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钻进我衣服里吸奶 兽血男友

   ken是那种随时可以兽血逆流的男人。我和他在一个城市的东区和西区,平时大家各忙各的工作,一星期见上二三次面,通常是我下了班坐车到他家,一进门他就把我衣服剥了按倒在地毯上用后插式插一番再叫我弯腰站立着从后面抽插再换别的姿势,他射一次后我们一起去洗澡,然后出去吃饭,玩乐。回来洗白白躺在床上看碟子,再厮杀一番。虽然有时候会觉得他有一点点的霸道,其实还是很喜欢他的生猛的。和ken的性福生活让我觉得身体时常保持着敏感状态,每一次都像刚灌溉过的稻田。健康愉悦!

如今的科技发展迅猛,日新月异,连A片都拍得清晰如斯。最近ken常放些3p,多P的A片,场面激烈,纤豪毕现,让人热血沸腾。他问我,想不想试试3p?我似真似假的回答他:还有没有比你更优秀的男人呢?他从后面一把抓住我的mimi往下拉,抬起我的臀部,把JB插进我的小穴,一边嘀咕着说:

下次让你尝尝大餐!电视屏幕上一个漂亮的东方女子在几个壮男的轮番抽插发出愉悦的呻吟,我的心不由的向往起来…………

外出学习一个星期回到家,ken的电话已经打N个,他说一个星期不食肉味,憋死了。还说这次让我饱吃一顿。想到他猴急猴急的样子,我不禁笑了笑。

不知怎么的,觉得他的声音比平常更兴奋一些。和家里人吃过饭,洗过澡。搽了点淡淡的香水,坐车去ken的家。

一进门,ken就把我紧紧的搂在怀里,伸手到我裙子里在我的mimi上揉捏了一把,然后邪笑地看着我,我正诧异,一抬眼,却看到酒柜边多了个陌生的男人,和ken一般高大,剪了个平头,一双眼睛亮晶晶的。我冲他点了点头,凭着女性的直接,顺着他的眼神,我低下头,才发现该死的ken把我的吊带裙往下拉了些,把Bra拉歪了,露出了两个半球,我伸手扯平了裙子,脸上犹自火火辣辣的。ken介绍说这是他大学时候最好的朋友叫森。出差大半年了,前两天才回来。森把手中调好的葡萄酒递给我,裂开嘴笑了笑,说:你好!不知怎么的看他的笑容竟然觉得有种野兽的温情,书上说这类的男生很有攻击力。我们三人坐在沙发上聊天,ken和森开着一些带腥的玩笑,聊他们在大学时候一些泡MM的趣事。

我只是微笑着听他们胡扯。说到兴奋处,ken走过来抱住我,在我耳边邪笑着大声说:「森的功力深厚可是出了名的哦,你想不想试试呢?」我张红了脸,推开他,把手中的抱枕扔到他身上。详怒骂他坏蛋。ken又转过头去对森说:怎么样?我女友正点吧?外表端庄,骨子里骚得很呢,在我胯下叫得不知道多浪!我伸手在他大腿上狠狠地拧了一把。抬头,接触到森的笑脸,那双眼睛里有两族跳动的火焰,他半笑着对我说:看到你,我的热血都沸腾了,我对其他女生从来没有像对你这么兴奋过!一个很会哄女孩子欢心的男人。想起ken曾经说过--女人,无论受过多少教育,本性难移,一遇恭维脑袋马上发热。

而此刻,真的有一股热血往头上冲,往心头上灌,往下腹里涌。男人好色,女人何尝不是呢?如同喝水般自然的生理需求。

ken拉着我到浴室洗澡,用醺了香波的轻柔薄棉纱伸到我的小穴和肛门里冲洗。我把沐浴露涂抹在他早已经高高挺起的JB上。用手冲洗干净,ken帮我把长发吹得半干,盘在脑后,包了张白色的浴巾回到客厅。森已经在客房卫生间里洗好。厅里的大灯关上了,只留下旁边的来年感排小灯和沙发边的两个落地灯。轻音乐在空气里缓缓流淌,玫瑰和芰子花在水晶瓶里发出淡淡的幽香,森在调着冰镇的香槟。我心里的不安渐渐消失。原来就算是有点邪恶庸俗的晚上,前奏可以这样优雅。那样的温情依依,而我们的心都充满了渴望…………我们靠着布沙发坐在毛绒绒的地毯上喝着冰镇的香槟。灯光下嗳味又煽情。

ken忽地伸手扯下了包在我身上的浴巾,一双高耸跳动的乳房跳动着裸露在两个男人的面前,我下意识的惊呼一声,放下手中的杯子,双手捂在了胸前。森呼吸急促地伸出手拨开了我的手,色迷迷的凝视了一会轻轻的说:「好迷人的山峰,是我最喜欢的梨型mimi,鲜嫩的小樱桃,」ken夸张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当然啦,发育时候我一直揉搓的结果!」两张温润的嘴唇吻上了我的手臂,在乳房边来回的磨蹭亲吻,又不约而同的含住我已经变硬的小樱桃,用力的吸允着,一阵阵酥麻从胸膛的神经传到身体的每一处,我甚至感觉到了乳房在膨胀,在不断地分泌出乳汁,我不禁轻轻地呻吟起来……

两双有力的滑落到我的下半身,掰开我合拢着的大腿,ken把我的双腿稍稍抬起,森用他修长的手指把我浓密的阴毛一根根的拨向两边,听到ken的声音在问:』想不想操她的穴?」森无声地将舌头用力的顶进我的小穴,吸允着我发涨的阴蒂,用舌尖来回的舔着我的菊花门。ken温热的嘴唇在我的小腹和阴户上亲吻。在两个舌头的捣弄下我全身的每个细胞都受到了快感刺激,小穴里不断地分泌出润滑的爱液。洞穴里一阵阵的骚痒难耐,森把两根手指插进小穴里捣弄,更多的水从阴道壁里掺出。正陶铸ING~ ,两支硬梆梆的肉棒顶到了我的嘴边,我张开眼睛,看到两根怒然耸立的阴茎挺立在面前。我情不自禁地用双手握住两个,一手套弄着ken的,一边细细欣赏着森的。两根都是我喜欢的直形锥状的肉棒。森的龟头颜色更为深些,呈诸红色,在连接处有些微微的黝黑,看起来更为粗壮。

我想,应该是身经百战的原故吧,这根棒棒不知道在多少个蜜穴里进进出出了,滋润得如此茁壮。阴囊像两颗紧贴着的大核桃,我用指尖轻轻划过,他不禁哼出声音来。我把两支耸立的JB贴在一起用舌头轮番舔吻两个龟头,又分开把它们含在嘴里吸允,两个肉棒在我的套弄下越加的膨胀,我刚稍做停顿,两双手已经把我的手和脚按趴在地毯上,翘起臀部,一根男人粗大的肉棒很快就插入了我的小穴,骤然被撑开的肉缝顺着JB的形状回缩,紧紧地裹住了它,森大呼:「好紧哇!」用双手卡住我的腰,加大力度,把肉棒往我的小穴里频频抽插,ken兴奋地看着森用力地操着我的BB,一转身,把他的JB插入了我的口中。森一用力顶,惯性下我就把ken的肉棒往深喉里吞。下体在森用力的抽动撞击下一阵阵的酥麻,我想叫却叫不出来,感觉到阴道和子宫都在律动,高潮了……森在我的扭动下屏住了呼吸,一边抽动一边克制着想射的冲动,我小穴里奇痒无比,不由自主的扭动着胯部,拼命想套弄他的肉棒。

   ken把JB从我的嘴里拔了出来,把森拉开,用力的插进我的阴道,使劲的抽插,在猛烈的撞击下我的高潮延续了许久,像一片片的花海,不是一朵两朵,是千万朵。一阵阵舒畅的感觉从下体到四肢百骇间蔓延开来,禁不住一声声的呻吟起来。ken放慢了速度,森把沾满了爱液的JB在我肛门边磨蹭,拿过润滑液涂抹在手指上往菊花门里插,ken翻身靠在沙发半躺在地毯上让我伏在他的身上,肉棒顶着我的阴缔,玩弄着我的mimi。森用手握住他JB在我的菊门和小穴间来回磨蹭,我全身都发热着渴望着被插入。

不由地扭动起来。森饶有经验地把龟头慢慢顶入我的肛门,感觉到肛肌受力撑开后又不断的回缩,把他JB又顶了出去,森往他的肉棒里抹了些润滑液,用手把臀肉往两边稍稍撑开,把JB用力的往里顶,慢慢的往里插,来回几次,把整个肉棒全插了进去,肛门里涨得满满的,森来回的抽插,感觉到他的龟头不断的往里钻,原来的一点点的痛觉也在神经的跳跃中变得酥麻起来,有种被侵入和占有的感觉,快感在后腰蔓延,我不禁随着他的抽动啊~ 啊~ 啊` 的叫出声来。

   ken也不甘示弱的把他的JB插入我的小穴,两人调整了节奏频频往里面抽插,下体的两个洞洞都被填得满满的不断地撞击着,一点点的痛伴随着更多的快乐,我情不自禁地大声呻吟喊叫,却不知这样的呐喊更助长了他们的战斗力,两双手稳住了我扭动的身子,嚎叫着一起狂热的往里面抽插,下面的疯狂的往里面顶,后面的用力往里面猛撞,争先恐后地往更深的地方钻,插,随着两声低低的吼叫伴着我的狂呼,两人不约而同的把精液射在了我的两个洞穴里。我有瞬间的眩晕,在他们抽离后有种说不出的惬意和轻松,有股温暖的浪潮从阴部流向全身,整个身体全是飘飘然的舒畅…………稍作休息后,森把我抱进浴室泡进ken放了玫瑰香精的浴缸里……ken把我抱出来放在沙发的时候我头一着枕头就睡了过去。

清晨在朦胧中醒来,森正用手揉搓着我的乳房,看到我睁开眼睛,冲我笑笑,把水杯的水递给我喝,想到昨夜的混战,我脸瑕不由的发烫,森亲了亲我,说:

「宝贝,你好棒,哥哥再给你吃顿丰盛的早餐怎么样?」说着把我的两条大腿抬起,把挺立的JB用力的插进了我展露出来的BB中,猛力的抽插,一边看着我邪邪地说:「你感受下,哥哥的JB是不是更大些」。我羞红了脸,瞪了他一眼,他哈哈大笑着把我从沙发上聆起来,让我站着弯下腰,没站稳,他的大JB已经从后面插了进来,他一边用手玩弄着我的mimi一边说:「听ken说用这个姿势操你最爽了,今天让哥哥也爽一爽!」捣弄了一番,他又让我用手撑住沙发,伶起我的一边脚,单脚着地,呈侧大字样狠狠地抽插,每一次都顶到了我的子宫口,我大声的哼哼起来,这时候ken也醒来,加入了混战,摆弄着各种姿势,尝试着被不同的方向攻击,心里却有种被蹂蓐的快感,就像回到了盘古开初时的性乐伊甸园那样的肆无忌惮。森提议两棒同插一穴,让我侧着身,他和森在我的前后攻击,两根大JB轮番插入我的小穴,密集的抽动着,我在高潮中大声的喊叫,在呐喊中他们把精液一起射在了我的蜜穴里。

3p让我在两个男人的身下感受到身为女人的幸福和快乐,我喜欢被男人宠爱的感觉。如果说两个人的性爱是一个温磬的烛光晚餐,那么3p就是一席丰盛的满汉全席。都说人间艳福是所有欢娱中最顶级的享受。

生命如此短暂,青春转瞬即逝,在所有为生存,为生活所做的辛苦努力后,用这样一点点的放纵来安慰下自己,不算太奢侈吧?
相关标签: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