,我受不了了。孟市长才不管这些,他反而加大了力度,弄得薛怡娇躯乱颤,在地上不停的打滚,连声求饶。

    咚、咚、咚。软卧的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有人大声说:快点开门,马上就要查票,把证件准备好。  薛怡不敢高声喊叫,立即压低了声音呜呜呻吟着,像是哭泣的样子。火车慢慢启动,窗外的灯光在窗帘上晃动,映出五彩的光芒。火车渐渐加速,驶离了站台,窗外恢复了平静,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

    在这个过程中,范老师不敢乱动,怕被闪出去跌倒,她踮起脚尖向后倚在孟市长的男根上。孟市长双手抚在她的酥胸上揉捏,她因为舒爽,不断挺起双峰呻吟着,低沉的喘息。

    她转过脸,孟市长立即亲吻在她的红唇上,吸吮着她吐出来的香舌,在嘴里蠕动。咣当!火车又猛地颤抖一下。  范老师浑身的重量全靠脚尖来支撑,她全身几乎不受力,马上就被抛出。幸好艾娜及时抱住她,才不至于摔倒。

    什么破火车,早该换高铁了。孟市长抱怨。

    孟市长不要着急,我有办法。艾娜抱住他送上樱桃小嘴,和孟市长亲吻几口,胸前的双峰也被抓住揉捏。范老师怕没有位置,连忙抓住孟市长下面的老二,担心被艾娜抢跑。艾娜没有理会她,拿起床铺上的被褥,平铺到车厢的地板上,说:孟市长可以坐到上面,就不用担心摔倒咯!

    宝贝儿,你真聪明。孟市长抱住艾娜狂吻了一阵,依照她的办法坐在被褥上,范老师没有经验,一时不知道该用什么体位。艾娜帮助她和孟市长面对面坐下,用手固定好他翘起的老二,对准范老师的下体送进去,两个人立即搂抱住亲吻,范老师稍稍起身,就能顺利完成对他的老二的侵犯。她感激地对艾娜说了声:谢谢!

    薛怡和耿局长这边没有了动静,耿局长体胖,没多久就累得趴在她的身上不动,薛怡提议,床铺上空间太小,咱们也到地板上吧!耿局长欣然同意,帮她把被褥铺到地板上。

    耿局长先坐到床边休息,薛怡悄悄来到艾娜身边,突然摸了一下她的下体,艾娜吓了一跳,薛怡姐,你干什么?

    薛怡高兴地笑了,斌哥那边等着呢,妹子去吧,我先喝口水。她找出矿泉水,拧开瓶盖喝水。

    艾娜见耿局长那边没有人,就走过去蹲在他的跨前,套弄了几下湿乎乎的老二,上面粘的是薛怡的体液,艾娜并不抗拒,低头就含进嘴里。

    孟市长见薛怡喝水,就说:小薛,给我也拿一瓶水。

    薛怡没有给他拿水,反而妖娆的走过去,蹲在他的面前说:瓶子不干净,孟哥如果不嫌弃,就让妹子给你喂水喝吧她先喝了一小口,然后把撅起的小嘴送过去,孟市长张嘴就咬住,两个人的双唇吻在一起,薛怡嘴里温热的水就流进孟市长的口腔里,他咕噜一声咽下。

    好喝吗?薛怡抛了一个媚眼问。

    好喝,再来。孟市长张嘴等待着,薛怡赶紧又送上一口,接连喂了小半瓶,孟市长才喝饱。他抓住薛怡坚挺的玉峰说:要是这里也能出水就好了。他双手抱住就含在嘴里,果真用力吸吮起来。

    范老师不停地上下抖动着身体,她苗条的双腿早就累得发颤,只是为了满足孟市长的需求才咬牙坚持,她的额头上全是汗珠,顺着脸颊流下来,打湿了扑在脸上的浓妆,留下几道深深的痕迹。她突然感觉孟市长的老二在下体内抖动几下,紧接着滚烫的液体喷射到体内娇嫩的肌肤上。她再也坚持不住,双腿发软,瘫倒在孟市长的身边,下体的洞口紧缩,涌出几股乳白色的浓液。

    薛怡撒娇地抱住他说:孟哥就偏心眼,把她们喂饱了,拿什么给我呀?

    孟市长扭头看了一眼躺在旁边,因为大腿肌肉痉挛而不断抽搐的范老师,他的手就摸到薛怡的下面,那里还是一片汪洋,显然没有得到满足,他就把手指头伸进去,慢慢挠抓,薛怡猛地扑到他的怀里,痛苦的扭曲了娇美的面孔,她呻吟着,慢点,我受不了了。孟市长才不管这些,他反而加大了力度,弄得薛怡娇躯乱颤,在地上不停的打滚,连声求饶。

    咚、咚、咚。软卧的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有人大声说:快点开门,马上就要查票,把证件准备好。薛怡不敢高声喊叫,立即压低了声音呜呜呻吟着,像是哭泣的样子孟市长为薛怡服务,看着她浑身发抖、娇躯乱滚的样子,他得到极大的满足,手上的力气加大,就想看到她受不了刺激做出的丑态。他扫了一眼屋里,身后的艾娜已经趴在床上,耿局长站在她的身后猛烈冲锋,呻吟声不绝于耳。屋里唯一没有事做的就是侧身躺在旁边的范老师,他伸腿踢了一下她,说:起来吧,拿上证明把外面的打发了。

    范老师慢慢爬起,她的大脑还沉浸在刚才**中得到的快乐,没有解脱出来。她迷迷糊糊地问:什么事呀?

    耿局长告诉她:这列火车的列车长是我一个朋友的发小,我这里有公安局的介绍信,你拿去给他看一看,告诉他们我们这个软卧包间不能打扰,以后不允许外人随便进入。

    范老师答应着,她站起简单的把外面的上衣和裙子穿上,刚要出去,外面又传来敲门声,开门,我们要进去检查。

    来了。范老师说着把门拉开一条缝隙钻出去,赶紧又关好。外面站着好几个人,其中一个刚好从缝隙看到耿局长和艾娜交欢的场面。

    你们做什么的?那人厉声问。

    范老师撩起散乱的长发,问:我要见你们的列车长。

    我就是。那人严肃地说。

    我是公安局的,来执行特殊任务,需要和列车长单独谈话,可以吗?范老师望着这个年轻的列车长。

    范老师刚刚经历过**的洗礼,还没有缓过劲来,她迷离的眼神,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无不释放出娇媚的姿态,尤其那双裸露的长腿,修长而且白皙,没有一丝多余的肥肉。

    最亮瞎列车长的是,她雪白的大长腿上面居然——居然粘了一小团粘稠的,乳白色的浓液,娇艳欲滴的美女站在眼前,列车长**高涨,当着众人的面下体居然就有了反应,有些发硬,他点头说:好吧。他又安排其他人,你们都各忙各的,有事我通知你们。

    列车长转身走进隔壁的软卧包间,敢情列车长就在他们隔壁。

    说吧,你们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列车长坐下翘起腿。

    范老师赶紧取出介绍信交给他。介绍信上面没有明说是市长和局长,只是说他们都是政府官员,前来考察工作,请列车长照顾,妥善安排食宿保证他们的安全,落款人的名字列车长认识,是他的发小,还盖有公安局的公章。

    有发小的亲笔签名和公章,列车长正要放行,让范老师回去。隔壁不合时宜的传来呻吟声,诱人的、连续的呻吟声,清晰地传到两个人的耳朵里,比片里的呻吟声还要淫荡。列车长的下面马上就坚硬无比,高高翘起。

    他的目光再一次投向对面美女修长美腿上的那一团白色的浓液,范老师奇怪,她低头看,也发现了腿上的秘密,脸马上红了,更加的娇艳欲滴。

    你是什么工作,做什么的?列车长的老二憋得难受,他干脆分开双腿,让老二舒服些。范老师也注意到他裤裆里的变化。

    我也是公务员,陪领导出来考察的。范老师昂起头,骄傲地说。

    列车长仿佛明白了其中的奥妙,他冷冷地说:把你们的领导叫过来,否则我就要强行进去检查,看有没有违法的事情和不允许携带的违禁品。

    范老师为难了,孟市长叫她来解决问题,再把问题推回去让市长怎么看她,她的前途、她美好的未来都在市长和局长的手里掌控,她必须把事情解决好,回去才有说话的权力,争取主动。她摇头说:不行,领导们都很忙,没有时间过来。

    列车长站起,不满地说:行,他们没有时间,我有时间,你前面带路,我倒要看看多大的官,这么大的派头。

    淫荡的呻吟声再一次传来,范老师回头看了一眼包房中间隔音效果不佳的木板,她打定主意,坚决不能让他过去,破坏了市长和局长的好事。

    走啊!让我也见识一下你们是怎么工作的,执行的什么秘密任务。列车长催促她。

    范老师向前走几步,靠近列车长说:列车长是明白人,想必你已经知道了,何必再问呢?

    列车长摇头,我这个人反应慢,我不知道,麻烦美女给我演示一下。范老师一咬牙,慢慢解开上衣的纽扣,露出胸前两个白花花、肥大的肉球。

    列车长早就猜到其中的事由,等到范老师解开衣服,丰硕的双峰直接暴露的时候,更加肯定了他的猜测。他们每天在火车上奔波,除了休息,最缺少的就是男女之间的**。列车长毫不犹豫,伸手就抓住一只玉峰,在手里把玩,他惊叹地说:哇!好大啊!

    漂亮吗?范老师故意挺起胸脯问。她刚才在孟市长那里还没有完全得到满足,对方就缴械投降,列车长也就三十多岁,英俊潇洒,她不由得转移了目标,准备在这里得到刚才没有得到的一切。

    列车长的大嘴已经叼住一个,贪婪的吸吮,支吾着说:好,好。他的一只大手伸到范老师的裙下,蓦然顿了一下,他惊讶的发觉她的下面也是空的。他抱起她扔到床铺上,几下就扒掉她仅有的两件衣服,手在她湿漉漉的下体摸了摸,问:这么湿,刚才是不是没有干够?

    范老师抱住他的脖子,主动送上香吻,娇声说:快点嘛,人家等不及了。

    列车长望着床上的美人,手指轻轻滑过她傲然挺立的玉峰,随着火车前行中的震动,雪白的双峰微微颤动,他的心脏也跟着颤动,荡起阵阵涟漪。他的手指在峰峦间流连,探索者,那条深深的沟壑,在双峰的颤抖中不断分开和闭合,勾起他无尽的遐想。

    他俯下身,舔了一下,然后轻轻吻在上面,不敢用力,怕她吹弹可破的肌肤禁不住他的亲吻而破裂。他小心地分开双峰,舌尖深入到沟壑的谷底,打了一个圈,这才一路滑上去,留下一道口水的痕迹,最后悬停在峰巅,挑逗着那颗粉红的豆豆,慢慢含进嘴里,用舌头卷住,试探着吸吮一下。

    滑嫩的玉峰一下子就被吸进去许多,充盈在列车长的口腔里,爽滑无比。他叼起来放开嘴,玉峰被拉长又猛地缩回,像弹簧一样跳跃着,如同一只调皮的小白兔,蹦来蹦去,荡起阵阵明晃晃的肉波。

    列车长的目光扫过她平坦的小腹,来到两条修长美腿间的草丛中,浓密的草丛杂乱,点点晶莹的露珠粘在上面,乳白色的露珠闪着荧光,变得透明一般。那是孟市长的杰作,范老师来不及清洗。

    草丛下的洞口刚刚经历过暴雨的洗礼,潮湿而泥泞,列车长用手摸了一下,手指头就滑了进去,被里面汹涌的暗流吞没。他手指头旋转了一下,螺旋形绕出。

    不要!范老师身躯卷曲,双腿屈膝翘起,痛苦的呻吟,发出兴奋的叫声。

    列车长激动不已,他迅速脱掉裤子,来不及脱上衣就压了上去,钻进她潮湿的洞穴里,猛烈的抽动起来。范老师享受到这超强的刺激,也不禁忍不住大声呻吟着,娇喘连连。

    床铺的支架似乎禁不住这样强有力的冲撞,连同固定它的木板一起摇摇欲坠,一列火车交错驶来,卷起强大的气流,发出沉闷的轰鸣。范老师也在这一刻到达**,忍不住啊的一声长叹,全身痉挛般抽搐。她抱紧列车长,在他的脸上狂吻,留下一道一道口红的印记。

    列车长受到鼓舞,更加的卖力,他连续冲锋,像个勇敢的战士高举胜利的旗帜,奔跑在队伍的最前方,无畏的越过一道道堑壕,他使出最后的力气,猛烈的冲杀,最后终于坚持不住,喷射出所有的子弹。

    他长出一口气,倒在范老师的身上,疲惫不堪。

    范老师抚摸着他结实的肩膀,列车长什么时候到我们包间检查呀?

    不必了,我相信你们。列车长坐起来,揉捏着她柔软的双峰说:明天早晨你来找我,我会安排人给你们把早饭送过去的。

    太谢谢了。范老师轻轻推开他的手,也爬起穿衣裙。

    你的电话是多少,下次来玩不用买票,我保证你们都有卧铺。列车长取出手机,期待范老师的回应。

    范老师想了一下,就报出了她的手机号码,说:麻烦列车长打过去吧,我下次好联系你。

    列车长高兴的给她拨过去电话,范老师向他摆手说:下次见,拜拜!

    范老师在列车长留恋的眼神中出来,回到软卧包间。她回去的时候,里面的战斗也已经结束,薛怡服侍孟市长穿衣服,艾娜在舔舐耿局长慢慢缩小的下面,帮他清理最后的污物。

    怎么这会儿才回来,刚才隔壁的动静可真大,想必是妹子吧!薛怡假装开玩笑说。

    范老师不好意思的低下头,那个列车长不通情理,非要过来检查,我怕影响了孟市长和耿局长的好事,就答应了他的要求,没有让他过来。薛怡还要说话,孟市长打圆场说:全是革命同志,都是为了工作,可以理解,小范做的对。

    第二天一早,范老师在通道遇见列车长,就和他说了一下,没有想到一会儿的功夫,真的就有人送来五份香喷喷的早餐,比在餐车饭菜的味道明显改善。
相关标签: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