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贼和女人

    “呼~啸~~~”

    呼啸的风声穿过漆黑的林间,犹如一柄快刀划过寂静的夜,犀利而不失婉转。林间的一处,燃烧着火堆,火苗在风里时而疯长,时而如豆欲熄。火光映照着一袭白衣,立在坟前。

    无形的风恰似霜刃回转,快速掠回时,伴着火苗快速地疯长,火花四溅。火光明亮处,清晰了视线,白衣人被疾风扯开了帽尖,现身是一副泪眼婆娑,楚楚动人的容颜。身前敞开了衣襟,隆起着高耸的酥胸。

    “姐姐,我一定会手刃陆乘风那个坏男人,解你心头怨恨!”白衣女子对着坟前墓碑,恨恨的说道。

    火光影影灼灼,依稀得见墓碑上刻字:亲姊冯妤羽之墓。

    从火堆的远处流窜过来四盏火把。为首一个火把快速接近火堆,夜色里其火把连贯的挥舞示意,其后三个火把得令,以火堆为中心分散围合起来,然后火把依次熄灭,隐入夜色…白衣女子沉浸在悲伤的情绪里面,没有察觉身边的异动。

    一阵风急起急落后,骤停。夜,忽然变得异常寂静,让人莫名慌张起来。

    终于,四名山贼同时现身,从四面一下围了过来。在看清了白衣人是个形单只影的女子,尤其还有着漂亮的脸蛋,高耸的胸脯,山贼个个两眼放光,如一群饿狼围住了美味的绵羊,贪婪不止地流着口水。

    白衣女子终于感受到异动,猛然转身回顾,顿时发现四名彪形大汉正大张着手臂,向自己围了过来。

    白衣女子惊慌四顾,显然山贼十分狡猾,已封住她所有逃跑的路口。

    山贼们望着白衣女子曲线玲珑的身子,只盼能快快伸手扒开薄薄的云雾,看一看那座乳峰入云高耸处的美景。

    山贼眼冒精光,如狼似虎。

    “哎哟!这娘们可比山上孙大娘的奶子还大,我可是玩过,哎哟!那真是又软又香呀!”

    “我也玩过,那下面小穴也真是馋人!”

    “抓住今天这嫩白娘们,兄弟们可都有大奶肉洞享受了,这雪白的奶子!吃上一口满嘴奶香呀,这肥美的大屁股!后面捅进去,哎哟夹得那叫一个爽呀,再整个鸡巴插进去,大屁股满满的贴在身上,那柔软!那滋味!大家伙一块调教,把她日成人尽可夫的骚娘们,到时天天不能让她歇着,一天不用都浪费。哈哈哈…”

    女子头脑发懵,虽然她习得武功,但真刀真枪上阵还是头遭,尤其是同时应对四名精壮的汉子,一时有些慌神,难免示弱道:你们不要过来!你们要做什么!我这有些银两,都送给大爷们,求你们放我一条生路,好不好!

    山贼哈哈大笑:什么生路活路的,大爷们都赏你咯!只要你这水灵的身子,赏大爷们玩玩就行。

    其他山贼应着:对呀,对呀。大爷们虽然个个身壮如牛,但干那事,都温柔着呢,你就敞开了白嫩的胸脯,享受一浪接一浪的销魂吧!哦呜…瞧着丰臀翘乳的模样,看着呀,心都要醉了!

    女子心里害怕,学来的功夫全无施展,只慌乱抓起火堆燃烧的木材,向四周挥舞着:你们别过来,我会烧死你们的!

    山贼大笑,十分享受女子的挣扎,就像正被他们压在身下的女子,一句句大声喊叫着:“不要~不要呀~,人家下面都要被你们艹烂了,再艹人家,小逼逼就受不了了。别呀,人家要咬你们咯,啊…啊…肉逼好痒好着急呀,快停下,快,快呀,啊…唔,不要呀,不要那么快……呀!”

    女子缓过最初的惊吓,安定了心神,捡起一根根火柴棍,掷向山贼,想要打乱他们的包围。但山贼根本不慌不乱,抓起扔过来的火柴棍,又不慌不忙的点起手中的火把,视线更加的明亮了。

    女子凌乱了头发,衣襟也更加的敞开,那隆起的胸口大喘着,双颊玉颈泌出的汗水一股股流了进去。酥胸快速的起伏,就像女人腰间耸动着,飘飘然渐入佳境,胸乳荡漾,只待放纵,享用高潮汹涌的迭起,淫液四溢骚香扑鼻。

    山贼看得兴起,不得不压了又压裤裆里坚挺的肉棒。山贼故意的把手里的火把撩向女子胸部和下体,女子一手拿着火棍格挡,一手紧张的抱在胸前,更加托起胸部的饱满,那一团雪白都要跳了出来。

    一名山贼将手里捡起的火棍扔向女子,女子着急跳起,乳肉乱颤。其他山贼也纷纷效仿。一个个火棍火光流矢般射向女子,女子脚尖弹跳腾挪斗转,舞动非常,修长柔美的身体在眼前舞蹈一般,手中火棍挥舞的似绽放的烟火。

    山贼一时晃着眼,任女子花拳绣腿,只是围而不攻,看她身段妖娆性感惹火,尤其裙起飞扬时,雪白的大腿根在火光里若隐若现,可惜目光所至情深缘浅。

    山贼团团围绕,心急眼前那对嫩乳还有那美腿根的肉洞,一瞅准时机,立刻将火把扔到白衣女子裙边,火苗一下窜到女子的裙摆上,衣衫燃烧了起来。

    女子连忙拍打,火苗窜动已然乘势,女子本能的将衣衫扯去,扔在地上拍打。

    山贼顿时眉开眼笑,笑声十分淫邪:嗷哟哟,没想到小娘子这么着急,这就扯了衣裳,原来是嫩穴酥痒,淫荡难耐的小浪货,你这让小哥哥们如何忍受得了啊!

    原来是女子扯开了衣衫,漏出了大片的淫靡春光,她性感的锁骨下仅剩一片心衣半遮着饱满的胸脯,光滑的腹部绵延向下本应是萋萋茂密,这时仍有一条窄窄的下衣遮住,丰腴的大腿紧紧的闭合,遮住最迷人的蜜肉。后身的景色也是宜人,浑圆丰满的粉臀翘起,臀肉白皙,仍是那股沟深陷处,两片肥嫩,深深的诱惑着四个彪形山贼。

    女子感受到浓浓的雄性气息扑面袭来,仿佛四个彪形大汉已将她扑倒在地,压在她的身上,紧贴在她赤裸裸柔软的肉体上,一双双粗燥不安的手,在她身上肆意揉虐,山贼抓住她身前白花花,饱满坚挺的乳房,她感觉奶子都在发热发胀,在山贼大口大口的吮吸,轻咬下,粉嫩的乳头坚硬的挺立起来。山贼粗壮坚挺的肉棒在她肥美的逼瓣上一遍一遍滑过,她浑身都瘙痒难耐,极度渴望那一根根坚硬,一插到底。在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冲刺中,她整个身体发抖舒爽。

    她似乎都难以自制的喊叫着“啊,好快活,真快活,唔~再给我!都给我!她滑腻的阴道已经被撑的极度饱满,她太渴望这种充实感,好爽啊。”

    山贼们坚硬的鸡巴由慢到快,由浅到深,不停的,一刻不停的抽插她的肉穴,啪啪拍打着她的肥嫩的阴唇。

    她肥美的阴唇被四名大汉不停的插入,从粉嫩到充血的艳红,阴唇上凸起肿胀的阴蒂,渴望粗燥的手指不停的用力地揉搓。渴望一张张大嘴伏在上面撕咬,一个又一个舌尖伸到里面搅弄,那水也泛滥如潮水汹涌。

    深入的龟头鼓胀的撑满,不时冲刺到她的逼蕊,每次都会有一股电流冲击到她头脑中的某处,她的灵魂都在颤抖,久久不能自己……眼前四个山贼,已是越发逼近,一番计较也是无望,女子不忍清白的身子被山贼压在身下,轮番奸淫猥玩,无端糟践侮辱。

    山贼越是迫近,越是清晰的显现他们近乎兽性发狂的模样。可想象奸淫时,他们会是多么的粗暴用力,女子的乳房会被他们争抢撕咬,肉穴都会他们撑破撕裂,凌乱了发,满身的抓痕,混乱不堪的下体…女子倒也是个决绝的性子,虽然害怕,看眼前无望,不想污了这身子,毅然拿起一块锋利的石块向自己太阳穴砸去…

    山贼见状,怎么舍得她一死了之,说时迟,那时快,山贼急速抽出身后的套索,脱手而出,及时的勾住了女子的手腕,另一个山贼也急忙挥去套索,套住她另一只手腕,于是女子左右手就都被束缚住了。

    两名山贼左右开弓,把两根绳索拉紧,女子如何有力气挣脱,手臂被直直的拉开。山贼将两根绳索紧紧地绑在树上,然后才放心的逼近女子。

    显然山贼找个了新玩法。经绳索的拉扯,女子双臂伸展,胸前的心衣终于也盖不全丰满的乳房,巨乳圆润的轮廓清晰可见,已裸露出大半,一点粉嫩的乳晕漏出,迷人的乳房像清晨欲开的豆蔻,娇艳欲滴。随着女子的挣扎,丰满的乳房上下涌动,似海浪起落,拍打着礁石,左右摇晃,似山峦起伏,套弄着云雨。

    山贼过足了眼瘾,终于忍不住动手动脚,山贼围过来,想要掀起那火红的心衣,真真的看一看巨乳的模样,摸一摸嫩肉的柔软,还有那粒相思人儿的红豆。

    女子双手已经无法抵抗,眼见山贼近在咫尺,个个是精壮的身体,腹肌分明,手臂粗壮,硕大有力的手掌大张着,十指贪婪的就要抓向她身体几个敏感处,一双手盖住她丰满的酥胸,一双手抓住她那团圆润的翘臀,一双手抱住她丰腴修长的美腿,又一双手偷偷钻进水草茂密的小池塘。

    女子终究是练过一些腿脚功夫,双脚已四处挑踢,一块块飞石击打过去,起初山贼不当真,直到打在手臂、胸前,一阵阵吃痛,才知道女子确实有些气力,尘土枯叶也是凌乱眯眼,山贼一头火气,可美色可口不可多得,不可太粗暴,不可不可。倒是女子小巧玲珑的绣花鞋踢掉,拍在山贼的脸上,被山贼伸手抓住,握在手里猥玩着,一遍遍的嗅着,“哇!真的好香,好过瘾,好过瘾!”那山贼一脸的满足。

    山贼忍不了,揉着身下的肉棒,盯着女子白嫩的大腿,充满弹性,想到一会就能抱在怀里摩擦,身下肉棒更是坚挺,舔着发干的嘴唇,淫语道:喔!好美的大腿呀,一会一定要夹紧大叔的肉棒喔!大叔们身下的大鸡巴,最喜欢女人紧紧的肉穴用力的夹着,啊,好爽,一定要再夹紧一点!

    一个个山贼瞪大了眼睛,望着白嫩嫩的大腿,还有根部圆鼓鼓的肉阜,伸手到裤裆里不停的搓弄,真想立即就冲上去,把鸡巴插进入,不停的耸动…女子一直不停的挣扎,累的精疲力尽,但这时山贼忽然停下进攻,女子两个脚腕不知何时也被套索套住。

    “兄弟们,可别让我们的小娘子伤了自己的细皮嫩肉,看着这白嫩的小脚丫在地上乱踢,哥哥呀心疼,鸡巴胀得更疼,来!把小娘子抬高,抬上花轿,把馋人的双腿叉开,把水汪汪的逼缝亮出来,给黑哥哥们看看,给黑弟弟们好好尝尝,今晚就是她的洞房花烛夜。新郎有点多哟,逼水一定要多流点哟!”说完山贼淫邪的笑了。

    接着两山贼把树上绑紧的绳索松开,两个人快速的爬上树干高处,再次拉紧以后,女子已被高高提起,双脚离地一人多高。接着双脚的绳索也被拉紧,双腿缓缓张开,大腿根部慢慢暴露出来,胯间的窄布收紧成条,圆润成团的粉臀分开两瓣,像熟透了的水蜜桃,扯开了白皙的表皮,露出水嫩的鲜肉,殷红的桃尖。饱满的阴户,两瓣肥美的阴唇微微开启,似分泌着爱液,散放着淫靡的温暖气息。

    山贼终于放心的贴近女子的身体,只是悬挂有些偏高,也许他们想更方便看清那迷人的淫靡肉穴。他们用手指轻轻滑过女人弯曲曲的阴毛,毛发疏松弯曲十分可爱,忽然快速勾掉女子下体的布条,啊!那肉缝真的好美,粉嫩细小,水润芳香。

    山贼迅速围在女人的下体,或猥玩女人的秀脚,揉弄每一瓣小巧的脚趾,轻轻地磨蹭脚心。或抚摸女人匀称的小腿,一路缓缓向上,至大腿根部缓缓而停,轻轻地抚摸滑腻的肉瓣,大力地揉搓充血的肉芽,手指旋转抠弄紧致的菊花洞口,女子一阵阵颤抖。终于,急速蠕动的淫肉,将一汩爱液从阴户里挤了出来,顺着大腿根向下缓缓的流动。

    山贼摸到滑腻的淫液,得意的淫笑着:真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从骨子里透着媚骚。

    山贼终于按耐不住肉棒的冲动,急忙扯去衣服。大叫着“快点!去把绳索放低些,四肢放平,黑哥哥们给骚娘们荡个秋千……淫邪的笑声在山涧荡漾开来,接下来一定是女人抱着白花花的胸肉,遮挡住肉洞的水润,大声反抗呼喊”救命!人家不要…不要呀…“;还有大叫的挣扎声”那里,那里不行呀!“;被插入的尖叫声”啊!好痛呀,肉洞里面好痛!“;又或是从挣扎到忍不住的呻吟声”喔…喔…好奇怪!喔,那里好痛好舒服,嗯~“黑夜里,即将发生四个山贼趴在一个可怜女人的肉体上,疯狂的插入,疯狂的起伏,享受疯狂的快活。黑夜里,还充满了未知…遽然,两条硕大的黑影从灌木丛中窜出。两头猛虎忽然袭来,靠前的两名山贼本能地急转,借着猛虎的冲击,格挡翻滚十米开外,结果撞在石头和树上,晕了过去。另两名山贼两腿发软,连滚带爬的跑出五六米,就被虎掌拍晕过去,变故发生的太快太突然,猛虎口衔山贼来到十米开外的另两个山贼身边,伏在地上,开始撕扯吃起山贼…另两个山贼醒来时,前两个山贼已经被吃的只剩两个脑袋了,第一时间两山贼又吓晕了过去。猛虎吃完两个山贼后,就像老猫玩老鼠一样,玩起了晕倒的两个山贼,山贼身体被拉扯个精光,刚刚还斗志昂扬的阳具,现在都萎缩成了毛毛虫,在虎爪轮番的拨弄下,仍是一蹶不振,曾经极度渴望的淫腻小穴,变成了血盆大口。

    仿佛经历一场死里逃生,女人一阵虚脱。女人眼看两头猛虎吃掉四个山贼后,饱暖思淫欲的开始交媾起来…公虎压在母虎的背上,下面虎虎生威的巨鞭深深插入虎穴里,媾和处虎虎生风的冲撞在一起,母虎时而低喘,时而呜呜吼叫,每一次的交合都是那么有力,要把身体的舒畅尽情的释放。

    大概是整个身体忽然的放松,让女子情难自禁地跟着躁动起来,风掠过乳尖,就像温柔的抚摸,她乳尖忽然的发紧,坚挺着,等待下一阵风的到来。疾风钻过她大腿根的肉缝,就像手指从萋萋阴毛间插拭而过,滑过肉瓣,又轻轻揉了一揉,下面就又流了水,泛滥的淫水顺着大腿根一直向下流淌……大概两虎吃过四个山贼,饱了,媾和的也尽兴,没理会还在树上吊着的女子,东边的天色蒙蒙亮之前,去了山高林密处。

    可女子还吊在树上,没法挣脱,下面的淫穴还不停的泌出淫水…第一缕晨光穿过林间,穿过一颗颗挺拔的树干,穿过修长的美腿,穿过迷人大腿根部。两瓣肥嫩的阴唇上泫着液体,在光线里晶莹,却不剔透…

    【完】
相关标签:

条评论