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教我揷她—教练,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

    莲花村,泥泞弯曲的道路上,接连出现一些女人,当然,也有一些男人,老师教我揷她—教练,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 目光都落在林天成的身上,对于民风淳朴的他们来说,小学教师就已经很牛了,何况突然出现一个大学生? 各位村民,现在我宣布一下。我们莲花村来了一个大学生,从今天起就是我们的村主任。大家一定要配合他的工作。现在,你们都放下手中的农活,来村部吧。

    马翠莲通过一个破旧的大喇叭说着,走在土道上的林天成,见到太多的女人一窝蜂的奔向村部,而她们的穿着也没有城市里那么的时髦,可是却很开放,有许多女人甚至都没有带匈罩,走起路来,那肥大的雪臀令人想入非非。那妇人啊,哎,怎么就想到自杀了呢?以前是咱村里头飞出去的金凤凰,很多年没有回来了,可是今天回来却跳河自杀。可惜啊。

    啊。难怪,瞧瞧唐小翠,虽然已经三十了,可是那皮肤真够水灵的,身段更是没得说,特别是那大屁股,床上肯定够劲够骚。赶明个我也叫家里那口子去城里转转,学学人家。只怕到时候,老哥成天晚上抱着这个骚娘们,月亮还没挂在树梢就忙不迭安歇了。嘿嘿。如果能抱着唐小翠这样的美人在被窝里压着,早死几年也值了,啧啧。

    林天成皱着浓眉听着,回头看见王英叹息一口,眼前的情况有些特别,有些女人是奔向村部,而有些女人却是向村头那条大河跑去,听到两个尖嘴猴腮的老爷们的对话,心里便有了了解。 嫂子,我们过去看看吧。哎,小翠妹子咋就想不开呢。林天成加快脚步,不一会便来到村头,几十个女人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说着,看着这些女人,心里一直不曾明白,为啥莲花村女人这么多?而男人却没有几个?

    借个光,让老子进去一下。林天成扒拉开两个女人,见到草地上躺着一个女人,衣衫已经湿透,呼吸若有若无,已经喝了许多水,若是不及时抢救,肯定会死掉。你是谁啊,咋没有看见过你?” 是啊,他是谁啊,哪来的?”王嫂子,李大姐,他是我小叔子,也是咱莲花村新来的村主任林天成。王英恰到时机的点头说着,看着已经昏迷不醒的唐小翠,心里不免惋惜,在这个穷地方,有病就等死,何况跳河的她?

    是林主任啊。咯咯,好强壮的小伙子呢。可不是,林主任啊,小翠妹子已经不行了,老师教我揷她—教练,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 哎,在这莲花村,若是无法忍受女人的寂寞,死了也是解脱。谁让自己的老爷们不中用。姐妹们,你们说是不是啊?咯咯。”林天成心里一突,乡下的娘们果然口无遮拦,蹲在唐小翠旁边,右手忽然掐着她的人中,左手不断按着她的胸口,操,肉团子还真大啊。

    一瞬间,十几个女人愣住了,对于林天成的抢救不明所以,只是呆呆的看着林天成低头吻住唐小翠的嘴唇,这个林主任在干啥?噗。”许久,唐小翠猛的吐出一口水,娇躯微微活动了一下,林天成满头大汗的站起身体,深深的呼吸一下,还好没有死掉。你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要救我?我想死啊。唐小翠睁开双眼,咳出几口河水,坐在草地上,抱头痛苦起来,所有的女人全部低头叹气,脸上也都是愁容满面。

    你想死,没有人拦着你。可是你要想想,你的命是父母给的,你这样死了,对得起你的父母吗?人活着就有希望,你若是还想死,可以继续跳河。老子不会在救你。翠儿,你咋这么想不开啊。这时,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连滚带爬的跑了过来,挤进人群,一下子跪在地上,嚎啕大哭的说道:翠儿,老子不是男人,这些年委屈了你。你不要死,老子什么都听你的。

    随着男人的到来,十几个女人鄙视的看了几眼,仨俩的离开,每一个女人离开的时候,目光都在林天成的身上瞟过,看的林天成脊背发毛。我们也走吧。林天成拉着王英的手,入手一刻,感觉到自己的堂嫂有些颤抖,急忙松开,尴尬的笑了笑,向着村部的方向走去。弯弯曲曲的泥路,林天成走路的时候都觉得自己似乎要倾倒一般,而村部的位置在山顶,似乎自己上了一处仿佛永远不会结束的八拐九弯的陡坡,终于到了山顶,接着不断的下坡,转过了一个大山弯之后,眼前突然变的开阔起来。

    虽然底下依旧有弯弯曲曲的坡路,但整个大山凹已经尽收眼底,村子就在坡的最底下一块平地,屋子虽然破旧,可是整齐的分着两处,中间隔着长方形的田地对峙着,也有些散乱的房屋,东一家,西一家,靠着小山窝,那也影响不了整个村子的格局。林天成脸上压抑着无奈的神情,盯着下方的村庄,久久不说话,倒是王英,转了一个弯,说了一句:好算到了村部。这里好高呢。

    林天成的脸很平静,心里却不平静,有一丝失落,但是又有一股兴奋,这个村子看起来不咋样,但是那些人感觉不坏。七月的天气,村部的空地上,男女老少全有,同龄的人大致聚在一起,男人们,打牌,赌。女人们,忙着摆放桌子和挑着一些青菜。此时,全部村民看过来,神情间都有些犹疑,小孩子拉着衣角呆看着,傻。

    哎呦,林主任来了啊。马翠莲正在摆着桌子,忽然看见林天成走来的身影,笑道:这位就是我们莲花村的新任村主任林天成。他可是大学生哦。林主任好。林主任好年轻啊。咯咯,有没有女朋友啊?咱们莲花村别的没有,就是女人多。林主任要是看上哪个,记得说一声让人家留个门,千万别偷偷摸摸的去哦。

    咯咯,李大姐,你又发骚了啊。你家男人难道也不行?”嫂子,慢点往前走。林天成的声音忽然变得短促,变得粗重,觉得有些好笑,同时,心里暖暖的热乎乎的,似乎有温水在烧,自己是一个孤儿,从小到大都没有感受过什么亲情,而现在,这些村民虽然看起来豪放,可是那一举一动让自己知道,他们都很实在,没有城府。

    蹬蹬。林天成搀扶着王鹰的身体向前走着,身后传来高跟鞋的声音,不免回头看去,见到一个走来的女子,脚步瞬间停住。
    马翠莲想到这里,紧紧的搂住林天成,用自己的大奶子挤压他宽厚的胸膛,老师教我揷她—教练,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屁股不停的往炕里挪动,随着她的挪动,林天成看见席子上已经有一些晶莹的水渍,而她的两腿如八爪鱼一般环住自己的腰,嘴里轻哼道:林主任,你还挺会享受的,咯咯,你想摸婶子不?”

    不等林天成回答,马翠莲接着说道:来,上炕坐啊,站着多累啊。林天成现在稀里糊涂的,听话的脱了鞋,双眼冒着火,被马翠莲搂抱着上了水泥炕。水泥炕上,马翠莲松开林天成,起身在衣柜里拿出干净的薄被铺在炕上,带着柔美的笑,娇媚的说道:来,林主任,跟婶子一块儿躺在这儿。

    林天成有一种对男女之事有着强烈的冲动和渴望,站在炕上迟疑一下,妈的,你这娘们不会反咬老子一口吧?这可是你主动勾引老子的。马翠莲好像已经等不及了,一把揽过林天成,两人就同时躺在薄被上,马翠莲拿住林天成的右手,放在她的奶子上,嘴里含混不清,非常焦急的说道:林主任,摸摸婶子,给婶子揉揉吧。

    操。老子怕个啥?到嘴的肥肉老子若是不吃两口也太对不起马翠莲的一番情意了,妈的,管你这娘们抱的啥心思,老子今天就乎上了,女人身上死,做鬼也风流。

    林天成的右手触及到马翠莲的那对雪白抖动的肉馒头,只感到柔软如棉,同时又柔里带刚,弹性特强,很丰满,很硬挺。娘的咧,这可是好东西啊。

    马翠莲娇躯一个抖颤,握着林天成的手在自己胸前又揉又捏,慢慢的,马翠莲松开手,双手胡乱的在林天成的身上摸索,而林天成却自己忘情的把玩,抚弄起来。

    近在身边的男人气息使得马翠莲的呼吸显得有些急促,一把抓住林天成的头,喃喃着娇吟道:林主任,给婶子吮吮。婶子就更痛快了。

    妈的,林天成此时正有这个想法,忙不迭的把嘴巴凑过去,在那粉红娇艳的豆豆上咂起来。开始的时候,林天成感觉没什么滋味儿,慢慢的竟然有了感觉,只觉嘴里甜丝丝,香喷喷的。林天成索性把身体半压在马翠莲身上,只觉得马翠莲浑身好像在火烧一样,奇烫无比。林天成挪开嘴,喘着粗气问道:婶子,你身上咋这么烫呀?”

    林主任,婶子舒坦啊。快点,接着咂奶儿,别停下。

    操。你当老子是你儿子吗?虽然这么想,可是林天成还是赶紧在那嫣红的紫葡萄上又吸又舔起来。马翠莲发出轻轻的呻吟,她迅速把林天成的白衬衫脱掉,那一双红艳的嘴唇立即凑在林天成的胸脯啃咬起来。

    娘的咧。成熟的娘们就是会玩啊。林天成一个冷颤,开始的时候感到有点疼,他想推开马翠莲,但随之就感到全身都麻酥酥的,痒痒的,这种感觉很受用,甚至让自己有点恋恋不舍起来。

    马翠莲的手一直没闲着,解开林天成的裤带,麻利的帮助他脱了裤子,老师教我揷她—教练,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还有里面脏兮兮,带有点腥臊之气的内裤,迫不及待的擒住林天成茂盛森林中的大懒鸟,套弄起来。她一边扭动着被欲火燃烧的身子,一边说道:天啊。林主任,想不到你的毛还真多,家伙还真大。

    操,老子这是巨无霸。林天成嘻嘻的笑笑,大手抓着那对肉奶上下左右揉搓,说道:婶子,俺这活儿还行吗?”

    啊。太行了。简直不可相信啊。林主任,你这活儿不是野生的吧?太棒了,婶子好想要。天成,给婶子吧。

    林天成感到十分满足的模样,自己最满意的也就是自己的大懒鸟,见到马翠莲饥渴难耐的春情,继续在她的上半身忙活。

    马翠莲感到手里的活儿硬感十足,火热滚烫,她急忙分开那双白嫩的双腿,抓住林天成的手,娇喘道:天成,还有这儿呢。婶子刚刚洗过澡,很干净的。快来给婶子止痒。

    林天成吞咽着口水,从马翠莲的身上移下来,一眼就看见她那一身白肉,洁白如雪,粉嫩如脂。心想,虽然马翠莲已经过了年龄,可是这皮肤还真是不错,丝毫没有显示出一个农妇该有的那种粗糙和暗黄,而且这莲花村的女人似乎皮肤都不错,在这样一个地方,实属难得。

    在马翠莲的左手的带领下,林天成在她的身子上游走,只觉得马翠莲的身子十分光滑,丰腴。忽然间,马翠莲的手在她的两腿之间停下来,松开林天成的手,呻吟道:天成。给婶子摸摸这儿。 咕噜。林天成不停的吞着口水,借着灯光看见马翠莲的下面很是滑嫩,触手就是湿漉漉的一片,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停下手不解的问道:婶子,你咋,你咋啥也没长呀?”

    马翠莲愣怔一下,随即明白了,白了一眼林天成,笑道:天成,你是城里人,而且念过书,不会不知道吧?是不是没有见过啊?婶子天生就这样儿的,俺告诉你,婶子这叫白虎。妈的,老子会不知道你是白虎?不过这地方还真是不赖啊。马翠莲不停的扭动着身子,羞媚的觉得自己的屁股下已经湿了一大滩,又羞又急的说道:天成,婶子才是真正的女人,快,给婶子摸摸。摸呀。

    妈的,你这娘们的确是真正的女人。而且是一个放浪到让老子把持不住的娘们。不过你越是放浪,老子越是喜欢的紧。林天成急忙把手放在马翠莲的下面,用手指揉搓起来,感觉到自己的手上越来越潮湿,而马翠莲的呻吟声越来越大,火热身体里的岩浆终于爆发了。她双手托住林天成的屁股蛋子,把他挪到自己身上,胡乱的抓着他的大懒鸟就要往自己的裂缝塞进去。

    林天成冲动到了极点,恨不得立刻进入那潮湿的地方,感受一下那里的润滑,可是转念一想马翠莲心里到底是啥样的想法,灵机一动,着急的说道:婶子,俺不会弄呀。就到这里算了吧?如果被你男人知道,老子吃不了兜着走。为了图这一时的快乐,若是葬送老子的下半生,俺可不做那傻事儿。

    林天成说着话,故作的拿起自己的裤衩就要穿上,却被马翠莲一把抓住。天成,老师教我揷她—教练,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婶子知道你害怕,你放心好了。婶子不会反咬你一口的。真的。你若是让婶子快乐了,婶子不但不会说出去,还会给你找更多的女人让你来玩。咱莲花村那些女人想男人都想疯了。天成,你就可怜可怜婶子吧。给俺一个痛快,你不会婶子教你。

    听到马翠莲如此一说,林天成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问道:那要是你男人知道俺干了你,还不得把我狠揍一顿?”你说你叔郭二柱啊,啥呀,他才管不了婶子呢,你咋这么啰嗦呦,快给婶子解解痒。婶子现在痒的厉害。马翠莲是真的急了,用手握住林天成的大懒鸟就往自己下面送,刚到目的地,冷不丁感到手上有了一滩粘糊糊的液体,手里的大懒鸟随之软榻了。还没等马翠莲发怒,林天成知道马翠莲正是需要自己的时候,自己不争气了,忙撒谎说道:婶子,坏了,俺突然蛋疼了。
相关标签: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